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零六章一触即发】

【第三百零六章一触即发】

薛仁贵大喝一声:“好!”

士气可用,令他信心百倍:“陛下屡次来信,敦促本将定要严守西域,不给贼寇丝毫可乘之机,本将亦是多次下了军令状,绝不负陛下之信任!吾等皆乃帝国最精锐的战士,被陛下委以重任,以西域相托,定当誓死报效、绝不退缩!”

听闻陛下异常关注西域,大家顿时都跟打了鸡血一般!

如今谁都知道大唐的国策在于东征,陛下的目光十余年来始终盯着高句丽那片土地,做梦都想着将高句丽纳入版图之内,天下各处的军卒们难免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现在陡然发现原来陛下一直都在乎西域,如何不兴奋?

这就意味着只要自己立下功勋,陛下非但不会视而不见,反而能够不吝赏赐!

在座大多数都是关中汉子,自古秦人从军就是为了军功,读书的事情大家做不来,就指望着军功加官晋爵、封妻荫子!

“薛司马放心,只要贼寇敢于觊觎西域,吾等便是血染沙场,亦要将他们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区区大食胡蛮,亦敢与吾天朝争雄?”

“薛司马,划下个章程,末将请领先锋,誓破胡虏!”

一众将校群情激昂,纷纷摩拳擦掌,主动请战。

薛仁贵握住拳头,大声道:“很好!此番敌寇千里突袭,一路隐迹藏行,显然不欲与吾硬碰硬的打一仗,一直在躲避吾军之主力。既然如此,吾等亦不需制定什么战略,敌寇势众,足有数万兵卒,然则吾等安西军皆乃帝国精锐,各个以一当十,便是敌寇再多,又有何惧?如今已然发现敌寇之踪迹,便倾巢而出,予以迎头痛击,一鼓而定!”

分兵是不可能分兵的,安西军总数在三万左右,留守都护府的部队有一万余,其余弓月城乃是驻兵大城,遥控大半个西域,亦有万余精兵,其余昭苏、龟兹、疏勒等地皆有驻军,合起来近万兵卒。

如今阿拉伯人自热海北上,无论进攻昭苏亦或是直扑弓月城,调动龟兹、疏勒的兵员都已经来不及,能够供他指挥的军队只有弓月城和昭苏城的一万余兵力,绝对不能分兵,否则便是给予敌寇可趁之机,说不得便被予以各个击破。

干脆就集中兵力,以硬碰硬,毫无花哨的和敌寇死战一场!

他对自己麾下的兵将战力有着充足的信心,更对部队之中装备的火器自信!两军对垒,以硬碰硬,他相信只要唐军的火器列阵,两翼不失、后路不断,便足以对抗十倍于己之强敌!

“喏!”

众将轰然应诺。

稍后,薛仁贵一个一个分派详细的任务,然后聚拢兵卒,装备兵械,检查火器。

两个时辰之后,驻守弓月城的唐军倾巢而出,沙尘滚滚直扑热海方向。

与此同时,薛仁贵遣人给昭苏城的守军发令,令其弃城而出与己军汇合,更派人给远在交河城的安西大都护李孝恭。

城内的蛮胡与商贾尽皆目瞪口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为何驻守此地的唐军会全数出击,直接南下?

估计是有大仗要打。

当然,即便此刻弓月城内留守的唐军只有数百人,却没有一个胡人敢于趁机作乱,毕竟去年西域的变故乃是前车之鉴,数国联结在一起被突厥人所蛊惑,意欲将唐军赶出西域,结果李绩大军一至,那些个突厥人望风披靡,远遁千里,唯有诸国军队逃无可逃,被唐军杀了个人头滚滚,鲜血染透黄沙,尸骸铺满山谷。

就算那些心怀叵测之辈,也得等唐军失败的消息传回,才敢另行计较……

……

万余悍卒尽皆骑兵,一路风驰电掣一般向南疾驰,横越沙丘扬起滚滚黄沙,气势汹汹。

所有的侦骑、斥候尽皆出阵,在大军之前数十里的地方齐头并进,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异常,离城两百里,与昭苏城赶来的数千军队汇合。

再行两百里,便有斥候来报,前方百余里处发现阿拉伯军队之踪迹!

薛仁贵与身边众将齐齐一震,大声喝问:“敌军方向为何,兵员多少?”

斥候答道:“敌军正在伊犁河中段,一路沿着河水向西,观其行军方向,应是奔着昭苏城而去。其数量庞大,目测应在五六万人之间,辎重极少,但是骑兵不多。”

薛仁贵展开携带的行军地图,让那斥候近前,指出目前敌军所在。

如今得益于兵部的巨大投入,于天下各地或是安插细作、或是收买商贾,将本部培养的精通算学与测绘的书吏派遣至天下各处,不断绘制各地的详尽地图,不仅仅城池分布、间隔距离,即便是地形地貌亦是一目了然,更有关于各地风土人情、国家制度的描述,而高句丽与西域,更是重中之重。

眼前这一份地图之上,伊犁山的山脉走向、群峰分布,伊犁河的曲折蜿蜒、途径何处,详尽备至,一览无余。

斥候向前,仔细观察了地图,然后在热海之北、伊犁河之畔点了一点。

此地位于伊犁山与伊犁河在之间,乃是一处绿洲……薛仁贵见到此地虽然背靠伊犁山,但是地势平缓、视野开阔,适合骑兵大兵团作战,并未有多少行军布阵调兵遣将的余地,一旦遭遇,便是一场死战。

要么胜,要么败。

他又问道:“尔等抵近观察,可曾被敌军发现踪迹?”

那斥候愧疚道:“其地开阔,吾等观察敌军之时,不慎亦被敌军发现,此刻想必已然知晓吾军前来。”

薛仁贵叹息一声,暗忖果然如此。

这等开阔地域之间的战斗,什么行军布阵的招数大抵都用不上,四野辽阔一目了然,再多的阴谋诡计都没有用武之地,一旦遭遇,那就只能结结实实的恶战一场,完全凭借自身的实力说话。

不过唐军之中众多将校并未有一丝一毫的颓丧之气,绝不会因为敌人数倍于己便士气低落。

从东突厥到吐谷浑,从薛延陀到西域,那一次大战唐军不是以少胜多?

放眼世间,还未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胡蛮,可以让大唐举倾国之力全力一战!

所以高句丽即便在明年灰飞烟灭,也足以自傲了……

薛仁贵收好地图,直起腰身,虎目环视左右,沉声道:“此乃一场硬仗!”

众将没有半分颓丧,反而各个士气高涨。

“哈哈,吾大唐军卒,何时打得不是硬仗?不是硬仗,吾等还懒得提起劲头儿咧!”

“司马尽请放心,敌寇固然人多势众,但是奔袭千里而来,难免人困马乏,而吾等以逸待劳,焉有不胜之理?”

“再硬的敌寇,胆敢犯吾边疆,亦要其来得去不得!”

“很好!”

薛仁贵大赞一声,高声道:“这些贼寇试图攻占西域,打通前往长安的道路,从而征服大唐,将所有汉人奴役!吾等身为军人,自当报效君王、保家卫国!”

他跃上马背,看着身边众将亦是齐齐翻身上马,振臂道:“就让贼寇领略吾大唐虎贲之勇猛,让他们生生世世都要记住,胆敢侵犯大唐之领土,必是有来无回,有死无生!”

“儿郎们,随吾死战!”

众将振臂想和,身后的兵卒亦是喊声如雷,在薛仁贵大手狠狠挥下的同时,万马齐奔,势若雷霆!

……

前方不足百里的伊犁河畔,一位头戴银盔、虬髯如戟的阿拉伯大将端坐马上,一身甲胄在太阳底下银光闪闪,魁梧的身材有若渊渟岳峙,一双深陷进眼窝之中泛着绿光的眼眸遥望河北岸那一片开阔的戈壁大漠,将手里刚刚由部署送抵的信笺握成一团。

胯下的战马希律律打个响鼻,碗大的马蹄一下一下刨着土,似欲越过河水驰骋在那片戈壁之上。

但缰绳却被将军拽得死死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5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