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二十三章权力争夺】

【第三百二十三章权力争夺】

武德九年,李二陛下命崔敦礼前往幽州,传召庐江王李瑗入朝。李瑗本属太子李建成一党,李建成与玄武门被诛杀,李瑗惶恐不安,见召愈发惶惶不可终日,遂在幽州起兵叛乱。他扣押崔敦礼,逼问京师情形,但崔敦礼始终坚贞不屈,不肯吐露实情。

不久,李瑗兵败被杀,叛乱平定。崔敦礼这才得到释放。

李二陛下对他非常赞赏,擢升为左卫郎将,并赏赐良马、黄金。

贞观元年,崔敦礼升任中书舍人,后改任兵部侍郎,并多次出使突厥诸部,他通晓四番情势,每有奏请,都会得到李二陛下的批准。

只是后来兵部被侯君集把持,崔敦礼非是他之党羽心腹,故而投闲置散不予重用,这便导致崔敦礼光亮的前程瞬间黯淡,也渐渐淡出了李二陛下的视线。

李二陛下日理万机,朝廷重臣无数,又如何想得起那个曾经备受他青睐的崔敦礼?

兼且山东世家在朝中备受打压,崔敦礼便一直浑浑噩噩至今。

好不容易遇上房俊前来担任兵部尚书,大刀阔斧锐意进取,更对他颇为倚重,这被崔敦礼视为上进之阶梯,绝不任由这一次的机会从手中溜走。

崔敦礼咬着牙,寸步不退。

哪怕独孤览当真耍无赖去太极宫倒打一耙,讹诈他动手打人,也不准备妥协退让。

他相信纵然眼下在独孤览手底下吃了亏,但他勇往直前押上了自己前程的坚持,会让房俊另眼相看。

只要房俊从此将他视为心腹班底,那么即便仕途一时受挫、踟蹰不前甚或备受打压,起复亦是迟早之事。

待到太子登基,更是前程远大,仕途无量。

咬了咬牙,崔敦礼下定决心,即便今日之事无法善了,也绝对不能让卫尉寺把人带走。

他向前一步,站在独孤览对面,肃容道:“令出于上,下官不敢玩忽职守,今日无论老郡公使出何等手段,有下官在,人就只能前往兵部。”

独孤览捋了捋白胡子,赞叹道:“心志坚定,一往无前,安上贤侄当真是人中之杰,假以时日,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可安上你即便心志再是坚定,也只是一人,你身后这些兵部官员怕是没有你这份底气吧?”

崔敦礼顿时面色一变。

独孤览哈哈一笑,缓缓向着羁押长孙光的方向走去,沿途有兵部官员拦路,他就往前凑一下,问一句:“怎地,想要打老夫一顿不成?来来来,不用你打,老夫自己倒下。”

吓得兵部官员一个两个如避蛇蝎,躲之不及。

他们就是一些书吏,不入流的官儿,房俊能拼死力保崔敦礼,可如何会不计得失的去力保他们?

崔敦礼被独孤览讹诈一顿,顶了天也就是丢官罢职,可若是讹上他们,搞不好就是家破人亡,充军发配……

一时间独孤览仿若单枪匹马力闯敌营的赵子龙,所到之处兵部官员潮水一般避往两旁,谁也不敢挡在他前面。

崔敦礼气得大吼:“都是死人呐?给本官拦住他!”

独孤览也回头道:“来人,扶着崔侍郎去一旁歇一会儿,嗯,让他少说话。”

“喏!”

便有他带来的独孤家的家仆冲上去,几个大汉七手八脚将崔敦礼拦腰抱住,捂住嘴拖进了独孤览来时乘坐的马车里……

兵部官员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只要一出手,那必然就是群殴的局面,卫尉寺那帮人什么下场不知道,他们这些人估计都得丢官罢职,前程尽毁。

就在这个当口,独孤览已经走到长孙光等人面前,瞪着拦在自己面前的安西军兵卒,喝道:“怎么,尔等还敢阻拦老夫不成?速速将人犯交予老夫,便不予追究,否则任何后果,皆由尔等承担!”

安西军兵卒互视一眼,只得退开。

他们只是边军兵将,在长安无权无势,更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卫尉寺接收人犯……

长孙光站在独孤览面前,见到这位老郡公软硬兼施,终于控制住局面,一颗心才总算是放了下来,施礼道:“多谢郡公……”

“住嘴!”

独孤览断然大喝,之前一直保持着的温煦面容尽皆不见,代之而起的乃是一脸厉色:“残害袍泽、冒领军功,此乃军中不赦之大罪!汝乃长孙家子弟,难道就不知这等做法将会使得家族惹祸、祖宗蒙羞?简直禽兽不如!来人,将此獠羁押回卫尉寺大牢,待到老夫审讯过后,证据确凿,再公告天下,明正典刑!”

“喏!”

自有卫尉寺官员扑上来,将长孙光结结实实捆住。

长孙光整个人都懵了……

为何一听要由兵部审讯,便吓得他六神无主,而当独孤览掌控局势之后又欣喜若狂?

一直以来卫尉寺便是关陇贵族的自留地,从上到下皆是关陇子弟,审讯刑罚之时难免袒护自己人,所以只要自己进了卫尉寺,旁人就算是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也只能在一旁乖乖的看着。

然而现在独孤览这番话却几乎将他置于死地。

未经审讯便大庭广众之下认定了长孙光的罪行,这话由卫尉卿的口中说出,便已经代表了整个卫尉寺对于这件事的看法,可是说若是没有强势外力干预,最终卫尉寺也肯定要据此定案。

他长孙光必死无疑……

这可是卫尉寺啊!关陇集团的地盘,为何非但没有对自己一丝半点的袒护,反而还一副恨不得将自己就地正法的态度?

自己只是在西域呆了几年,这长安城难道就变了天?

自己可是长孙家的子弟啊,你若是就这么将我给杀了,如何向长孙家的家主交待?

没有长孙家的支持,你独孤览还能坐在这个卫尉卿的位置上么?

……

长孙光一肚子疑问不解,惊慌之下意欲开口询问,却被卫尉寺的官员如同崔敦礼那般堵上嘴,但是待遇却远远不及崔敦礼,几个独孤家的家仆上前将他猛地一推,便倒在满是雨水泥泞的地上。

“统统带回去!”

独孤览喝了一声,卫尉寺官员上前羁押,长孙光的属下见到自家长官都束手就擒,哪敢反抗?乖乖的被一根长长的绳子绑住双手,一个一个的串成一串……

独孤览见到大局已定,冲着兵部官员抱了抱拳,道:“今日之事,多有得罪,还望诸位勿怪。老夫与崔侍郎交情匪浅,只是邀请其乘车一同回城,诸位不必担心。”

至始至终,对于兵部官员他都是客客气气。

兵部官员不知如何是好,有人说道:“老郡公如此,实在是令吾兵部颜面尽失,不若请老郡公稍待,待吾等汇报吾家尚书一声,再做定夺如何?”

这人是害怕房俊时候追究,你们一起出城接收人犯,如今人犯丢了,甚至连自家侍郎都没保住,要你们何用?

房俊在兵部的威望那绝对是俨然山岳一般高山仰止,只要想想房俊因此而勃然大怒,兵部官员就觉得喘不过气来。

可得罪了独孤览,致使他伤了哪怕一点皮,也都得面对丢官罢职的风险。

这可真是首尾难顾、左右两难……

独孤览呵呵一笑,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不必不必,待到天明,老夫将亲自邀请房少保过府饮宴,汝等就不必操心了。”

话音未落,便听到远处一阵轰鸣的蹄声传来。

独孤览脚下一顿,抬眼看去,便见到数匹战马在细雨之中奔驰而来,转瞬见便抵达面前,马上骑士一勒马缰,战马前蹄腾空人力而起,“希律律”一声长嘶,整齐划一的停在卫尉寺诸位官员面前。

马上一人甩镫离鞍跃下马背,靴子踩在泥水里,人为至,声先到。

“夜雨湿寒,老郡公不在府中搂着如花似玉的小妾享受人间艳福,巴巴的跑来城外作甚?一不留神湿寒入体,这老胳膊老腿儿的,难免病入膏肓药石无效,万一归了天,本官岂不是犯下天下的罪过?”

独孤览气得胡子一翘,正欲开口,便听得身后安西军将领猛地大喝一声:“末将参见房少保!”

紧接着,所有安西军兵卒尽皆自马背跃下,尽皆动作迅捷的单膝跪在雨水泥泞之中,眉头都不眨一下,反而各个神情亢奋,齐声大呼:“吾等参见房少保!”

数百人齐声呼和,声震四野,在这雨夜远远的传播开去。

独孤览等人齐齐色变。

这房俊居然在安西军中有如此之高的威望?!(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5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