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四十三章寻求盟友】

【第三百四十三章寻求盟友】

房俊闻言直起身,上前一步,笑道:“正是如此。不过下官闻听赵国公亦是刚至府中,为何便如此匆匆离去?您与高家那可是至亲,高四郎更是您的表弟,如今血染西域、为国捐躯,实乃吾辈之楷模,您这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怕是有些不妥吧?昔日申国公位居庙堂之上,您可是视若亲父、执礼甚恭,如今申国公致仕告老,权柄不在,您便这边势利敷衍,若是被外人瞧见,难免说您心性凉薄、人走茶凉……更有甚者,万一有人误会高四郎之死与您有关,是您心存愧疚、做贼心虚,故而不敢再高四郎灵前久留,那可就说也说不清了。”

长孙无忌面色铁青,忿然瞪着房俊。

老子就知道遇上这个混账没好话,结果想躲也没躲开……

周围高家人闻听房俊之言,顿时一脸惊诧,不知如何是好。

自家家主与长孙无忌这些年彼此龌蹉、颇有不和,阖府上下尽皆知晓,但是必经长孙无忌也是当年在高府生活过的,与一般的至亲不同,在高府下人眼中简直与自家人无异。

故而虽然近年两家关系逐渐疏远,也有不少关于长孙无忌的种种传闻,但高家上下对于长孙无忌依旧亲近且恭敬。

但是“人走茶凉”这等想法不少人心里都有,否则如何解释正是从家主致仕之后,两家的关系才渐渐疏远?

当年高士廉风头正盛、大权在握的时候,长孙无忌那可是人前人后执子侄礼,无时无刻不是恭恭敬敬。

至于高真行之死与长孙无忌有关,那更是骇人听闻。

虽然都知道正是长孙家子弟贪墨军功,这才导致高真行未能及时等到援军增援,最终惨死在数十倍于己的敌军刀下,可若说这背后乃是长孙无忌的阴谋,谁敢信?

长孙无忌冷言看着高家人疑神疑鬼,心中怒极,冲着房俊喝叱道:“房少保如今亦是朝廷重臣,焉能如以往纨绔子弟一般信口开河?老夫不欲与你一般见识,往后还当谨言慎行为好!”

言罢,长孙无忌便在家将簇拥之下匆匆离去。

他知道房俊丝毫不怕他,当着高家人的面前什么话都敢说,弄得他反驳也不是,任其胡说八道更不是,只能匆匆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至于房俊的话语……说出去有几个人相信?

就算有人相信,没有真凭实据,又能将他如何?

长孙无忌丝毫不惧,只是不厌其烦而已。

房俊这个小王八蛋总是有能耐每次都撩拨得他肝火旺盛、大发雷霆,但正如房俊拿他没法子一般,他同样也拿房俊没辙,暗地里的手段使了也不止一次两次,可每次都能让房俊化险为夷,反而自己这边损失惨重……

一来二去的,若无十足之把握,长孙无忌也不愿意轻易去招惹房俊。

眼瞅着长孙无忌匆匆离去,高家上下算是重新认识到了房俊如今的威风——那可是长孙无忌啊,虽然如今被陛下猜忌,权柄大不如前,可单单一个当朝功臣第一的资历,又有谁能让他避之唯恐不及?

高士廉次子高至行问询匆匆自内宅迎出,见到房俊,赶紧上前见礼。

房俊拉起高至行的手,沉声道:“高四郎为国捐躯,乃是吾辈军人之楷模,今日特来吊唁。”

高至行感激道:“房少保一心为公,能够将陷害四郎之凶手明正典刑,使得四郎在天之灵得以告慰,高家上下,感激不尽!”

这份感激的确是出自真心。

谁都知道长孙光乃是长孙家子弟,而卫尉寺素来便是关陇贵族的“后花园”,因有军法审判之权在手,袒护关陇子弟简直肆无忌惮。若是没有房俊这一次将军法审判之权抢走,连夜审讯长孙光之后迅速定罪,翌日清晨便枭首示众,说不得卫尉寺那帮子家伙便能将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推出两个小喽啰当替死鬼,高真行那才是死的冤屈。

房俊忙道:“职责所在,不敢居功。”

高至行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语,便在前引路,引着房俊入府祭拜吊唁。

看着堂中灵位,香烛缭绕,房俊颇为感慨。

他与高真行算是不打不相识,一度相看两相厌,互相视为仇寇一般。但是不久之前高真行前去书院闹事,与房俊大醉一场,两人之间倒是颇有些惺惺相惜。

之后高真行毅然放弃长安的锦衣玉食,前往西域军中从军,倒是令房俊刮目相看。

只是没想到这个在长安任意妄为的纨绔子弟,到了安西军中居然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汉!

以一队之兵力,胆敢阻断数十上百倍的敌军,自知必死而死战不退,这岂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大唐虎贲,不外如是!

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上了香,高至行引着房俊前往后堂拜见高士廉,跨过一道月亮门,高至行问道:“听闻吐蕃大相禄东赞已然抵达长安,携带吐蕃国书觐见陛下,礼部以及鸿胪寺却迟迟未能接到相应的通知,不知房少保可知其中内情?”

但凡外国官员携带国书觐见皇帝,事先都要由专门的衙门予以接待,一般来说,似禄东赞这种等级的使节,是要由鸿胪寺与礼部一起接待的。

除去鸿胪寺本身的“外交部”职能之外,礼部尚有一个“主客郎中”负责掌管夷族觐见及外国宾客接待之事,高至行便是礼部下属的“主客郎中”。

禄东赞已然抵达长安好几日,但是始终只有兵部前往与其接洽,鸿胪寺以及礼部始终未能接到命令前往接待,这与礼节不符,导致这两个衙门莫名其妙,浑然不知其中缘故。

今日一早,门下省行文礼部,令其与鸿胪寺一起做好准备,接待吐蕃使者禄东赞。

高至行以家中治丧为由,希望将此次任务交由他人,却被严厉告知不得延误……这其中必然有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内情,稍有不慎,非但无功,反而有过。故而眼下遇到房俊,高至行难免好奇心起,询问一番。

房俊低声道:“番邦蛮族,不知礼义廉耻,趁火打劫敲骨吸髓素来被其视为正途,这等孤陋寡闻之辈,自然要将其好生冷落一番,否则不知天朝之威严,不知大唐之强悍,何来畏惧之心?”

高至行亦是聪敏之人,一听便知道其中缘由,恐怕此乃陛下之旨意,由素来强势的兵部出面与其接洽,让吐蕃感受到大唐的强势,将贪得无厌的心思收敛一些。

而后再例行公事,由礼部与鸿胪寺出面,禄东赞的威风已经被兵部杀得剩下不了多少,谈判进程会非常顺利。

身为礼部主客郎中多年,高至行深知禄东赞是个多么难缠的角色……

当即低手一揖,低声道:“多谢房少保告知!”

看似房俊之言或许无关紧要,但是却给予高至行一个根底,告诉他在于禄东赞打交道的时候要采取何等策略,即便是参与谈判,也已知晓底线为何,自然可以从容应对。

只要严守底线,陛下自然满意。

哪怕最后谈判不成,对于他来说都是大功一件……这份人情可不小。

再加上将长孙光审判之后定罪,枭首示众,算是间接替高真行报了仇,这回高家上下都算是欠了房俊的人情。

房俊不以为意,道:“何足道谢?都是为陛下办事,职责之内若是能够予以方便,自然没必要故作玄虚。”

这是他素来行事准则,但是说起来简单,放眼朝堂,又有几人能有这样的胸襟气度?

高至行重重点头,再不多言。

交谈之间,两人已经进了后堂,一进屋,便见到高士廉一身麻衣,立在堂中,见到房俊走进堂中,当即一揖及地,高声道:“房少保为吾儿报仇血恨,将凶徒绳之以法,吾高家上下感激不尽,请受老朽一拜!”(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5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