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五十三章万事俱备】

【第三百五十三章万事俱备】

房俊当真对于许敬宗的心性无可奈何。

您好歹亦是当年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纵然多年沉沦、仕途蹉跎,可毕竟身份资历摆在这里,这般毫无廉耻的对我这么一个后辈卑躬屈膝,到底是怎么舍得下这脸面的?

怪不得历史上武媚娘稍稍展示出了合作之意,这位便迫不及待的投靠过去,尽心竭力的帮助武媚娘打击异己、巩固势力,甚至是废黜王皇后、垄断朝政……

对于权力之痴迷,许敬宗早已达到视若生命之地步。

连命都可以不要,脸面、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瞅着许敬宗一脸理所当然,这番近乎于毫无气节的话语说出来依旧气定神闲,房俊算是彻底服气了,果然佞臣也好,奸臣也罢,那也绝对不是想当就能当的……

无奈道:“那就走吧,一起去山下看看,最后检查一次各个环节,务必做到万无一失,否则明天出了岔子,那可不仅仅是丢脸的事情。”

许敬宗自然知道事情轻重,连连颔首道:“老夫随二郎一起去。”

房俊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值房,顺着书院铺着石板的山路向着山门走去。

……

出了山门向北一转,便见到一块介于山坡与湖水之间的开阔地,此际周围都已经被右屯卫的兵卒戒严封锁,等闲人物不可靠近,就连一侧的昆明池上都有不少船只来回游弋。

许敬宗随着房俊穿过兵卒戒严,来到工地之上。

无数黝黑的铁条被一根一根埋进土里,中间有宽厚的砧木,使得铁条笔直平行,一直向着远方眼神开去,看上去工程量颇大。

不远处,一群人见到房俊顿时围了上来。

房俊站住脚步,笑吟吟的看着迎面而来的聿明氏老者,抬手作揖,笑问道:“前辈不辞辛劳,率领工匠们日以继夜连续劳作,晚辈感激莫名。”

聿明氏老者哈哈一笑,眼神耐人询问的在房俊身上转了一圈儿,捋着胡须豪爽道:“自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再者说,此等盛会实是千载难逢,老朽能够有幸参与,足慰平生!一切都在顺利进行,待到明日,这场典礼足以震慑天下人,二郎不必担忧、更何况书院的官员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就连午膳都要在工地上吃,上下一心,定然事半功倍,绝无差池。”

房俊一愣,便见到褚遂良从聿明氏身后走出来,上前见礼,一脸义正辞严:“不敢当聿明前辈夸赞,下官乃是书院司业,自当身体力行,岂敢辜负陛下之信任倚重?休说一顿午膳,若是要本官自毁一手一脚以保证典礼的顺利实施,亦是心甘情愿!”

这么大义凛然……

许敬宗气得差点跳上去揪着褚遂良的胡子,你特娘的是为了保证工地进程才跑到这里吃午膳的?

分明是害怕房二找你算账才故意躲到这里来的好吧……

不过先前听了房俊的教训,他心中深以为然,所以这会儿不跟褚遂良一争短长,只是阴仄仄说道:“那褚司业可要小心了,人不能轻易立誓,举头三尺有神明,说过的话你自己可能过后便忘,但神灵听去了可忘不掉,这万一往后褚司业出现任何不测,那可是神灵让你兑现誓言,怨不得别人。”

神鬼之说,古往今来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褚遂良被许敬宗说得后脖颈一阵冒凉风,心忖不至于这么灵验吧?

不过被许敬宗顶在墙上,也只能脸色稍变,硬着头皮道:“为了陛下尽忠,实乃吾等臣子之本分,纵然刀斧加身,何惧之有?许院丞若是明哲保身,自可离得远远的,以免褚某人为国尽忠之时,将鲜血喷溅到您的身上,污了您的官袍!”

许敬宗大怒:“放屁!老子跟随陛下风里火里冲锋陷阵的时候,你特么还穿着活裆裤呢!居然在老子面前说这些个风凉话,真是不知所谓!”

活裆裤什么的,自然是不可能的。

许敬宗的确比褚遂良年长,但是也就大了个三五岁,年龄相近,长了一辈倒是事实。当年许敬宗作为秦王府十八学士,协助李二陛下处置“天策府”内文书事物,褚遂良的老子褚亮乃是其同事。

按照辈分,褚遂良妥妥的应该唤许敬宗一声“许叔叔”……

不过褚遂良固然是小辈,但才华却是遮掩不住。褚亮本身的学问才能尽皆上佳,悉心教导之下,褚遂良的学识与日俱进。尤其是书艺,在欧阳询与虞世南的指导下,更是出类拔萃,且具备了欧、虞二人所不具备的政治地位与社会名望,深受李二陛下宠幸器重,曾一度命其管理弘文馆,被朝中士子戏称为“馆主”,后来李二陛下登基为帝,直接将褚遂良提拔成了起居郎,常伴君侧,简在帝心。

这份待遇,却是身为十八学士之一的许敬宗望尘莫及了……

不过却也绝不妨碍许敬宗处处以长辈自居。

褚遂良最恼恨的就是这一点,无论民间亦或是官场,辈分这种事总是要算的很清楚,长辈对晚辈叱责几句乃是理所应当,可晚辈若是对长辈不敬,那不仅仅是人品问题,更要遭受诘难攻讦。

尤其是许敬宗这番粗鲁的话语当众道出,气得褚遂良面庞一阵红一阵紫,两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不过看到房俊在一旁面沉似水,心头恼怒只要死死压制下去。

他不怕许敬宗,这厮就算再是阴险,再有一个长辈的身份撑着,也不能真正将自己如何,自己总归有法子在陛下面前扳回一城,化解危机。

可若是当真将房俊惹恼了,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褚遂良再是自负,也不敢自认自己比房俊更为受到李二陛下的宠幸,许敬宗口口声声自己是个佞臣,深受皇帝宠幸,可他自己清楚,相比于李二陛下对于房俊的宠幸,自己算个屁啊!

就算是这会儿房俊将自己杀了丢进昆明池,回头李二陛下该对房俊重用的地方绝对不会减弱半分……

这是人家房俊用功勋实打实拼出来的,再是嫉妒也只能乖乖的看着。

褚遂良冷哼一声,对许敬宗的言语不予理睬。

许敬宗看其一脸桀骜不驯,显然对自己并不服气,心头怒火愈发旺盛,但是冷眼瞥见房俊阴郁的脸色,也只好将怒气忍住。

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若是不将褚遂良逐出朝堂、严厉打击一番,非但出不了心头恶气,更不能展示自己的能力手腕。

不过这件事不能急切,当缓缓图之,就不信他褚遂良风雨不透,捏不住他的致命弱点……

房俊对这两个冤家已经颇感无奈,咱也不是要阻止你们撕逼攀咬,但是能不能别总是在老子面前嗡嗡嗡?一个比一个无耻,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偏偏半点真格的都没有,嘴炮能打死人么?

还不如留着斗嘴的力气,好好运作筹谋一番,给对方来一次致命一击。

不理会这两个没出息的,他上前冲着聿明氏老者笑道:“今次典礼之事,多亏了前辈仗义援手,否则若是依靠工部以及书院这些人,怕是直至现在依旧毫无头绪。”

专业的事情就得专业的人来办,工部虽然是眼下最大的建设部门,但是科技含量实在太低,大抵都是从古至今传下来的那一套,更谈不上什么与时俱进。

聿明氏非但自身深谙格物之道,且融汇了不少墨家精髓,算得上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科研部门”,对于此次开学典礼顺利储备,气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

聿明氏老者手捋胡须,看着脚下延伸向远方山坡的两条拼接起来的铁条,感慨道:“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吾聿明氏千百年来穷究天地至理,可是相比于二郎,却是连‘略懂皮毛’都称不上。天下格物之第一人,非二郎莫属,纵然千百年后,亦无人可及!”

这话绝无半分吹捧之意,实在是聿明氏在见到那件东西之时,所产生的震撼足以颠覆整个家族千百年来凝聚的所有知识!

造化之奇,焉能这般惊世骇俗?!(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5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