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六十七章前途坎坷】

【第三百六十七章前途坎坷】

未来这些个张贴着“天子门生”的书院学子毕业之后充斥进朝廷各个部门,哪里还能有关陇贵族的地位?

自家子弟进不去书院,就会渐渐丧失在朝中的话语权,自然意味着关陇的没落。

而且天底下的利益总共就那么多,你自己手里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捍卫,势必会引来豺狼虎豹。

山东世家虽然在大唐立国之后便遭受打压,影响力几乎跌至前所未有之低点,但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强悍的底蕴足以使得他们只要抓住哪怕一个小小的契机,便能够一跃而起。

江南士族在玄武门之变后一败涂地,随着太子建成一系的消亡,也渐渐沉沦下去,再不复隋末之时的风光。然而如今海贸兴起,无数的财富潮水一般汇聚往江南,将所有江南士族的底气烘托得澎湃激昂,实力暴涨。

一旦关陇贵族陷入颓势,这两股势力必然趁势而起,反过来狠狠施压,将原属于关陇贵族的利益争夺得一干二净。

到那个时候,曾经一手缔造了三朝的关陇贵族们,将不可避免的陷入崩溃,结局只有分崩离析。

甚至于不用等到那个时候,现如今的关陇贵族内部,便已经悄然之间有了分道扬镳的苗头……

长孙无忌眉头紧蹙,忧心忡忡。

如今关陇贵族们面对的困难或许在这个团体成立以来前所未见,能够抗过去自然福泽子孙起码还能昌盛五十年,可若是抗不过去……

有娇俏的侍女款款进入堂内,恭声道:“家主,晚膳已经备好,不知是否现在享用?”

长孙无忌偏头看了看窗外天色,落日西坠余晖漫天,残霞将西天渲染得红彤彤的,按理说尚未至晚膳之时,但是他多年习惯这个时候用过晚膳,然后稍做运动便早早安寝。

想了想,道:“不必了,命人套好马车,某要前去申国公府。”

“喏。”

侍女应了一声,躬身退出。

长孙无忌又问站在堂中的管事:“去让二郎换一套衣衫,让他随某一同前去申国公府。”

管事连忙应道:“喏!奴婢这就去转告二郎。”

言罢匆匆退去。

长孙无忌自己坐在椅子上,手拈起茶杯缓缓饮了一口温凉的茶水,夕阳余光自窗子斜斜的照进堂中,映在他的脸上,晦明难辨。

高四郎暴卒,申国公府治丧,他这个姻亲绝不能只是去上柱香吊唁一番,便再也不朝面。无论如何,当年若非高士廉的收养栽培,绝无他长孙无忌之今日,说是再造之恩亦不过为,自当全程参与尽心尽力。

即便是如今两家势同水火,也不能有半分失礼,否则外界传扬必将沸沸扬扬,到处都是他长孙无忌忘恩负义的诋毁之词。

现如今朝中不知多少人都在盯着他,稍有行差踏错,便会面对无穷无尽的麻烦。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难免心中郁闷,素来都是他找别人的麻烦,他若是不盯着别人就足以使得那些人烧香拜佛笑逐颜开了,从几时起,这局势居然陡然逆转,他长孙无忌也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了?

门口脚步声响,却是那管事去而复回,进了堂中躬身道:“回禀家主,二郎并不在府内,听其房中下人们说,大抵是应了几位故友之邀,去了平康坊饮酒。”

长孙无忌面色有些阴郁,问道:“可知是何方故友?”

那管事道:“好像是洛阳的几个商贾之子,今日赶来长安凑热闹去了书院,之后便聚在平康坊玩耍。”

“哼!”

长孙无忌忍不住怒哼一声。

如今关陇贵族遭受皇帝打压、满朝排挤,正是岌岌可危之时,身为长孙家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却整日里与那些个狐朋狗友寻花问柳、吃喝享乐,实在是令他非常失望。

就算要喝酒玩耍,为何不去联络朝中那些个大臣之后?再不济笼络几个年轻俊彦也行,区区几个商贾之子,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不知所谓!

瞧瞧人家房俊平素里都与什么样的人来往?

与马周、李孝恭这等当权者交往甚密,甚至可以与孔颖达、袁天罡这等德高望重名满天下之士谈笑风生,即便是寻常礼贤下士,交往的也都是裴行俭、薛仁贵、刘仁轨、程务挺这些个才能卓越之辈,使得这些年轻俊彦尽皆拜服在其麾下,任凭驱策,无怨无悔,甘愿为其羽翼,结果硬生生被他在军中拉起一股势力,成为军方一派数一数二的新贵。

虎狼不与豚犬同行,只看其平素来往之人,便可见其境界。

自家这个庶长子看似不错,但就怕货比货,一旦与房俊相提并论,长孙无忌便赫然发现相差太多。

怒其不争之余,亦不仅暗暗摇头。

若是长孙冲未能发生那些事,依旧顺风顺水的在朝中发展,凭借笔下的宠爱以及关陇贵族的鼎力扶持,如今相比房俊怕是也不遑多让。

可惜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就算将来东征只是,长孙冲能够潜伏在高句丽朝中里应外合立下殊勋,就算陛下言而有信赦免长孙冲国王的所有罪过,就算当真能够重返长安,可是当其面对房俊的诘难与攻击,还能如当初自己预想那般太太平平的一世无忧么?

越想越烦躁……

将茶杯重重顿在茶几上,长孙无忌起身,迈步向外走去,冷声说道:“那就罢了,带上几个人随某前去申国公府。”

“喏!”

管事赶紧跟上。

外头马车已经备好,二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家将牵着马候在门口,待到长孙无忌登车驶出大门,家将们纷纷跃身上马,前后左右的簇拥着马车,缓缓向申国公府行去。

虽然已是日暮时分,但街上行人非但并未减少,反而越来越多,熙熙攘攘摩肩擦踵。

按理说这几日长安戒严,城内便取消了宵禁,但是今日书院典礼完毕,便应当解除戒严,恢复宵禁,但是昨日政事堂商议此事之时,京兆尹马周却说皇帝建议取消宵禁的时日再稍稍延长一些……

政事堂诸位宰辅并未对此封驳皇帝,虽然有这个权力,但到底还是皇权至上,没必要在这等小事上驳了陛下的颜面。

更何况数日来取消宵禁,使得长安城内百业兴旺,灯火辉煌彻夜不歇,不仅仅是税赋增收提升一个全新的层次,单单是这份繁荣昌盛的盛世景象,哪一个当政者能不欣喜若狂?

既然陛下要将宵禁取消的时日延长一些,那就延长一些好了,大不了晚间巡逻的兵卒数量增加一些,给京兆府依旧左右武侯压一压担子……

马车在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潮之中缓缓前行,好在行人见到这辆马车装饰华丽,且有全副武装的家将前呼后拥随行护卫,便知道必是达官显贵的车驾,早早的便避往路旁。

到了申国公府,早有高至行匆匆来到门前,将长孙无忌迎入府内。

长孙无忌信步缓行,时不时与前来高府吊唁之宾客颔首致意。今日白天城内城外忙成一团,就连高至行尚在治丧期间都不得不脱下孝服穿上官袍,赶往礼部当差,这些官员忙了一天,皆是到了下值方才赶来高府守夜。

高士廉虽然致仕告老,渤海高氏的子弟也没有几个身居高位,但毕竟是让李二陛下执礼甚恭的当朝元老,威望犹在,声望不倒。

穿过一道月亮门,迎面便见到宋国公萧瑀正从内走出,两人走了个照面。

相互失礼,长孙无忌问道:“宋国公这是要回府?”

萧瑀笑道:“岂能这般失礼?吾与申国公乃是故交好友,自当在此守夜相陪。只是有些内急,前去小解。”

长孙无忌微微颔首,道:“那某等着宋国公,咱们多日未见,正好坐下来好生聊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