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六章颇为棘手】

【第三百七十六章颇为棘手】

若只是如此,尚且好说,毕竟房家与关陇贵族素来不睦,与长孙家更是势同水火,双方打架,只要不出人命,自可一律判罚,谁也说不出别的。

然而恰巧今日乃是彭王李元则寿诞,一众宗室子弟在彭王府饮宴之时获得了魏王李泰的允可,得以在宴会之后相约前去芙蓉园彻夜玩耍。这些宗室子弟平素很少机会聚在一处,便将各自随从尽皆打发回家,只带了少许侍卫,大家一起车马辚辚的前往芙蓉园。

路上,便正好遇到了这场打斗。

蒋王李恽素来爱慕房秀珠,曾央求母妃前往房家求亲,却迟迟不能得偿所愿,今日在马背上见到房遗则被一群人殴打,而房秀珠吓得又哭又喊却死命往前冲想要挡在兄长身前,从而被几个莽夫退到一旁差点摔倒,见到心中可人如此,哪里还忍得住?

当即就从马上跳下去,挡在房秀珠身前。

孰料对方仗着人多势众,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便将他推在一旁。

李恽固然纨绔,却绝非蠢货,这时候是想要以理服人的,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打起来难免吃亏,况且自己身为亲王,只要名头亮出来,天底下还能有不给面子的人?

然而越王李贞不这么想。

这位越王殿下年纪不大,但是性格刚烈,以往在宫中便素能招惹是非,且临机专断作风强硬,此刻见到自己的兄长、大唐亲王被打,当即便是火冒三丈,也不下马,策骑就往前冲,吓得关陇子弟们一阵忙乱,纷纷避往两旁。

他身后的一干宗室子弟素来以这两位王子马首是瞻,况且都是年青人血气方刚,这等时候岂能退避?

当即也随着李贞冲上去,大打出手。

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了这两位殿下,唯恐混乱之中伤了他们事后不得收场,高声喝止,可关陇子弟也素来是横行惯了的,近两年一直被家中耳提面命要低调行事,处处缩着脖子作人,心里早就窝着火儿,如今见到宗室子弟蛮横霸道见面就打,哪里还能忍得住?

管你什么亲王郡王,左右不过是一场斗殴,还能要了老子的命不成?

先打了再说……

任凭长孙涣等人如何呼喊喝止,不但没人听他们的,反倒是战团越来越大,不仅宗室子弟尽皆上阵,随行的侍卫虽然人少,却个个战力强悍,冲入战团之中瞬间便占据了上风,打得关陇子弟哇哇惨叫。

当街一场混战就此爆发,惹得围观行人将街道围得水泄不通。

好在京兆府得到消息,迅速派人前往事发地点,强行将两伙人分隔开来,结果带回衙门一审,这些个官员们便一个个头大如斗,这两边的身份都太硬扎,他们这些人根本处理不了,只得赶紧派人去将马周请回来主持大局。

……

马周恨不得骂娘!

这哪里是主持大局?分明就是将他绑着往坑里推……

长孙涣知道今日之事闹大了,非但极有可能惹得陛下恼怒,就算是家中父亲怕是也得责罚于他,唯有将此事尽可能的压下去,他才能减轻处罚。

见到无论马周亦或是房俊尽皆一脸凝重,他干咳一声,道:“此事错在吾等,甘愿受罚,不敢多言。只不过大家也只是喝醉了酒,误会之下才发生了这等事,绝无半分恶意。还望马府尹详细斟酌,网开一面,从轻发落。至于误伤了几位殿下,在下会让那几家负荆请罪,重重赔偿。”

他想的简单,只以为这是一场斗殴,之所以后果严重是因为被打之人皆乃宗室子弟。

但是他的身份地位决定了他无法透过这件事看到有可能引发的后果……

马周与房俊却是心里清清楚楚。

这岂是赔偿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如今李二陛下极力打压关陇贵族,关陇贵族也不甘心吃到嘴里的利益吐出来,想尽方法全力反制,双方颇有一种针锋相对的态势。

之所以能够保持克制,是因为大家都明白一旦将矛盾公开势必会使得朝局动荡,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关陇贵族素来以犯上作乱起家,但是时至今日,却没人希望大唐再一次如北周、北魏、大隋那般轰然倒塌,生灵涂炭。

而李二陛下心心念念都是东征的成败,自然也尽力隐忍。

可是今天这看似一场寻常不过的斗殴,却极有可能使得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皇族认为关陇贵族目无皇权肆无忌惮,影响到了李唐皇室的统治根基,而关陇贵族也有可能认为皇族想要将他们死死踩在脚下,将他们曾经所拥有的权力利益尽皆收回……

一旦这种矛盾激化,所产生的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可若是不处理,蒋王、越王挨了打还好说,大不了“忍辱负重”息事宁人,李象怎们办?

太子李承乾乃是国之储君,李象身为太子的嫡长子,那便是储君的储君,未来的帝国继承人,在街上被关陇子弟打破了鼻子,结果施暴之人却毫发无伤,不予惩戒……

这就难免被人误认为太子的地位受到了挑战,而太子的地位一旦不稳固,又势必造成朝局的动荡,影响帝国的统治根基。

要知道,两年前李二陛下还一门心思的想要易储呢,此刻发生这等事,太子的世子被人打了居然都能隐忍下来,谁敢保证那些个心有觊觎之辈不会趁机搅风搅雨,横生事端?

马周一双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心中权衡利弊、衡量得失,反复斟酌却是依旧想不出完美的解决方法。

他不得不看向房俊,抛过去求助的目光。

自己性情更正,遇事少有转圜,处事不够圆润灵便,或许房俊能够有解决的方法也说不定……

房俊受到马周的目光,心中了然,却不禁暗叹一声。

这件事哪里有那么容易解决?

唯有自我奉献,将关陇贵族们的怒火引到自己身上……

面上严肃,房俊缓缓说道:“以我之见,此事恐怕京兆尹无权处置,还是应当转交宗正寺料理,更为妥当。”

马周一愣。

虽然牵涉到了多位宗室子弟,甚至还有亲王,但并未所有牵涉皇族的案子都需要转交宗正寺处理。

宗正寺的职能是管理皇室宗亲事务,所谓“掌皇九族六亲之属籍,以别昭穆之序,纪亲疏之列”,凡李姓皇室,不论地位高低,与当今皇帝血缘亲疏如何,都在其管理的权限之内。

李姓皇室凡生育子女,都要及时申报宗正寺,以便其编入谱牒之中;凡皇室宗亲应封爵者,子孙应袭封者,都要由宗正寺编制成册,及时报送吏部司封司予以封授;凡举行大祭祀、册命、朝会之礼,皇室宗亲应陪位并参与者,也要由其造册分别亲疏,报送相关衙门。

故而,宗正寺的主旨乃是处理皇族内部事务,一般来说,若有案件牵涉皇族,可以由当地衙门审讯,之后将详情呈报宗正寺,由宗正寺对涉案之皇族子弟予以惩处。

当然,也不是就说宗正寺完全无权审判眼下这桩“斗殴”,这是律法上交织重叠的漏洞。

只是宗正寺作为皇族内部管理衙门,本身代表的就是皇族利益,若是由宗正寺审判此案,恐怕无论任何处理结果,都势必会影响到关陇贵族的看法,大抵是怎么做怎么错……

马周心底犹豫,但是他了解房俊虽然看起来性情“棒槌”,实则思虑周密严禁,其中必然有自己尚未看透之处,便配合着点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言罢,他转向蒋王、越王、长孙涣等人,说道:“此事既然牵涉到了几位殿下以及多位宗室子弟,京兆府无权审讯,只能将此案移交宗正寺。稍后京兆府衙役会将诸位移送宗正寺,诸位有什么话,去那里再说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