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八章消除危机】

【第三百七十八章消除危机】

从京兆府衙门出来,已然月上中天,凉风如水。

约摸着已经过了酉时,房俊不敢再多耽搁策骑返回崇仁坊府中,进门之后问了奴仆知晓房遗则与房秀珠已然返回,这才彻底放心,急急赶去了父亲的院落。

房玄龄依旧坐在书房。

今日儿子和女儿惹出的这件事看似不起眼,但是曾经甚为宰辅之首、一手掌握大唐朝局的房玄龄焉能看不出这其中隐藏的危机?此刻正坐在书房,一个人慢悠悠的喝着茶水,等着二儿子回来,商议一番要如何应对。

房俊进了书房,将下人尽皆赶走,关了房门。

家仆守在院子大门口,不允许任何人靠近书房,看着书房里的灯烛亮堂堂的燃着,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书房门才再次打开。

房俊面色宁静,并未见到有任何焦急的神情,却并未回转后宅,而是带上亲兵部曲出了大门,策骑直奔玄武门以北的右屯卫大营。

铁蹄踏着长街的青石板路面,敲碎了夜晚长安城的寂静。

房玄龄则负手自书房中走出,一脸轻松自在,慢悠悠的回了后宅卧房……

这一夜,被夜幕笼罩的长安城处处潜流涌动。

长孙无忌听闻自家儿子在街上与一干宗室子弟起了冲突,且将李象打得鼻血长流,整个人都快要发了疯。

他身处于皇权与关陇两相斗争的焦点,焉能领会不到这等时候发生这件事,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

他为了关陇的权力、利益竭尽全力,甚至不惜与李二陛下反目,放弃了往昔并肩作战、亲密无间的情分,却始终都在极力的保持这克制,努力周旋使得这份斗争至始至终都处于绝对的冷静之下,并不会达到难以接受的地步,使得双方的矛盾进一步激化。

却不成想在这么一个节骨眼儿上,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长孙无忌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有人从中策划,看似偶然实则背后有人一手推动,再一个念头,便是想要将长孙涣吊在房梁上狠狠的抽一顿,然后将其丢去漠北,冰天雪地里自生自灭。

因为一旦皇族与关陇的矛盾激化,最直接的后果便是导致朝局动荡,各方势力必然趁势而起,稍有不慎便会将眼下安定繁荣的局面破坏掉,煌煌盛世既有可能下一刻便是烽烟处处、帝国板荡!

区区一个长孙涣如何能够承担得起如此后果?

不须说,这个责任必将由长孙家族来承担……

只要想想史书之上要记载着长孙家族引起了这一场冲突,导致贞观盛世戛然而止,后世子孙一片唾弃痛骂,长孙无忌就有杀人的冲动。

恼怒之中,长孙无忌只得赶紧派人前去请关陇各家的家主前来赵国公府,商议如何应对此事。

结果各家家主尚未到来,却被家仆报知,长孙涣回来了……

……

长孙无忌看着匆匆走进堂中的长孙涣,心头疑云重重,顾不上先打一顿出气,喝问道:“到底发生何事,京兆府怎肯放你回来?”

长孙涣知道今日之事必然惹得父亲暴怒,也必然会对自己感到失望,可他也一肚子委屈,只是出去吃喝玩乐而已,谁知道会跟房家兄妹起了冲突,谁又知道一众宗室子弟会那么巧的遇上?

他折腾了小半宿,此刻口干舌燥,却也不敢喝口水,上前两步直挺挺的跪在长孙无忌面前,道:“父亲息怒,孩儿今日着实是受了无妄之灾,此事断然与儿子没有点半干系……哎呦!”

话音未落,已经被走上前来的长孙无忌一脚踹翻在地。

长孙无忌怒发冲冠,戟指怒骂道:“少说废话!老子不想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只是问你为何京兆府肯放你回来?”

蒋王越王也就罢了,毕竟平素名声就不大好,行事率诞性格鲁莽,可李象那是何等身份?

只要太子一日在位,那李象便是帝国未来的储君!

一群招摇生事的关陇子弟将年仅六七岁的储君之子打得鼻血长流……若是不予严惩,帝国法度何在,陛下颜面何在,太子尊严何在?

未能将此事查明,给予陛下、太子一个交代的情况下,京兆府怎么肯将长孙涣放出来?

长孙涣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跪在长孙无忌面前,一字不拉的将事情经过说了。

长孙无忌阴着脸,坐回椅子上,脑中思虑急转。

这会儿不是发火处罚长孙涣的时候,若是处罚了长孙涣能够将事态平息下去,他绝对二话不说亲自将长孙涣绑缚太极宫前,任凭李二陛下是杀是剐,绝对不会有半点不舍……

他搞不清楚房俊与马周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可以想见,只要将这些人放了,明日一早必定逃匿得无影无踪,毕竟关陇贵族们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将矛盾激化摆上台面,那样一来无论是关陇贵族亦或是李二陛下,都失去了回寰之余地,只能硬碰硬的怼上,谁胜谁负都将使得朝局动荡、天下不宁。

关陇贵族想要谋求利益,最起码也要保证手里的利益不被李二陛下剥夺,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必须是在朝局稳定的情况下进行,而不是跟李二陛下当面锣对面鼓明刀明枪的去抢!

李二陛下那是何等样人?

面对自己的兄弟手足杀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杀兄弑弟之后更将他们的子嗣统统杀光斩草除根,这样一个性格刚烈之人,最是骄傲自负刚愎自用,岂能忍受被臣子逼迫让步?

只要矛盾激化,那么关陇贵族面对的结局将会有两个:要么被李二陛下虢夺权力压制得死死的,从此之后夹着尾巴做人;要么大军开入长安城,十六卫的虎狼之师将关陇贵族们一个挨着一个的抄家,灭门!

关陇贵族们素来以逆而篡取著称,兴一国灭一国、乃至于废一帝立一帝最是拿手,然而时至今日,却早已物是人非,如今的大唐不是昔日的北周、北魏,如今的李二陛下也不似当年的北周冲龄即位不谙世事的静皇帝宇文阐,更不是雄才大略却好高骛远的隋炀帝杨广……

就算关陇贵族们想要效仿之前的手段施行兵谏,可宿卫关中的十六卫到底能够调动多少人?

满朝文武又有多少人愿意见到李二陛下被废?

一旦打乱生起,天下各州府县又有多少会宣布自立,多少会入京勤王清君侧?

现在的李二陛下,早已威望厚重尽得民心,只要他一日尚在,关陇贵族便一日不敢轻举妄动。

反之,作为李二陛下最宠信、重用的臣子,无论马周亦或是房俊,都不会愿意见到朝局大乱、天下板荡的那一天。这两人的政治智慧毋庸赘述,不可能看不到这简单事件背后隐藏的危机。

房俊那厮素来将家人看得最重,对于自己的那个小妹更是宠得没边儿,还未定亲便已经张罗了无数嫁妆,使得如今关中人家只要家中有适龄男子的,无不想攀上这门亲戚。

房小妹被人调戏,兄弟被打,依着房俊的脾性岂肯善罢甘休?

必将长安城翻了底朝天,那也就不是房俊了。

然而此刻却率先向马周建议,将这些涉案的人员尽皆释放,只是叮嘱他们明日前去宗正寺投案自首……以马周和房俊的智慧,岂能相信这些人明日老老实实的前去投案?

等到明天早晨,十个人里头若是有一个还在长安城内,那都是意外。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发现自己似乎掉入了臼巢之中,只顾着去推测马周、房俊释放所有涉案人员的动机,却忘了直指事情的核心——既然马周与房俊必然要做些什么来化解这场危机,那么他们释放这些人,是否意义就在于此?

而若是让自己第一时间处置此事,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才能够取得理想的效果呢?(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3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