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三百七十九章毒辣计策】

【第三百七十九章毒辣计策】

想了半天,长孙无忌觉得自己似乎懂得了房俊这个建议背后的用意。

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不愧是陛下最宠信的臣子,当真是忠心耿耿啊,为了维护陛下的利益、维护帝国的稳定,可以说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了。

再看看眼前跪在地上一脸颓丧的长孙涣,心口顿时堵得难受。

那棒槌也是自己从小看大的,曾经愚笨木讷,小伙伴们都不大愿意陪他玩,那时候长孙无忌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子,心中颇为得意。

你房玄龄与我斗了半生,可是又能如何?

论功勋,我一力扶持李二陛下登基为皇,当世无人能及,论权力,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你长子迂腐次子愚笨,都是不成器的,那种得意的成就感使得他每次面对房玄龄的时候都满是优越。

可不知道怎么搞的,为何那个棒槌陡然之间就好似开窍了一般?惊才绝艳有若人中之杰,而自己的长子不仅被房俊横插一腿使得夫妻反目,失去了李二陛下的宠信,眼前这个往昔看着颇有几分才华能力的次子,相较之下亦是显得这般的愚钝不堪……

世家门阀最讲究的便是延续性,一时之间的得失并算不得什么,忍辱负重最终一朝崛起的例子比比皆是,胜负在于更长远的未来。

自己纵然一辈子将房玄龄都死死的压在身下,可等到自己百年之后,自己的子孙后代却被房玄龄的儿子踩在脚下,生生世世比不得人,那才是最大的耻辱。

……

长孙无忌有些恍神,他觉得自己一生绸缪,算无遗策,却不知为何临老处处踟躇、事事不顺。

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看着跪在面前的儿子,幽幽一叹,轻声道:“且回房歇息去吧,明日一早,便赶去宗正寺投案。”

长孙涣微微一愣,嗫嚅着问道:“其实依照孩儿看来……完全不必前去宗正寺。房俊与马周既然放任吾等回家,定然是打定了主意背负一个‘私自放纵’的罪名,以避免咱们关陇与皇族的冲突,只要孩儿今夜离了长安城,必然不会再有人追究孩儿的下落,此事也将会被平息下去。”

他自然不愿前去宗正寺,回来的路上大家就已经商量好了,既然房俊与马周愿意承担罪责从而放过他们,那么只要他们连夜逃出长安城,最终此事自然不了了之,谁也不用承受责罚。

如今别人都逃的逃跑的跑,却让他一个人前去投案?

那不是傻子么……

长孙无忌再次摇头叹息,却是连生气的心思都没有。

如此反应凝滞、计谋迟钝,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又有自己的提点,却依旧没有看清楚这件事当中的关键之处……纵然他着实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家儿子照比人家房俊差距太大。

“今夜那些个关陇子弟们,也是打着和你一样的主意吧?”

长孙涣道:“正是如此,吾等已经约好,反正朝廷也不会追究此事,大家不妨结伴前去陇西躲上一些时日,避一避风头再回来不迟。”

长孙无忌苦笑摇头,罕见的耐心解释道:“太过愚蠢!若是尔等尽皆今夜逃走,此事固然暂时被压下,可是尔等为何却不思量一番后果?没人会去追究你们,却不代表这件事彻底完结,无论是京兆府亦或是宗正寺,都将留有此案的记录,殴打太子的儿子,还将数位亲王、郡王、世子打伤,影响之恶劣可曾想过?即便事过境迁,尔等有机会能够谋得个一官半职,若是无人关注也就罢了,只要有人将这份记录翻找出来,随时随地就能将你们一撸到底。只要这份记录在,那么从今而后,尔等便再无进入仕途之可能。”

“啊?!”

长孙涣惊呼一声,恨声道:“这这这……这房俊居然如此阴毒,孩儿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

他心心念念都是能够成为长孙家的家主,成为关陇的领袖,复制父亲长孙无忌的权势之路。

若是再也无望仕途……一介白身,断然无可能担任长孙家的家主!

等于是绝了他一辈子的为之奋斗的理想。

长孙无忌冷哼一声,道:“即便尔等此刻明知了房俊的险恶用心,却又能如何呢?这件事万万不能公开,更不能审讯,无论是我们关陇贵族,亦或是皇族,都断然不肯被对方压制,谁在此事当中吃了亏,谁就会处处受制,落在下风。说句实在话,若是想要避免这种谁也不能退让,最终将爆发冲突影响到朝局稳定的一步,房俊的做法是极为妥当的。”

明知道连夜逃出长安乃是自绝前程,却也不得不心甘情愿的跳入这个坑里……不得不说,就连长孙无忌自己也有些欣赏房俊的这一招毒计。

长孙涣面青唇白,冷汗涔涔而下,显然是被吓怕了,却依旧有些不解:“可父亲为何要我前去宗正寺?就算抓不住那些人,可孩儿依旧会被宗正寺处置……”

“真是愚蠢透顶!”

长孙无忌呵斥道:“到了现在,你却还是稀里糊涂!就算你去了宗正寺又怎样?京兆府不敢审判这件案子,难道宗正寺就敢了?再说别人都逃干净了,只剩下你一人,就算想审又如何审?你好歹也是长孙家的子弟,难不成有人敢将这罪责强加于你一人之身?与其潜逃在外偷偷摸摸见不得光,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宗正寺的大牢之内,过些时日抓不到人,此案自然会搁置下去,宗正寺也不得不放你回家。”

长孙涣抿着嘴唇,脸色有些发白。

以往他从不认为自己比不过房俊,那厮只是依仗着皇帝的宠爱才能步步高升,纵然有些能力,也不过是一些奇淫技巧之类,更多的还是逆天的运势,方才造就了那厮的今日。

然而现在,他却清晰的感受到房俊看似鲁莽棒槌的行事风格之下,所隐藏的阴狠毒辣。

他心里又惊又怕,总觉得还是不要待在长安的好,否则谁知道房俊那厮又会弄出什么阴谋诡计来?

可当着父亲的面前,却是打死也不敢开口认怂……

长孙无忌何等样人?看着儿子一脸惊惧却眼神闪烁,便知道他并未完全理解自己的意图,不过资质如此,却也不能强求。

只是言辞叮嘱道:“此事没得商量,你这便会去后宅歇息,也跟房里头交待一声,万万不可生出逃匿之心。”

他盯着长孙涣,一字字沉声说道:“也别去给那些混账通风报信,若没有他们死在前头,这件事如何能够完结?任他们自生自灭去吧。”

长孙涣猛然瞪大眼珠,惊得下巴都快要掉下来,吃吃道:“父……父亲,你这话何意?谁会要了他们的命?”

长孙无忌却不再多说,微微阖上双目,揉了揉太阳穴,长叹道:“你们啊,绑一块儿也斗不过房俊,还是老老实实的认栽吧。反正这件事发展到现在,无论如何这些人都是保不住性命的,若是最坏的情况发生,他们将会死在陛下的手里,成为关陇与皇权开战之前的牺牲品……生死有命,尔等自己鲁莽行事,不顾后果,惹下这等滔天大祸,又能怨的谁来?”

谁能看得透房俊的毒辣计谋,谁就能趋吉避凶留得一命;谁若是看不出,那就只能成为房俊“祸水东引”的牺牲品。

若是不能杀杀人、见见血,如何能够将皇族与关陇的矛盾,变成关陇与房家的矛盾?

如此一来,才能将这一场极有可能导致朝局大乱的危机消弭于无形之中。

只是房俊必然要在时候承担起“过度报复”的罪责,哪怕只是为了维护律例国法的威严,也必将受到惩处,爵位一降再降、官职一撸到底,都是既有可能的事情。(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