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零二章有人哭,有人笑】

【第四百零二章有人哭,有人笑】

长孙淹站在赵国公府的大门前,被赋予了迎接宾客、招待故旧的重任,这令他很是志得意满,连平素时常塌下去的腰杆都挺得笔直。

天上虽然下着雨,却浇不灭他心中沸腾的热血。

一直以来,他都是隐身人一般成为众多兄弟当中颇为不受待见的那一个,长兄长孙冲在的时候,不仅有陛下的圣眷,更有父亲的宠溺,可谓光芒万丈集三千宠爱于一身,其余兄弟都只能沦为陪衬。

及至长孙冲犯了谋逆之罪亡命天涯,嫡次子长孙濬又脱颖而出,被视为家主之位的继承人。到了后来不知什么缘故,长孙濬失去了父亲的宠爱,庶长子长孙涣则屡次接受重任,甚至被父亲当中承认会成为下一任家主。

长孙淹有自知之明,论身份,他比不得同为嫡出却身为兄长的长孙冲、长孙濬,论能力,更是连庶长子长孙涣都远远不如,这个家主之位无论如何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既然自己在继承人的顺序上连前三都排不进去,那还要什么念想儿?

乖乖的做好自己的纨绔子弟就好了,平素低调一些,不要惹得父亲厌烦,更不要使得兄长们察觉到自己有任何威胁,钟鸣鼎食富贵荣华的过了这一生,那也挺好。

知足常乐嘛,长孙淹从来都是个聪明人。

然而谁又能想到,命运却是与他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子,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长孙冲谋逆大罪亡命天涯,固然父亲私下里曾说已经向陛下求得了恩典,准许他在高句丽那边作为内应戴罪立功,事后可以叙功抵消死罪重返长安,但也绝无可能继承家主之位。

长孙濬不知是何缘故忽然之间便丢掉了父亲的宠爱和信任,如今长孙涣又闯下弥天大祸,自尽于府门之前……

这数来数去,自己岂不是成为诸兄弟当中最有资格继任家主之位的人选?

自己乃是嫡出,如今又是有资格继任家主之位的诸兄弟当中最长的那一个,平素自己虽然并无多少建树,却也算不得无所事事一无是处,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自己继任的希望最大。

而且父亲能够将接待宾客这样的重任交给自己,显然也已经默认了自己将会成为继任者的事实……

纵然从未对家主之位生过觊觎之心,但是陡然有一天这个大馅饼砸到自己头上,长孙淹依旧有些晕晕的,差点喜翻了心儿。

那可是家主之位啊!

显赫天下、枝繁叶茂的长孙家家主,一言九鼎阖家听命,还有赵国公的世袭爵位……无数人一生也难以抵达的高度,对于自己来说似乎一切都唾手可得。

长孙淹心中火热,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悲凄之色,频频迎接前来吊唁的宾客,态度和蔼礼仪周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尽皆一丝不苟,努力的营造自己全新的形象。

刚刚将一位宾客迎进门,出来的时候便见到停在府门前长街上的马车忽然一阵骚动,隐隐有喧哗传来,长孙淹皱眉,心中不悦,今日乃是长孙家治丧,是谁如此不知礼数,居然敢生事?

当真岂有此理!

他忍着怒气,吩咐身边的家仆道:“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若是有人生事,乱棍打将出去!”

“喏!”

家仆领命,却是未等他走下台阶,便见到自长街的另一头来了一队雄赳赳的骑兵,身上穿着太子六率的铠甲军装,簇拥着一辆马车缓缓向前驶来,但凡挡在前面的马车纷纷避让,这才是骚乱的源头。

长孙淹定睛一看,顿时面色一变,赶紧将那家仆摁住,自己则快步跑下台阶。

此时那队骑兵已经穿过层层叠叠的马车来到门前,长孙淹三步并作两步,抢到那骑兵簇拥着的马车前,弯腰施礼,恭声道:“微臣长孙淹,见过太子殿下!”

马车的车门打开,一个内侍先从车里下来,撩着车帘,继而才是一身素色直裰的太子李承乾从车厢里走出来。

近两年李承乾很是注意自己的膳食,油腻之物一概禁止,平素也时常运动,原本肥胖的身姿消瘦了许多,看上去精神了不少,似乎就连那只跛了的脚也比以往便利了一些,走到长孙淹身前,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将他扶起,温言道:“此非朝堂,表弟毋须多礼。”

长孙涣心中激动,忙道:“礼不可废,殿下,请!”

微微侧身,引着李承乾走上台阶,进了府门。

一声“表弟”,却是喊得长孙淹心潮激荡,差点不能自己。李唐皇族与长孙家乃是姻亲,自己的姑母便是太子殿下的母亲,“姑表亲,亲上亲,打断骨头连着筋”乃是民间的谚语,可见姑表亲的确是天底下最为亲近的亲戚关系。

可一直以来,长孙淹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被几位兄长的光芒给笼罩着,就连与太子说过几句话都数得过来,关系更是淡漠,何曾被太子称呼一声“表弟”?

由此可见,就连太子也觉得长孙家的家主之位除去自己之外无人可以担当,否则以太子的尊贵,何须对自己这般客气?

强抑着心中激荡,长孙淹命人大开中门,然后一路躬着身子将太子李承乾引到了后宅。

李承乾先是去灵堂上了一炷香,看着香烟缭绕的灵堂,以及灵位供桌之后盖着锦衾的长孙涣尸体,心里忍不住幽幽一叹。

他与长孙冲年纪相仿,而且长孙家诸子当中长孙冲是入宫最多的,两人关系素来不错,可谁能知道自己偶然不慎害得长孙冲身有残疾不能人道,而长孙冲更是因此心怀怨恨,设计他这个太子意外坠马摔断了腿,差一点为此丢掉了储君之位,而长孙冲如今更是流亡天涯有家不能归……

长孙澹、长孙涣则先后以各种各样的原因离世,这令李承乾心中难免涌出一股异样的情绪,难不成这昔日风光显赫天下一等的长孙家,是蒙受了何等恶毒的诅咒不成?

否则何以解释这样一个人家,却是逐渐走到了这一步,杰出的子弟先后废的废、死的死,余下这些如长孙淹这等资质平庸之辈,如何能够在胡狼环伺的境地当中守得住家业呢?

怕是将来一旦长孙无忌撒手尘寰,长孙家便会紧随其后坠入深渊,再也不复先祖荣光……

不过李承乾与长孙涣并无多少交情,感慨一番,便收拾心情出了灵堂,随着长孙淹一路来到长孙无忌居住之处。

“殿下,父亲今早偶染重病,此刻未能离塌,不能出门迎接,还请殿下恕罪。”

到了后宅,长孙涣一再告罪。

李承乾则摆了摆手,摇头道:“赵国公乃孤之舅父,血脉长辈,早晨贵府派人入宫延请太医之时,孤便打算前来探视舅父,却不想只是稍晚了一步,便出现这等惨事……表弟毋须介怀,都是一家人,何须处处礼数?你且引路便是,孤自去拜见舅父。”

他这番温言和煦,愈发令长孙淹有飘飘然之感。

这可是国之储君啊,居然对我这般客气和蔼,显然是很看好我将来继任家主之位,故而早早的便加以笼络,虽然父亲素来不大待见太子,也曾数度想要进谏陛下废黜太子,然若是能够对自己多加笼络,待到父亲百年之后,说不得长孙家亦能站在太子的阵营,必然实力大增……

长孙淹脚步轻快的引着李承乾往后宅走,一颗心却早已经荡漾起来。

只不过是死了一位兄长,自己的处境居然不知不觉之间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分明此刻应当悲戚难当痛不欲生,可这心里却一丝丝的喜气儿控制不住的往上冒……

当真是罪过啊。

长孙无忌的居处,门口的家眷见到太子殿下驾到,赶紧纷纷失礼,让在一旁,李承乾缓缓颔首,面色凝重,步入堂中。

一只脚刚刚迈进门槛,便听得一声悲呼在耳边炸起,吓得李承乾一哆嗦。

“殿下!老臣冤啊!恳请殿下为老臣做主,雪此冤屈,以告慰吾儿在天之灵……”(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