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零五章东宫夜话】

【第四百零五章东宫夜话】

这一场秋雨淅淅沥沥,雨势不大,却缠绵不休,直将燥热的暑气洗刷得干干净净,一股宜人的秋凉侵袭关中,令人分外舒适。

放在以前,这样连续降雨会使得上至朝堂下至百姓愁眉不展,稍有不慎便会使得关中各条河流水位上涨,指不定就会在哪里溃堤,一旦河水蔓延,一马平川的平原良田就会遭殃,粮食产量锐减。

如今却不必有那般担忧,这些年朝廷下大力气整治关中各地的河流沟渠,疏浚水道、开挖河渠,兴建水利设施多处,往昔“八水绕长安”的关中大地已然成了一片稠密的水网,旱时调派水流灌溉农田,涝时开闸泄洪保境安民,直将八百里秦川变成了“关中江南”。

更有“应急指挥衙门”居中调派,十余万京畿驻军随时可以派往各处防洪抗旱,关中百姓面对天灾之时前所未有的淡定心安。

从赵国公府回到东宫,李承乾面色阴沉,心情很是不爽,将自己关到书房之中,直至天黑也未出去。

掌灯时分,太子妃苏氏才敲门入内,请他出去用膳,却发现书房之内并未掌灯,一片黑暗。连忙让侍女取来蜡烛点燃,方才见到李承乾坐在靠窗的书案之后。

“殿下,晚膳已经备好。”

李承乾沉着脸答允一声,却并未起身。

太子妃苏氏自然了解这位太子的性情,观其面色便知道不知是谁招惹了他,将侍女尽皆斥退,亲手给李承乾斟了一杯茶,坐到他身边柔声问道:“可是赵国公府上谁说话不好听,惹怒了殿下?”

李承乾接过茶杯,先是呷了一口试了试温度,然后一仰头饮尽,将茶杯重重顿在茶几上,恨声道:“赵国公欺人太甚!”

从小到大,那位舅父便对他不待见,满朝大臣尽皆称颂他这个太子温良恭俭、宽厚仁爱,唯独长孙无忌却说他“中人之姿,优柔寡断,非明君之相”,时不时的便撺掇父皇易储……

后来更是公然联合关陇贵族,力挺魏王李泰争夺储位。

非但如此,储君之位历经几度磨难,如今已然稳若泰山,长孙无忌却依旧贼心不死,私底下的小动作从未停歇,魏王李泰明确退出储君争夺之后,居然又将目光瞄准了稚奴,希望凭借父皇对于稚奴的宠爱,掀翻他这个名正言顺的太子。

李承乾如何能忍?

当年父皇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之后更是将这两位的子嗣尽皆诛杀,天下以此诋毁父皇性情暴戾、凉薄无情,但李承乾却能够理解父皇如此作为的原因,帝位之争容不得半点手足情谊,当时父皇功勋赫赫手下猛将如云谋士如雨,身为太子的李建成焉能坐视父皇势力强横,威胁到太子之位?

毕竟父皇名不正言不顺,若想永绝后患,只能举起屠刀,否则一旦留下遗患,被诛杀殆尽的就将是他秦王府。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此而已。

如今轮到他李承乾亦是如此,若他储位稳固,青雀也好,稚奴也罢,尚且能够活命;可一旦青雀或是稚奴上位成功,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非但他李承乾必杀无疑,所有有资格竞逐皇位的父皇嫡子,一个都不能活。

若是心狠一点,不仅仅是嫡子,似吴王李恪这般素有威望的皇子也得死……

这道理就连他李承乾都懂,当初襄助父皇一手策划了玄武门之变的长孙无忌焉能不懂?

可长孙无忌依然如此,心心念念的想要将他李承乾废黜,这不仅仅是不给他李承乾活路,更是想要在父皇的子嗣中间造成一场杀戮!

每一次面对长孙无忌,性情温和的李承乾都几乎忍不住想要扑上前去将这个老贼掐死!

就只是为了你们家族将来的利益,就可以完全无视血脉亲情,非得要致我于死地?

什么仇什么怨?!

简直岂有此理!

太子妃伸出纤手,轻轻的握住李承乾的手,秀美的面容上满是温柔宁和,柔声道:“如今您是国之储君,无论何时何地都应当宁心静气,方能进退自如。赵国公想要撺掇父皇易储的心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直到如今,殿下的储位却是愈发安稳,反倒是赵国公权柄大不如前,在父皇面前亦是屡遭训斥,圣眷不在。您现在分明已经占尽上风,又何必自寻烦恼,喜怒形于色?他越是诋毁您,越是想要毁了您,您就越应当尽心国事,将自己的能力在父皇面前好好展现,更要对兄弟友爱和睦,而不是忿然失措,怒气盈胸,若是被父皇瞧见了,怕是又要小瞧于您。”

李承乾反手握住太子妃柔软纤细的手掌,叹息道:“孤又岂能不知这个道理呢?只是长孙无忌这个老贼着实过分,心里根本不曾将孤当作储君,非但全无半分恭谨,反而将孤当作蠢材一般戏弄,着实可恶!”

自己就算再傻,难道还能蠢到一脚踩进如今这一摊烂泥里,好处得不到,反而溅一身泥巴?

太子妃掩唇轻笑。

原来是因为被长孙无忌给看轻了,心里头不服气……

李承乾见她偷笑,愈发恼火,不悦道:“你还笑?那长孙无忌根本就当孤是三岁孩童,给一个糖吃就跟着他走的那种傻子!”

太子妃苏氏笑靥如花,自己这位夫君平素都是努力做出一副沉稳厚重、礼贤下士的模样,一贯崇尚魏晋之风,实在是难得见到眼下这般孩子气的样子,轻轻将娇躯靠在夫君肩头,反问道:“殿下试想,若是今日您换了房少保,会是何等反应?”

李承乾一愣,想了想,道:“长孙无忌岂敢如此戏弄房俊?就算是敢,依着房俊的脾气,要么冲上去饱以老拳,管他什么国公不国公,要么笑嘻嘻浑不在意,甚至还会顺着长孙无忌的话语答应下来……只有他戏弄别人,别人如何能够戏弄得了他?”

“殿下素来钦佩房少保,将其视之为良臣益友,那么为何不能学一学房少保呢?”

李承乾陷入沉思。

世人皆知房俊是个“棒槌”,谁敢惹他,他就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看上去似乎是个脾气暴戾、性格冲动之人,更多人将他视作纨绔恶霸。

然而当真如此么?

并不尽然。

这两年与房俊愈发熟稔,往来增多,李承乾对于房俊的印象可谓一变再变。此子虽然不死长孙无忌那般老谋深算阴险奸诈,却也绝不是表面看上去那般粗犷莽撞,不仅深谙官场之道,更往往谋定后动,运筹帷幄。

比如如今这件事,房俊不仅成功将关陇与皇族之间的矛盾转嫁过去,使得一场亦有可能波及天下的动荡消弭于无形之中,更出乎意料的设计了长孙家,使得长孙家差一点成为关陇贵族中间的叛徒。

为此,长孙无忌还不得不搭上了一个儿子……

这岂是“棒槌”能够做得到呢?

太子妃苏氏握着夫君的手,柔声细语道:“天下间以讹传讹,皆以为房少保乃是粗鄙之辈,臣妾却不这么认为。殿下您想想房少保那些个传遍天下的诗词名篇,那岂是一个粗鄙之人能够写得出来的?房少保不仅胸有锦绣,平素的所作所为更昭示出他的磊落胸襟、宽厚仁爱,如今关中百姓不少人家可都供奉着房少保的长生牌位呢……若说赵国公阴私狡诈,房少保便是坦荡大气,他不是算计不出阴谋诡计,只是不屑为之而已。这等忠臣良将能够尽忠于殿下,实乃殿下之福,您不仅应当予以荣宠厚爱,更应当学习他的长处。子曰‘三人行必有吾师’,有这等奇人异士在身边,自当取其长处而效仿之。”

李承乾性格柔顺,非是乾纲独断之人,也听得进去旁人的意见,尤其是对自己这位秀外慧中的太子妃颇为尊重,平素有什么紧要之事也会询问她的意见。虽然苏氏秉承妇道绝不会参与朝政,但是私下里给一些谏言,皆有独特之眼光,令李承乾心悦诚服,愈发敬爱。

此刻听闻苏氏之言,不禁深以为然。

正在此时,外头有内侍入内通禀,说是房俊觐见。(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