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零六章李象拜师】

【第四百零六章李象拜师】

正在此时,外头有内侍入内通禀,说是房俊觐见。

李承乾顿时面色一变,忍不住道:“这小子疯了不成?如今长孙无忌已经将爱子自尽之事算在了他的头上,恨不得杀之而后快,说不定已经有无数死士藏在暗处,就等着寻到他的破绽一击必杀!这等情形之下,居然还敢在长安城内四处游荡,简直自取死路!”

太子妃苏氏已经对内侍说道:“速速有请!”

“喏!”

内侍急忙推出,须臾,房俊大步走入书房之中,躬身施礼:“微臣觐见太子殿下,觐见太子妃殿下。”

李承乾起身道:“平身!”

上前拉住房俊的手,一起坐到窗前的椅子上,佯嗔道:“你我虽然分属君臣,却实为密友,公开场合礼不可废,但是这等私底下的会见,何须这般礼数严谨?彼此自在一些更好。”

房俊谢过:“微臣遵命。”

人家太子能够说这样的话,显示了礼贤下士的胸襟和将他视之为肱骨的气度,可他若将这话当真,往后私底下见面不拘这些礼数,那可就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棒槌”了……

太子妃苏氏笑容温婉,盈盈起身,欣然道:“正好晚膳已经备好,本宫命人送来书房,在备上一坛好酒,你们一起小酌几杯,去去湿气。”

房俊忙起身道:“多谢殿下!”

苏氏这才转身,轻移莲步退了出去,将书房留给两人。

待房俊坐回椅子,李承乾忍不住埋怨道:“你说说这人,怎就恁地胆大?如今长孙涣自尽,长孙无忌将所有的仇恨都倾注在你身上,那位平素便是心狠手辣,你前几次遭遇刺杀说不得就有他的手段在里头,如今说不定长孙家的死士早已藏在暗中,就等着寻到你的破绽之处一击必杀!有什么要紧事派人前来知会一声也就行了,何必非得亲自四处走动?太过鲁莽!”

房俊见他面有愠色,知道是当真为自己担心,并非仅止依靠自己稳固储君的缘由,心下感动,便笑道:“殿下大可放心,微臣再是胆大,又焉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微臣早已做了防范,数十名精锐亲兵部曲随行,尽皆携带火器身穿铁甲,休说是长孙家的死士,即便是他们调来一旅劲卒,亦休想动我分毫。”

听他如此有信心,李承乾才略微放心,不过依旧说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纵然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亦要尽力规避,绝不可有半分侥幸之心,否则稍有疏漏,悔之晚矣。”

房俊衷心领受:“多谢殿下教诲,微臣铭记于心,出入定会加倍小心。”

“这才对嘛!咱们年纪轻轻,官职爵位都是浮云,将来要什么没有?最紧要便是得保住自己的性命,不可有丝毫差池,孤将来仰仗你的地方还多着呢,要留待有用之身,将来咱们君臣携手,开创一番前无古人的丰功伟业!”

“殿下所言极是,微臣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殿下马首是瞻,万死不悔!”

……

李承乾就是这么一个性格,沉稳起来显得有些懦弱绝不生事,逆来顺受一言不发,可一旦心情激荡,情绪便会高亢起来,说话办事完全判若两人。

似乎很容易有一些逆反心理,难怪历史上这人会在李二陛下的压制之下屡屡犯傻,终于在绝望之中铸下大错,导致不可挽回之悲剧……

李承乾又问道:“二郎不顾危险前来见孤,到底有何要事?”

房俊坐直了身子,沉声说道:“明日朝会,不出意外关陇贵族们必然对微臣予以攻讦,甚至会有无数朝臣附和。不过微臣已然早有绸缪,纵然他们声势再盛,亦害不得我分毫。微臣只是唯恐届时殿下忍不住出声,极有可能被他们捉住痛脚,故而不得不亲自前来,请求殿下权且置身事外,万万不可参与其中。”

关陇贵族的反击是必然的,虽然未必来势汹汹,房俊也早已做下安排,却也不能不当心。

他最怕便是太子在朝会之上忍不住替他说话,结果被关陇贵族们捉住把柄,最后损失惨重。

说起来,这位太子殿下心性固然仁厚,但是有些时候着实太过天真单纯,绝对不是那些老油条的对手……

李承乾蹙眉,忍不住道:“那孤难道就看着他们群起弹劾、污蔑于你,反而肃立一旁无动于衷?孤做不到!实话跟你说吧,孤如今看着那帮龌蹉之辈便气血上涌,恨不得拔剑斩之,又岂能任由他们攻讦于你?”

房俊不知道这位刚刚在赵国公府受了一肚子气,正发着脾气呢,赶紧劝阻道:“殿下万万不可如此!此事明里暗里,实则都是微臣有罪,不仅仅是殿下不宜掺和,就连陛下也会置身事外,否则一点卷入其中,事情的性质极易发生变化,届时得不偿失。再者,纵然他们一时得逞又能如何?只要殿下储位安稳,咱们自可从长计议。”

李承乾想了想,缓缓颔首。

这话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就算明日房俊丢官罢爵一撸到底,可只要太子之位稳固,将来顺利登基为帝,今日所有的委屈都成了过眼烟云,什么爵位不能补偿,什么官职不可敕封?

可一旦被关陇贵族将水搅浑,甚至将太子拉下马……

万一李二陛下再一次起了易储之心怎么办?

若李承乾丢了储君之位,那可就万事皆休……

想到这里,他缓缓说道:“二郎放心,孤知道轻重。”

房俊点点头。

今夜他要留在城里,明日朝会之后便前往书院,在那里住上一段日子,暂且躲避关陇贵族的锋芒。只不过心里最怕李承乾届时脑子一热,在关陇贵族弹劾他的时候挺身而出,从而被捉住把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因为他始终记得历史上李二陛下不满李承乾,最终决定易储,所以心里就好似有一块石头堵着,从来都不曾真正放心……

这时,屋外轻轻响起敲门声,李承乾扬声道:“进来!”

房门推开,太子妃苏氏一身宫装,手里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孩童,步履款款的走进来,身后则跟着一众内饰宫女,都托着托盘,鱼贯而入,将手里的托盘放在书房当中的一张书桌上,皆是美味佳肴。

房俊起身,冲着太子妃苏氏牵着的孩童施礼道:“微臣见过世子殿下。”

这孩童相貌俊美粉雕玉琢,一双大眼睛乌溜溜有神,只是鼻子略微红肿,看上去颇不协调……

自然正是昨日被打破了鼻子的李象。

李象见到房俊,顿时双目一亮,挣脱母亲的手,几步跑到房俊面前,端端正正的整理一下衣袍,在李承乾于太子妃惊讶的目光中,有模有样的躬身一礼,口中说道:“多谢房少保仗义出手,惩治恶霸,维护正义!”

“噗!”

李承乾将刚刚喝到嘴里的一口茶水喷出来,惊诧喝叱道:“无礼之极!这都从哪里学得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哪里是东宫世子?听这口气,就如同市井之间的地痞青皮也似,不知所谓。

李象却显然不怕他的父亲,温言直起身,梗着脖子道:“昨日孩儿只是与兄长游玩,那些关陇子弟不分青红皂白大打出手,七哥和八哥怕我挨打,特意让人将我带着站的远远的,可是那些人却冲上来便打,简直无法无天!分明是他们有错,事后孩儿要去京兆府告状,父亲你却拦着,唯恐事情闹大,但您可曾想过,如此息事宁人,正义何在,法理何在?以往我与兄弟侄子们打架,您总是不问缘由首先要责罚我,即便我挨了打吃了亏亦是如此,只有房少保才肯为我出头,将那些人打断腿!”

这孩子年纪不大,但是口齿伶俐思维清晰,将李承乾夫妇说得目瞪口呆,然后转向房俊,俊美的小脸儿上满是孺慕崇拜之色,脆生道:“房少保,让我拜你为师吧?听说您打架最是厉害,长安城里的纨绔们谁也打不过您,您教我怎么打架吧!省的亲王郡王家的兄弟们都欺负我……”(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