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一十章朝堂争辩】

【第四百一十章朝堂争辩】

雨丝绵密,天色昏暗,太极宫却早已灯火辉煌。

大臣们顺着台阶来到太极宫门前,却未从正门而入直接上朝,而是先到一侧的偏殿脱了鞋子,然后由内侍服侍着整理衣冠,之后才由偏殿后侧的小门鱼贯而出,直入大殿。

大臣们文东武西按照官阶高低纷纷站好,李二陛下才一身明黄色朝服,由后殿踱步而出,坐到御座之上。

满朝大臣纷纷一揖及地,口中大呼:“觐见吾皇陛下!”

李二陛下高居御座之上,环视面前群臣,开口沉声道:“众位爱卿平身!”

“谢陛下!”

诸位大臣这才起身,然后向后退了一步,跪坐下来。

大殿两侧尽皆燃着粗如儿臂的红烛,烛光明亮,一片肃穆。

李二陛下正欲吩咐内侍总管王德进行朝晖议程,陡然间见到最前列一身麻衣头上还缠着白布抹额的长孙无忌,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顿了一下,他略微欠身向前,满含担忧问道:“府中治丧,辅机你必然心力交瘁,上一道奏疏告知一声就好,何须你上朝?来人呐,速速护送赵国公回府!”

“喏!”

王德在一旁领命,小步跑到长孙无忌身边,低头哈腰,轻声道:“赵国公,陛下体恤您,且让老奴护送您回府吧……”

长孙无忌哪里肯走?

他自然知道李二陛下的意思,这是在给他一个台阶下,也是在给他一个警告:今日朝会自有朕来主持,所有事宜尽皆由朕决断,你就不要在此添乱了……

然而他却不得不公然违背皇命,若是此番退走,如何展示自己的强硬,如何令关陇贵族们依旧团结在他的周围?

儿子死就死了,却不能白死……

不理会王德,长孙无忌起身出班,然后“噗通”一声跪在明亮的金砖上,以首顿地,悲呼道:“陛下!老臣非是不知进退,然则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之悲怮有若冬雷夏雪,不可自抑!世间事无非是王法道理,还请陛下为我那短命的孩儿讨还一个公道,不使得他含冤九泉、死不瞑目!”

他这么一哭,身后纷纷出班数位大臣,皆是关陇出身,齐齐跪在他的身后,神情愤慨、言辞悲怮。

“那房俊恶贯满盈,当处以极刑,方可弘扬正义!”

“身为大臣,居然指使麾下兵卒伤人致残,说轻了乃是公器私用,说重了便是纵兵行凶,不予严惩,朝纲败坏矣!”

……

乱糟糟一团。

李二陛下微微蹙眉,抬起手,关陇贵族们赶紧住口。

李二陛下这才盯着长孙无忌,缓缓问道:“非是朕偏袒房俊,可据朕所知,长孙涣乃是自尽于赵国公府门前,当时目击者甚众,赵国公却为何要将长孙涣之死归咎于房俊身上?”

长孙无忌言辞悲切,道:“陛下圣明,吾儿的确是自尽而亡。然则此事之起因,却是全在房俊。前日傍晚,吾儿与一众好友于街上游玩,因一时误会而与房家兄妹以及一众宗室子弟起了冲突,互有损伤。此事本应由京兆府亦或是大理寺审理,但因为牵扯到宗室子弟,故而京兆尹判定要将此案移交至宗正寺,因为当时时辰已晚,便命众人先行回家,翌日前往宗正寺投案。孰料涉案之人胆小怕事,居然连夜逃遁,更没料到房俊居然指使麾下兵卒追出城去,将所有人殴打致残……唯独吾儿因为谨记京兆尹之命,未敢畏罪潜逃,反倒因此逃过一劫,故而被一众好友所误解。待到天明之时吾儿前往宗正寺投案,方知这一切,一众好友因为误解吾儿串通了房俊背叛了大家,使得吾儿悲愤难抑,却又无法自证清白,只能以死自证……所以吾儿之死固然是自尽,实则却是因为房俊私自纵兵、伤人致残而起,还请陛下明察秋毫,惩治房俊,以正国法朝纲!”

房俊跪坐在一侧,忍不住啧啧嘴。

这个老狐狸当真狡诈奸猾,一番说辞居然将自己背叛关陇贵族唯恐导致利益集团破裂这才逼死长孙涣,转换成了他房俊的错……

长孙无忌说完,悲声大哭痛哭流涕,甚至身子都晃了几晃,身后关陇贵族赶紧有两人抢上前去将其搀扶住,这才没有当场昏厥在太极殿上。

李二陛下略微沉默,然后开口道:“房俊何在?”

房俊赶紧起身出班,施礼道:“启禀陛下,微臣在此。”

李二陛下看着房俊,问道:“对于赵国公所言之事,你可有自辨?”

房俊道:“毋须自辨,断无此事。”

长孙无忌大怒,怒目圆瞪,喝问道:“伤人的兵卒皆是出自右屯卫,且带兵的将领正是你的麾下高侃,若非受你指使,他区区一个贱役之子,焉敢将一众世家子弟殴伤致残?”

房俊面无表情,反唇相讥道:“首先,高侃乃是国之将领,功勋赫赫,早已非是贱役,其次,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赵国公自说自话,你说高侃带人行凶可以,甚至说是下关行凶也可以,但是人证何在,物证何在?此乃朝堂之上,还请赵国公注意自己的言辞,若是你有证据,自可举证,下官认罪伏法。可若是空口白牙恣意构陷,真以为下官的拳头不敢打你?今日念在赵国公丧子之后心情悲切,或许受了奸人蛊惑不辨真假,便不与你计较,若是继续纠缠不休血口喷人,休怪下官无礼!”

高侃虽然出身渤海高氏,名门望族,但实乃偏支远房,血脉稀薄,其父更是沦为贱役。如今高侃身为右屯卫将军,凭借漠北一战的赫赫功勋,已然是右屯卫当中权柄仅次于房俊的将领。

长孙无忌气得胡子直哆嗦,怒道:“当时受伤致残的众多世家子弟,皆可为证!那高侃身在右屯卫,平素识得他的人可不少!”

房俊嗤之以鼻:“古往今来,从未听闻当事人可以作为证人的,赵国公亦曾为国之宰辅,难道这么一点常识都不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想要以陛下对你丧子之同情,颠倒黑白恶意构陷?”

长孙无忌目眦欲裂,嘶声怒吼:“放屁!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天理昭彰法度公正!”

他转向李二陛下,悲声道:“陛下,既然此獠拒不认罪,还肆意诋毁,老臣恳请由大理寺审核此案,查明真相,给老臣那枉死的孩儿一个公道!”

身后关陇贵族们纷纷跪地,齐声道:“请陛下查明此案,给枉死者一个公道,亦给被殴伤致残者一个公道!”

李二陛下面沉似水,略一沉吟,颔首道:“如此也好。孙伏伽可在?”

“微臣在此!”

大理寺卿孙伏伽赶紧出班,鞠躬施礼。

李二陛下道:“此案影响甚重,不仅数位关陇子弟被殴伤致残,赵国公的爱子为此自尽,就连朕的孙儿都被殴打受伤,便由大理寺审明案情,再交由朕定夺……”

他顿了一顿,又看向殿上一种宗室官员,眼睛从太子身上瞟过,落在韩王李元嘉身上,道:“此事也涉及到多位宗室子弟,韩王,你身为宗正卿,也率领宗正寺官员从旁协助,朕的要求只有一个,无论涉及到谁,无论遭遇何等阻力,都向案情查的明明白白,绝对不可徇私枉法,否则朕唯你是问!”

韩王李元嘉连忙出班,领命道:“微臣遵旨!”

李二陛下这才微微颔首,转头对长孙无忌和颜悦色道:“辅机不必太过伤心,此事朕定然查的清清楚楚,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人。”

长孙无忌顿首道:“陛下刚烈公正、烛照万里,老臣只等着结果便是。但是有一样,既然房俊涉及此案,那么老臣恳请暂停房俊身上所有职务,等到案件查明之后确认与其无关,再行官复原职。”

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