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三章金刚怒目】

【第四百二十三章金刚怒目】

“……金刚怒目,何如菩萨低眉,人品性情还是差得太远啦。”

贺兰僧伽此言一出,堂内瞬间一阵寂静,诸位驸马尽皆面露吃惊的看着他。堂中与房俊不对付的大有人在,但是敢于当面这个怼上去,却是绝无仅有。

大家都是驸马,高祖皇帝的驸马也好,李二陛下的驸马也罢,总体上实则并无多大差距,对于自己的姊妹李二陛下亦是颇多维护,就比如与窦奉节和离的房陵公主,名声臭了大街,可李二陛下依旧百般维护,张罗着再次下嫁了贺兰僧伽。

然而人与人之间到底还是不同的,大唐帝国所有的驸马当中,房俊应当算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这不但是因为其父房玄龄在位之时乃是朝堂之上数一数二的大佬,纵然致仕之后也还是皇帝的肱骨心腹,更不仅是房俊扺掌一部、率领一卫,已是朝堂之上新兴的一股势力,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房俊的脾性……

嚣张跋扈恣意张狂,依仗着李二陛下的宠爱,即便是长孙无忌、令狐德棻这样的当朝权臣亦敢直撄其锋,等闲大臣勋贵更是丝毫不放在眼中,说打就拽,这样的人谁敢惹?

凭白挨顿打,事后怕是还要惹得李二陛下不快……

寺庙里的神像都是自有规则的,金刚永远横眉怒目,菩萨则低眉顺眼,慈眉善目。

所以贺兰僧伽用“金刚怒目”来形容房俊的跋扈好斗……

房俊闻言,瞥了贺兰僧伽一眼,尚未开口,身边的程处亮已经拽了一下他的袖子,低声道:“二郎息怒,今日衡山殿下大喜之日,吾等身为亲眷,万勿惹是生非,否则必遭陛下责罚。”

房俊轻笑一声,道:“兄长无需担忧,小弟晓得轻重。只不过贺兰驸马看似引经据典教训他人,实则胸无点墨贻笑大方,某好生教一教他,免得往后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折了咱们皇族驸马的颜面。”

程处亮苦笑道:“何至于此?这等轻浮粗鄙之辈,无需与他一般见识。”

两人自说自话,声音也不小,堂中诸位驸马听得清清楚楚,再去看贺兰僧伽那一张因为羞恼而涨红的脸,不禁颇为玩味。

虽然贺兰僧伽的举止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大家心里却都明白他为何完全无视房俊的强势跋扈,敢于来这么一出。

嫉妒使人发狂啊……

“砰!”

贺兰僧伽狠狠一拍桌子,面色愠怒,瞪着房俊道:“房俊!吾好歹也是你的长辈,却出言嘲讽全无尊敬,这般没大没小不知长幼,便是你房家的家教么?若是如此,改日吾倒要亲自上门去跟梁国公理论一番!”

房俊看着这人,着实有些无语:“您所谓的‘长辈’,乃是基于您是房陵公主驸马,按理吾等要尊称一声‘姑丈’。可是您自己也清楚,依着咱们这位房陵姑姑的脾气,说不得什么时候开心或者不开心,就会给咱们换一个‘姑丈’……您这才成婚没几天,前程漫漫不知未来几何,不去想方设法笼络房陵公主的芳心,安安稳稳的将这个驸马当下去,做好皇亲国戚的本分,反倒是在吾等面前耀武扬威,简直不知所谓。”

“……娘咧!”

贺兰僧伽被羞辱得面红耳赤,忍不住一句脏话便脱口而出。

没等房俊恼怒,他身边柴令武与赵瑰已经齐齐起身,一个捂住他的嘴,一个将他拉着坐下。

杜荷看着房俊冷下来的脸色,连忙道:“二郎勿恼,贺兰驸马只是口误,绝非骂人……今日乃是衡山殿下大喜之日,吾等身为驸马,皆是娘家人,万勿让旁人看了笑话,折了皇家颜面。”

他与房俊多年故交,虽然这两年屡屡因为意见不同逐渐分道扬镳,自觉到底也比旁人亲近一些,遂出言劝阻。

心里却有些没底,万一这个“棒槌”人语不进,自己丢人没关系,闹大了此间所有人怕是都难逃陛下惩处……

房俊却没理他,只是冷笑盯着贺兰僧伽,淡然问道:“贺兰驸马怕是并不知‘金刚怒目,菩萨低眉’的典故吧?否则也说不出‘金刚怒目,何如菩萨低眉’这等无知蠢话,惹人耻笑。”

贺兰僧伽满面赤红,怒道:“金刚怒目,喜怒形于色也,武力威吓,难以服人心;菩萨则低眉慈悲,心怀世人,普度众生!老子亦是读过书的,你来说说何处不对?”

房俊忍不住嗤笑一声,见到身边程处亮也忍俊不禁的模样,便拍了拍程处亮的肩膀,笑道:“兄长给咱们这位‘姑丈’讲一讲这个典故吧,免得日后到处胡说,丢尽了皇族颜面。”

程处亮摇摇头,缓缓说道:“《谈薮》之中曾有一篇趣事,说是有一名儒至山中寺庙进香,见到殿内供奉之佛像,金刚尽皆横眉立目,菩萨个个低眉慈祥,故而询问,‘金刚为何怒目?菩萨为何低眉?’小沙弥则应答,‘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金刚为佛门守护之神,无威不足震慑魔异。

菩萨以善渡人,慈悲为怀,当然慈眉善目。

慈眉善目的菩萨是菩萨,怒目金刚何尝不是是慈悲无量的菩萨?

房俊便赞道:“兄长身在军伍,却是博闻广记,佩服佩服。”

程处亮哈哈一笑,道:“愚兄平素喜爱舞刀弄棒,但家教甚严,也枉读了不少诗书,碰巧知晓这样一个典故。”

他父亲程咬金并不是什么穷苦出身,没当过瓦岗山的“混世魔王”,更没有去做响马劫皇杠,老程家更不是大字不识的乡野匹夫……

程咬金的曾祖父是北齐的兖州司马,祖父是北齐的晋州司马,父亲是济州的大中正。何谓“大中正”?魏晋时期实行的是九品中正制,而“大中正”这个职位就是负责评定本地士绅官吏的等级,可谓权力极大。

“晋依魏氏九品之制,内官吏部尚书、司徒、左长史,外官州有大中正,郡国有小中正,皆掌选举。若吏部选用,必下中正,征其人居及父祖官名。”

但凡能够担任“大中正”这个职务的,无一不是当地威望卓著之显赫人物。

所以程咬金非但不是贫民出身,反而是家世显赫的官四代,虽然比不得山东世家底蕴深厚千年传承,却也读书明典、知书达礼。

所以程处亮的文化素养怎能差的了?

贺兰僧伽一张脸涨得血红,已经有些挂不住了,自己卖弄学识捡了一句自以为甚为“超脱”的言辞,想要羞辱房俊一番趁机展示自己的“段位”,却不想反手就被人扇了一个耳光,弄得自己就好似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

然而当真说起来,他这人还真就从未认真读过几本书,不仅是他,几乎所有的关陇子弟自小起便是弓马娴熟,希望能够将祖辈传下来的军伍身份继承下去,甚少能有几个认真读书的才子。

他这会儿自觉丢了人,红着脸忍着羞恼,想要装乌龟糊弄过去,偏偏房俊却又继续说道:“世有贤愚,更分良莠,有君子也有小人,美丑善恶,一并同在。扬善抑恶,乃是佛家宗旨,扶正祛邪,正是道门正统。所以,有慈悲菩萨,心怀怜悯普度众生,还得有怒目金刚,引动天雷除妖降魔。但世人却要知晓,相对于菩萨的善相而言,金刚虽然恶相,但是同样都是一颗佛心!观金刚之恶相,便视之为凶神恶煞避之唯恐不及,此等做法简直就是善恶不分、黑白不辩,愚蠢至极,愚蠢至极!”

贺兰僧伽面色如血,再也坐不住了,霍然起身,戟指怒喝道:“老子今日就坐一会怒目金刚,教训汝这个不知长幼的混账!”

他身边几位驸马齐齐色变,娘咧!

你特么想找死就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在这里不知死活的挑战房俊,岂不是要喷我们一身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