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六章势不两立】

【第四百二十六章势不两立】

张亮尴尬的满脸通红,差点想要找条地缝钻进去……

这时,正好开席。

魏家的仆人流水价一般将美酒佳肴摆的满当当一桌,李绩作为此间官职最高之人,转圜道:“卢国公戏言,吾等今日登门做客,皆是贵宾,自当同庆魏府喜事,望魏府大朗与衡山殿下百年好合、举案齐眉,焉能让郧国公执壶添酒?传出去,怕是人家魏府大朗要跟你拼命!”

不理会程咬金悻悻然的神色,冲着房俊摆摆手,道:“做到郧国公身边吧,郧国公酒量浅,当年每逢饮酒,这帮杀才便会逮着郧国公往死里灌,待会儿你得多多替郧国公挡几杯。”

别看他平素寡言少语,这个宰辅之首当得也是存在感极低,等闲绝对不会发表意见,但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老伙伴,深知这人老谋深算,威望绝对是一等一的,此刻出言转圜气氛,大家都给他面子。

就连程咬金这等混不吝的性子,也仅只是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房俊坐到张亮身边,两人互视一眼,彼此颔首致意,并未多说话。魏家的仆人在一旁伺候,将诸人面前的酒杯斟满,李绩举起酒杯,道:“今日吾等老伙计能够共聚一堂,皆是得幸于魏府喜事。这一杯酒咱们预祝魏府大郎与衡山殿下白首偕老,也祝郑国公在天之灵得享安宁,庇佑吾大唐江山繁荣昌盛!”

说到此处,隐隐间虎目含泪。

程咬金愣了一下,叹息道:“玄成去世经年,叔宝如今病痛缠身不良于行,单老大更是尸骨已寒……昔日瓦岗聚义反抗暴隋,吾等兄弟叱咤风云肝胆相照,事到如今,却是死的死病的病,好友凋零人生寂寞,唉!”

一仰头,借着一杯烈酒入喉,拭去了眼角的泪痕。

众人举杯共饮,一时默然。

谁不知当年瓦岗聚义、绝荡烽云?五虎八彪,肝胆相照,奈何末世烽烟,前路漫漫,最终功败垂成、各奔东西。然而在隋末乱世,这些人硬撼宇文化及,大战王世充,那一曲壮志悲歌笑傲天下英雄,青史之上,名垂万世!

怎奈时局变迁,当年的英雄豪杰,如今七零八落,难抵这岁月侵蚀、人世沧桑。

气氛有些压抑,毕竟今日乃是魏府喜宴,这般感念怀古,未免有所不敬。

房俊便哈哈一笑,看着李绩问道:“晚辈素闻当年瓦岗山五虎八彪横行天下,却不知那时候的卢国公,是否便有如厕之后不洗手的陋习?”

李绩正自伤春悲秋,闻言一愣,惊愕的向程咬金看去,眼角狠狠的跳了几下。

他祖上乃是高平望族,世代官宦家世豪富,“家多僮仆,积栗数千钟”,从小便养尊处优家教良好,即便身在军伍多年,亦不曾沾染军中邋遢习气,平素整洁清爽最是知礼,此刻与酒宴之上,忽然听闻程咬金有可能如厕之后不洗手,便即入席……

程咬金顿时面红耳赤,瞪着房俊大怒道:“放屁!老子虽然小解,又不曾淋到手上,何须净手?”

他祖上亦是显宦,家世绝对不比李绩差,可是这么多年军伍之中厮杀,赖汉当中打滚儿,早就率性不羁,若是小解的时候淋到手上,那自然是要净手的,可明明没有淋到,又何必去净手这么麻烦?

听得程咬金兀自理直气壮,李绩下意识的喉咙蠕动一下,就好似被人扒开嘴喂了一口腌臜物,差点将刚刚喝道嘴里的酒水给呕上来。

众人亦是齐齐色变。

娘咧!

这老夯货还当真没净手?

“哗啦!”坐在他身边的李大亮惊骇之下往旁边挪了挪凳子,却不慎将酒杯碰倒。

程咬金愈发恼怒,嚷嚷道:“娘咧!老子就不信你们个个都那么讲究,每次如厕之后都净手?”

李绩以手抚额,无奈道:“您自己在府中如何,没人去管,可眼下乃是酒宴之上,总归要谨慎知礼吧?您若不想这桌酒席不欢而散,赶紧出去净手之后再回来。”

程咬金不爽:“老子不爱净手,你奈我何?”

他的确对李绩这个老某深算的家伙有些打怵,可此事关系到原则问题,你让我净手我就净手,不丢面子么?

见到他耍赖,一旁的张士贵也无奈道:“你若不去,吾等便将你捆起来,抬着出去,旁人若是问起,便照实说。”

刘弘基活动一下手腕,笑道:“好几年未曾动手手脚了,这一副老骨头都快要锈死了,也不知能否摁得住这个老杀才。”

“……”

程咬金无奈,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帮老混蛋说到做到,万一将他捆起来抬出去,那就丢人丢大发了……

只得恨恨瞪了房俊一眼,骂道:“搬弄是非,恶意诋毁,你给老子等着!”

起身骂骂咧咧的出去净手。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李绩指着房俊训斥道:“本来酒兴正浓,被你这混账弄得生生没了兴致,简直岂有此理!”

刘弘基依旧笑眯眯的模样,说道:“谁说不是呢?那老杀才从来都是个没规矩的,你若是见其未曾净手,不言不语也就是了,大家都不知道自然没什么好恶心的,可你偏偏要说出来,着实可恶。”

房俊:“……”

掩耳盗铃也不是这样吧?!

李大亮笑道:“依我看呐,这小子就是诚心恶心咱们,没说的,罚酒!”

房俊也痛快,嘴里说道:“晚辈也没辙啊,那老家伙不讲卫生,晚辈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只好当众道出,让大家一起谴责他。给大家添堵,的确是晚辈的不对,自罚三杯,给诸位赔罪!”

一手拎着酒壶,一手拈着酒杯,自斟自饮,连干三杯,面不改色。

张士贵赞道:“早就听闻房二郎除去诗词双绝之外,更有一项绝技千杯不醉,的确海量。”

这酒亦是房俊“赞助”的上品“房府佳酿”,真正的蒸馏酒,等闲好酒之士半斤下肚就得被放翻在地,房俊这三杯酒足足有三两多,结果如饮甘泉,连个酒嗝都没打。

须臾,程咬金从外头大步流星的回来,气呼呼的坐到凳子上,嚷嚷道:“合起伙来欺负人是吧?那行,老子今天就以一当十,与你们大战三百回合!”

他让侍者给房俊斟满酒,举起酒杯道:“你小子怂蛋一样的东西,被人家给吓得整日里深入简出,躲在书院不敢见人,平素上个朝都恨不得将整个右屯卫带在身边挡刀挡箭,却敢让老子难堪?来来来,今日咱爷俩只有一个能竖着出去,剩下的一个没钻到桌子底下,那就不算完!”

说着,一杯酒一饮而尽。

房俊苦笑道:“卢国公说笑了,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会不会有小人躲在暗处,时时刻刻等着一击致命,将晚辈杀了?晚辈还年轻,人世间的荣华富贵还没享受够本,万万不能折在小人之手。您说晚辈胆小怕死,晚辈承认,就是这么怂!不过喝酒可不怕您!”

一仰头,便陪了一杯,喝完之后还将酒杯倒转,示意滴酒不剩。

程咬金是个有心计的,但骨子里还是个豪爽的性格,见到房俊干脆利落,也自欢喜,被“检举揭发”小解之后不净手的怒气也消散不少,斟满酒与房俊又碰了一杯,饮尽之后说道:“你小子是个有能耐的,拿得起放得下方是真英雄,若是到了这个时候依旧如以往那般嚣张跋扈置身险地,那老子才看轻了你。关陇那帮家伙平素满嘴义气,看上去似乎各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实则最是阴险狡诈,这些年被他们私底下害了的人还少了?留待有用之身,与那般混蛋周旋到底,这才是最正确的,热血上头桀骜不驯,那是蠢人才会干的事儿。”

他素来看重房俊,更是将其视若子侄一般,不过此刻这番话却是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倾向于立场。

房俊暗暗心惊,知道关陇已经于朝中其他势力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朝局发展何去何从,说不定陡然之间便会有惊天动地的变故发生……(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