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二十八章平衡之道】

【第四百二十八章平衡之道】

李绩这个人很是内敛,喜怒不形于色,很难在他的表情甚至是平素行为当中探知其内心。

对于当年瓦岗山的那一段峥嵘岁月再是难以忘怀,以往与魏徵也仅止是平淡交往,所有感情都收敛于心,直至魏徵去世,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不足以使得旁人攻讦,这才能在今日这等场合说出这样的话。

言罢,一杯酒一饮而尽。

魏叔玉连忙道:“多谢叔父教诲,侄儿谨记心头。”

一仰头,酒到杯干,连连敬了三杯。

然后又向在座诸人敬了三杯,面色微红。

房俊一看,心中暗乐,这魏叔玉酒量不行啊,今日宾朋满座少长咸集,这一桌一桌的喝过去,怕是没一会儿就醉了,晚上洞房怕是要有心无力,只能冷落衡山公主了。

想想衡山公主的骄纵性子,魏叔玉今晚恐将渡过一个难挨的洞房之夜。

再想想自家里的那位高阳公主,不仅感叹李二陛下的闺女没几个省心的,皇帝女婿不好当啊……

魏叔玉敬了一圈儿酒,告辞离去。今日是他大喜之日,宾朋满座皆要面面俱到,哪个都不能冷落,自然没人会拉着他一个劲儿的灌酒,就连程咬金这等喜好热闹之人都不曾闹事。

当然,这个也跟彼此关系疏远有关,虽然与魏徵乃是多年交情,但魏叔玉这个人内敛冷僻,平素并不与这些父亲当年的老兄弟来往。

房俊可是记得当初他成亲的时候,就数着程咬金闹腾得欢实,若非他酒量好,怕是也得被程咬金给灌醉,洞房都得被人搀扶着进屋……

待到魏叔玉离去,诸人又小酌了几杯,说了会儿话,便齐齐离席,一同出了这处院子。

也不用去寻找魏叔玉告辞,此刻正陆陆续续有宾客酒宴之后离去,魏府上下皆在恭送宾客,自有魏家长辈与管事一一相送。

与魏家人告辞,出了府门,各自的亲随都在门外候着了,几人纷纷上马的上马,乘车的乘车,相携着前往平康坊。

诸人之中数房俊年纪小,却数他排场大,数十名亲兵部曲顶盔掼甲全副武装,大部分散在外围警戒,十几个人簇拥着房俊登上马车,引得魏府门前宾客频频观望,指指点点。

倒也没有人取笑房俊讲究排场,谁都知道他将十几个关陇子弟殴伤致残,算是结下了深仇大恨,时刻都得防备这关陇贵族报复,再多的亲兵护卫也不足为奇。

就在这时,一辆马车自魏府侧门缓缓驶出,正好绕至正门前,拦着房俊一行人前面。

房俊的亲兵看清楚这辆车上的家徽标记,知道是长孙家的马车,不敢呵斥,稳稳的坐在马上瞪圆了眼睛,等着这辆车过去之后再出发。

却不料那辆马车缓缓向前,到了近前却停了下来,车帘撩开,露出长孙无忌那张气色并不太好的圆脸,沉声说道:“房二郎,可否与老夫一见?”

李绩等人已经前行颇远,听闻了后方的动静,回头看了一眼,略一沉思,并未回转,而是毫不在意的吩咐御者驾车继续向着平康坊的方向前行。

房俊在车内听闻了长孙无忌的声音,撩开车帘看了一眼,不以为然道:“赵国公有何教诲,但说无妨。”

长孙无忌轻笑一声,缓缓说道:“世间传闻,房二郎骁勇盖世无所畏惧,怎地居然害怕吾这个年老体衰、手无寸铁的老朽不成?”

房俊自然不会在乎这等低级的激将法,淡然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下官不觉得与赵国公有什么话好说,您若是有何教诲,直言无妨,若是无话,下官还赶着你去平康坊逍遥快活。”

魏府门前的宾客出出进进,此刻自然都关注到这两辆马车,即便是堵住了正门前的街道,却也都下意识的站住脚步,屏息静气,不敢惊扰了这两位。

眼下发生的事情大家都有所耳闻,长孙无忌将自己儿子自尽惨死这笔账尽皆算到房俊头上,今日当街拦住,难不成是要找房俊报杀子之仇?

此刻听闻了房俊的话语,不由尽皆叹服,纵然如今的长孙无忌早已不是贞观初年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手执朝纲一言九鼎的天下第一权臣,但是只要其身后的关陇贵族们还在,长孙无忌的权势便足以令所有人心生忌惮。

居然将长孙无忌与平康坊的姐儿相提并论,甚至还有所不如……除去房二,谁敢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与长孙无忌说话?

真是令人兴奋呐!

一双双眼睛兴致勃勃的在一旁窥视,希望能够有一些更猛的场景令大家大开眼界。

长孙无忌自然并不在意周围的目光,笑了一声,缓缓说道:“吾家大郎因你而犯下大罪,如今流亡天涯有若丧家之犬,吾家二郎更是因你而身负背叛之嫌疑,不得不自戕以向天下谢罪……难道房二郎就不打算给老夫一个交待么?”

房俊蹙着眉头,猜不透这个老狐狸耍什么把戏。

交待?

屁的交待!

长孙冲之所以阴谋篡逆,是因为他与太子之间的仇隙无法消弭,自觉一旦太子登基他将死无葬身之地,不得不铤而走险,干脆将李二陛下搞下台,扶持一位皇子登基,以保证他自己的前途。

长孙涣之死更与他没有半点干系,若非长孙无忌自己自作聪明,又岂有宗正寺门前众叛亲离,不得不将长孙涣舍弃逼死的一幕?

但是长孙无忌众目睽睽之下拦阻自己,口口声声要与自己谈谈……有什么好谈的?

他望着李绩等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沉吟片刻,终于放下车帘,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二郎,不可!”

卫鹰等人见到房俊居然当真下车,急急劝阻。

房俊沉声道:“放心吧,就算是借给长孙无忌两个胆子,他亦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吾如何。”

抬脚向着长孙无忌的马车行去。

他不愿与长孙无忌谈些什么,但是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是自己之前所忽视的,却又只能依靠长孙无忌来解决。

一旦将来关陇贵族彻底灭亡,那么会有什么后果呢?最直接的一个后果,便是他将不得不与李绩等人所代表的开国勋贵针锋相对!

还是那句话,天下万物得意保存的原因便在于平衡,只要平衡尚在,一切无忧,一朝平衡打破,便一切倾覆、尽皆灭亡。

之前关陇贵族势大,破坏了平衡,各方势力不得不抱团取暖,集合多方之力对抗关陇贵族,将其死死压制,使得朝局重归与平衡;可一旦关陇贵族彻底走向灭亡,平衡再一次被打破,想要继续保持平衡,那就唯有他房俊站出来与李绩等人抗衡。

那等情况,绝对不会比眼下自己抗衡关陇贵族来得轻松半分!

甚至于由于自己是坚定的“太子党”,更多的代表了太子的利益,一旦双方敌对,会立即影响太子地位之稳固。

说不得,李绩等人完全可以另行扶持以为皇子参与争储,所作所为将会与眼下的关陇一模一样……

那种局面,是房俊绝对不愿意去面对的。

为今之计,便是让关陇贵族保留一分元气,伤而不死,依旧有威慑之力,令自己与李绩双方的联合亦不能一举将其击溃……

房俊信念电转,走到长孙无忌的马车前,御者替房俊掀开车帘,然后恭敬的肃立一旁。

车厢内,长孙无忌安安稳稳的坐着,看着房俊登车,心底不可抑制的涌起一股欣赏的情绪。

按照正常逻辑,两人如今互为敌对、仇隙甚深,房俊完全没有必要理会自己,更没有理由登上自己的马车。

可房俊偏偏就这么做了,足以见得此人心中的大局观极为出色,已经看到了未来有可能发生的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形势。

与之相比,自己的儿子们却是差得远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6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