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三十七章极力说服】

【第四百三十七章极力说服】

火炉上的山泉水咕嘟咕嘟沸腾,白色的蒸汽从壶盖溢出,长乐公主纤手将水壶提起,将开水注入茶壶之中,翠绿的茶叶在沸水之中翻滚浮沉,一股馥郁的茶香在山间清冷的空气中氤氲开来,沁人心脾。

洗了一遍茶叶,再次注入开水,长乐公主亲手给斟了两杯茶,用两根春葱也似的玉指将其中一杯推到房俊面前,另一杯则自己拈起,凑在唇边轻轻呷了一口。

姿态优雅,宁静恬和。

房俊也呷了一口茶水,滚烫的茶水入腹,口齿之间残留着茶叶香气,略微品味,回甘香醇,再看面前佳人如玉、清丽秀美,似乎一腔烦恼也一瞬间尽付东流。

“绿茶性寒,殿下久居道观常年吃素,肠胃孱弱体质虚寒,不宜多饮,还是应当饮用红茶为好,滋体养胃,大有益处。只是如今红茶的技艺尚需琢磨,产出的红茶尚未臻达理想的境界,有些可惜。”

长乐公主垂眸不语。

她喜欢用膳之后稍微隔一段时间,便沏上一壶茶慢斟浅饮,享受这种空灵通透的境界。

两人对坐,一时无言。

半晌,喝了几杯茶,长乐公主才问道:“所以你今日前来,是想要本宫去劝阻父皇么?”

房俊放下茶杯,注视着长乐公主清理的俏脸,点头道:“如今能够劝阻陛下的,唯有殿下而已。”

长乐公主玉指婆娑着茶杯,沉吟片刻,才轻声说道:“本宫虽然认为太子哥哥乃是诸君最适合的人选,但是你知道的,本宫素来不愿意牵扯进争储之事当中。父皇若是苛责太子哥哥,本宫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可若是父皇全盘考量谁更适合担任储君,本宫不想管……手心手背都是肉,左右为难。再者说,父皇如今口含天宪、富有四海,又如何能够听得进去一个小女子之言呢?”

房俊道:“殿下身为公主,身负皇族血脉,纵然不欲干涉,然而又岂能置身事外呢?坤至柔而动也刚,至静而德方,后得主而有常,含万物而化光。坤道其顺乎。承天而时行。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长乐公主将手里的茶杯往茶几上顿了顿,凤目清冷,玉容严肃,哼了一声道:“大胆!这等话语也敢当着本宫的面说出,就不怕回头本宫禀明父皇,砍了你的脑袋?”

她虽是女子,却自幼饱读诗书,较之等闲的学子亦是不遑多让,更何况房俊这句话乃是出自学子必读之典籍《易传》?

这句话本身深含哲理,修善的人家必然有多的吉庆,作恶的人家必多祸殃,乃是教人为善和睦的道理。

然而这段话的下一句,却是“臣弑其君,子弑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臣弑君、子弑父,这些人世间罪恶之事,绝非注定发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切都是点点滴滴的累积,直至最终方才爆发出来。

之所以令长乐公主恼火的原因,是房俊在这话里隐含的意味:你爹当年就是杀兄弑弟、逼父退位才得了这江山,本就得位不正,如今若是再废长立幼,岂不是将这项耻辱的传统予以肯定?

子孙后代有样学样,手足相残、兄弟阋于墙,将是李唐皇族的传承。

“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房俊跪坐在那里,一双黑亮的眼眸盯着面前清丽娇靥,唇角微微挑起,声音低沉磁性:“殿下舍得?”

“腾”的一下,长乐公主白玉也似的俏脸升起两朵红云,衬着她不着脂粉的面容、一袭道袍的风姿,愈发清艳绝伦。

长乐公主芳心儿颤了颤,秀眸圆瞪,嗔道:“放肆!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本宫说这等浑话!”

见房俊一脸玩世不恭的笑意,便意识到自己在他面前实则并无多少威严,气势顿时一弱,眸光游移,不敢直视,低声道:“往后勿要再说这等轻薄话儿,只会让我看轻了去,也勿要时不时的跑来见我,免得被人嚼舌根,一旦传入父皇耳朵里,有的你好受。前几天被父皇撞见那一次,父皇可是至今仍未释怀,再有一次,免不得扒了你的皮。”

她无法否认自己对于房俊的好感,哪怕明知历法不可逾越,所以曾可以疏远躲避,却也发觉自己在对方死缠烂打的攻势下并不能保持太多自矜,若是这番话已经近乎于哀求。

若是换了旁的男子,或许她可以放开礼教束缚来一会飞蛾扑火,只在乎瞬间绚烂不在乎天长地久,但是面对自己姊妹的男人,她放不开……

房俊却已经是心满意足。

他清楚长乐公主是怎样清冷孤傲、外柔内刚的性格,若是当真无情,此刻必然已经愤然离席,下令逐客,怎会是这般软弱无奈的小女儿态?

这样一位秀外慧中、蕙质兰心的女子,要循序而渐进,绝对不能唐突佳人,激起对方的逆反心理。

轻咳一声,房俊正色道:“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千百年前,先贤便已经明白了这样的道理,为何如今陛下却反其道而行之呢?一意孤行,乃是取祸之道。殿下身负皇族血脉,或许可以对储位之争置身事外,却绝难摆脱由此而来的漩涡激流。所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坐视陛下倒行逆施,将来牵累的便是整个皇族,殿下于心何忍?”

故人有些话说得云山雾罩,很喜欢将世间事务的发展用一个哲理归纳起来,然后引为经典,奉为圭臬,教诲世人。

年少之时,人们往往不以为然,所谓时移世易、事物时刻都在变化之中,焉能用千百年前的哲理来归纳今日之事?但是等到稍有阅历,见识了世事浮沉、沧桑变化,便会懂得有些哲理之所以存在,之所以能够延续几千年,必然有它的精辟之处。

对于世事变幻、人情世故,咱们老祖宗的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

长乐公主恢复清冷,睫毛低垂,轻声道:“本宫明日回宫,会去劝阻父皇,只是父皇的脾性你也知道,怕是难以奏效。”

房俊道:“陛下性情刚烈,表面上从谏如流,实则没有谁的劝谏能够真正打动他。不过我们要做的便是奋不顾身的予以规劝,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陛下认识到身边的人都不赞成他那么去做。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陛下英明神武,终会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倒行逆施、不得人心,定会予以改过。”

长乐公主沉吟不语。

在她看来,如今帝国强盛繁花锦绣,众正盈朝国力充足,只需按着既定的策略发展下去,必定横扫四夷称霸天下,将来到底是谁当皇帝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在乎到底谁是储君,但她不能坐视由易储而引发的皇族手足相残,更不能眼看着太子失去储位最后落得一个阖家灭门的下场。

她轻轻颔首,道:“既然如此,房驸马便先请回吧。”

房俊啧啧嘴,无赖道:“茶水还没喝够呢,再者说,殿下难道不应备下午膳,略尽地主之谊,招待微臣?”

长乐公主秀眉微蹙,不悦道:“本宫避居于此,克俭清修,每日里唯有早晚两顿素斋,晌午并不用膳,房驸马还是尽快离去吧。此间虽然尽皆本宫的亲信,却难保其中便没有父皇的耳目,一旦房驸马在此恋栈不去、胡搅蛮缠的消息传到父皇耳中,恐怕就不仅仅是打破额头那么简单了。”

房俊知她外柔内刚,不敢无赖过甚,只得施礼道:“那微臣便先行离去,静候殿下佳音。”

长乐公主轻轻“嗯”了一声,眼皮都未抬一下。

房俊只得起身退走,虽然碰了一鼻子灰,心情却是不错,脚步轻快……

耳畔房俊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口,长乐公主才抬起头,透过窗子看着房俊挺拔的背影走出院子,直去山门。

不由得怅然若失,抬眸看着已然阳光灿烂的天空,幽幽的叹了口气。(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