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三十九章联盟破裂】

【第四百三十九章联盟破裂】

此刻去追究到底是谁参与到取消晋王圈禁令这件事当中,已经毫无意义。太子是房俊的靠山,房俊亦是太子的柱石,两者相辅相成,一旦有人意欲对太子的地位产生觊觎之心,甚至已经开始有所动作,这绝对是太子和房俊所不能容忍的。

李绩抬眼望了望窗外,灿烂的阳光被窗前栽植的几颗高大的树木阻挡,泛黄的叶片将阳光切割得支离破碎,斑驳的光影透射在窗台上、茶几上,幽幽叹息一声,道:“所以啊,这就是吾一直并不热衷于朝政的原因。”

人性趋利,阴暗深邃。

萧瑀亦附和道:“君子富,好行其德,小人富,以适其力。渊深而鱼生之,山深而兽往之,人富而仁义附焉。富者得执益彰,失执则客无所之,以而不乐。”

这段话出自《货殖列传》,原本是用来形容财富的,此间借以隐喻,说的当然是权力的共性。

人心不足,蛇欲吞象,有些人见到关陇贵族势弱,认为可以一战而定之,便开始考虑到击溃关陇贵族之后的权力分配。毫无疑问,一旦关陇贵族彻底崩颓,受益最大的便是太子一系,房俊更是水涨船高,大权在握。

所以那些人便开始谋划将晋王李治抬出来,届时关陇尚有“余孽”,再加上这些人群起拥护,立即可以与太子一系分庭抗礼,甚至运作得当,进而可以谋求储君之位,那么他们这些人便又成为了从龙之臣,生生世世荣华不尽。

不可谓不深谋远虑,只是太过自私了一些,完全没有将帝国的利益考量在内,更小瞧了太子一系。

果不其然,才刚刚有所动作,便已经被房俊察觉。

或许房俊并不会采取什么报复或者警告的措施,毕竟眼下打压关陇贵族才是重中之重,但是从此之后想要再结盟,却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就导致了只要太子未被废黜,能够顺利登基,那么将来无论是山东世家亦或是江南士族都不可能真正成为太子信任的力量,必定加以制衡,激烈的朝政仍然将会延续到未来。

即便是晋王成功争储,登基之后最信任仰仗的依旧是关陇贵族……

这令李绩有些颓然,但是心底也有一丝幸灾乐祸的快慰——你们自私自利,谋算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呢?

鸡飞蛋打,两败俱伤。

执壶斟茶,李绩轻叹着道:“稍后,还是要宋国公去劝一劝房俊,他那个脾气若是脑火起来不依不饶,只怕吾等尽皆成为笑话。”

说的自然是有人意欲运作晋王取消圈禁一事。

事实上,这些人到底是谁几乎就是明摆着,被关陇贵族压制了这么多年,无论山东世家还是江南士族,能够进入中枢的官员少之又少,而能够在陛下面前谏言取消晋王圈禁令的,更是绝无仅有。

左右也不过是那几位名扬天下的大儒……

旁人或许还能顾忌他们的文名,可房俊是谁?那棒槌恼火起来,才不会管你什么大儒什么学士,饱以一顿老拳便足以将那几人颜面扫地,连带着他李绩也面上无光。

你这边积极运作多方联合,意欲对抗关陇,结果未等联合成立呢,你们内部居然先因为争权夺利而闹了内讧……

萧瑀却摇摇头,拒绝道:“何故让老夫前去?那小子是个棒槌,哪怕听了老夫一句劝,也必定没有什么好话,老夫吃饱了撑的?”

李绩无语,无奈道:“他是萧家的女婿啊,自然宋国公出面更合适。”

萧瑀哼了一声,道:“女婿又有甚用?便是自家儿子有些时候也说不得骂不得,谁能似赵国公那般威严无比,让自己儿子死,自己儿子就去死?不过话说回来,令嫒不是与杜家小郎和离了么?依我说啊,干脆也送入房家,被房二做个妾算了,你两家本就是世交,再来个亲上加亲,关系更深一步,岂非皆大欢喜?”

李绩将茶壶往茶几上一顿,恼火道:“好好的说这话是何道理?不过是让你前去跟房俊谈谈,劝他不要小题大做而已,何必这般搪塞。”

“嘿!”

萧瑀也不爽了,反驳道:“什么叫小题大做?人家房二与太子互为一体,威胁太子的储君之位便是跟房俊过不去,你这都跑去人家背后点火了,依着房俊的脾气岂能善罢甘休?这个当口谁上门去劝说,谁就等着吃排头吧,老夫可没有那份威望能让他心悦诚服、有苦往肚子里咽。”

李绩也没辙:“难不成就放任不管?那小子必定会采取措施阻止晋王的圈禁令取消,说不定昨夜入宫就已经向陛下狠狠的参了一本,若是他觉得尚不保险,干脆在对他怀疑的背后动手脚的人展开报复,那可就了不得了!”

眼下山东世家与江南士族联合,乃是大势所趋。

江南士族要借重山东世家的底蕴,争取在朝堂之上有所作为,而山东世家则眼馋江南士族因海贸带来的巨利,从囤积田地的传统当中挣脱出来,染指并不熟悉的海贸,两股势力各取所取、相互成就。

可房俊这个人若是安稳的时候知书达礼、提携后进,颇有贤者之风,可一旦发起疯来,那可是敢单枪匹马跟关陇贵族对着干的愣头青!

这几年朝中时不时的发生暗杀之事,虽然大多数时候最终都认定与房俊无关,但是房俊手底下的力量足以支撑他对于意欲铲除的目标施行雷霆万钧的打击!

火器便是出自房俊之手,天底下再也无人能够在火器的运用上超过房俊,单只一项,他便可以随意的对任何目标展开肆无忌惮的狙杀。

丘行恭那等凶残暴戾之徒,如今出入府中都要戒备森严,更何况是区区几个玩弄笔杆子、手底下无一兵一卒的所谓大儒?

一旦这几个大儒有什么三长两短,联盟之事只怕立时告吹。

这就是动了所有人的利益,两股势力岂能干休?明面上或许没有几个敢于跟房俊算账,但是暗地里的手脚必定不消停,又将是一场潜流激荡的巨大变故,整个朝局亦会随之受到影响。

李绩不是个多事的人,最讨厌这种明争暗斗,想一想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头痛不已。

萧瑀也头痛,让他自己去登门劝说房俊,那是绝对不愿意的。

那小子就是个棒槌,根本不懂得什么尊老爱幼,心情畅快的时候礼贤下士,即便是街边的贩夫走卒、七旬老农亦能聊到一起,可犯起倔脾气来,即便是李二陛下也敢当面硬怼!

这件事本就是那些背后搞小动作的人不地道,房俊那厮指不定如何恼火呢,自己难道要送上门去给他劈头盖脸的贬损一顿?

但他也知道此事重大,只得说道:“若是懋功你亲自登门,那老夫可以做一个陪客,想要让老夫自己去受那小子诘难,门儿都没有!”

见到萧瑀耍赖,李绩也没辙,无奈道:“你乃堂堂宋国公,南梁贵胄、帝皇血脉,更是朝廷柱石、两朝元老,怎地对那房俊如避蛇蝎?传扬出去,简直让天下人耻笑!”

萧瑀不吃这一套,冷哼道:“什么南梁贵胄、帝皇血脉,再也休提,不过是亡国之人罢了。那厮发起性子来连亲王都敢打,老夫又算得了什么?”

李绩只得说道:“那行吧,咱俩一起联袂登门,想来那小子总归要给咱们一些脸面。”

“事不宜迟,那小子办事素来干脆利落,若是去的晚了,怕是他已经出手。”

萧瑀提醒。

李绩深以为然,当下收拾一番,便要与萧瑀一同出城前往书院拜会房俊。

一出门,却见到内侍总管王德正好从马车上下来,见到二人,呵呵一笑,上前施礼,恭声道:“陛下召二位为宰辅,入宫觐见。”(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