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四十章裂土封王】

【第四百四十章裂土封王】

神龙殿。

暑期已过,初秋降临,秋老虎的威力肆虐关中,李二陛下即便是坐在阴凉的御书房内,依旧觉得燥热难当。

身上穿了一件薄薄的丝绸常服,松了松衣领,灌了一口凉茶,这才稍微清凉一些。

在他面前,李绩、萧瑀跪坐在地席之上,低眉垂眼,神态恭谨。

有内侍端着托盘入内,将两只玉碗放在二人面前,晶莹的玉碗,盛着颜色厚重的冰镇酸梅汤。

两人端起碗,一口气将碗中的酸梅汤喝了,将空碗放回内侍举着的托盘,一起向李二陛下道:“多谢陛下!”

李二陛下摆摆手,内侍赶紧退出。

他来到席间,一撩衣袍跪坐在二人对面,略微沉吟了一下,开门见山道:“今日将二位请来,是有一事想要征询二位的意见。”

李绩与萧瑀互视一眼,齐声道:“陛下但说无妨,微臣洗耳恭听。”

李二陛下又扯了扯领口,刚刚的清凉转瞬之间荡然无存,一股燥热再一次在体内升起,令他有些烦躁……

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有大臣觐见,劝朕取消晋王的圈禁之令,朕尚在犹豫,一时之间难以抉择。二位皆是朝廷柱石、朕之肱骨,不知对此有何见解?毋须顾虑,直言无妨。”

两人心中微微一沉。

果不其然,先前的猜测已经得到了认证,房俊是绝对不可能进谏取消晋王的圈禁之令的,毕竟先前正是因为与关陇贵族走的太近,晋王才被李二陛下圈禁起来,房俊有怎能自找麻烦,使得太子的储君之位受到威胁?

论起受宠程度,所有的皇子加起来也比不过“稚奴”……

二人沉默,良久无言。

李绩为人谨慎,事不关己便远远躲开,此刻无论赞同取消晋王的圈禁令,亦或是反对,都会得罪无数人。萧瑀年轻的时候锐气逼人,敢说敢做,但是如今年事渐高也开始求稳,逐渐圆滑世故,更不愿意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

李二陛下扫了两人一眼,便叹了口气,道:“朕如今亦是为难,晋王乃朕之嫡子,文德皇后去得早,他自幼孤苦跟在朕身边一手抚养,焉能狠下心将其圈禁一生,一辈子都在宫墙围廊之中沉沦消磨?可是一旦将晋王放出,又难免有那些心怀叵测之辈生出觊觎之心……朕当真难做啊。”

他这边唉声叹气,愁容满面,李绩与萧瑀却是心里鄙夷。

谁不知道唯一能够动摇太子储君之位的便是晋王?更何况晋王有前车之鉴,被关陇贵族簇拥着意欲争储,不管主动亦或是被动,其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只要放出晋王,这就相当于一个再也明确不过的讯号,所有反对太子的人必将趋之若鹜,簇拥晋王另立山头……

还有什么好纠结的?

若是不想易储,那就干脆将晋王圈禁着,别说什么舔犊情深、不忍相见这样的话,与社稷稳定、江山传承相比,区区亲情又算得了什么?

很显然,李二陛下如今已经再一次动了易储的心思,只不过掣肘太多,影响也太过深远,一时之间尚未下定决心而已。

李绩与萧瑀心里沉重。

他们两个不愿见到太子将房俊倚为心腹、言听计从,待到将来登基之后大权独揽,可也不愿眼下见到已经濒临崩溃的关陇贵族借由晋王之势再次复起,使得朝局愈发混乱。

人到了一定的地位,总归会有几分理想与追求,而不是单纯的追逐权力与财富。只要太子地位稳固,与房俊的结盟达成便会击溃关陇贵族,使得这个把持朝政、垄断政治资源多年的势力崩溃,他们本身可以到手的利益便足够可观,没必要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而卷入储位争夺之中。

李绩想了想,试探着说道:“陛下爱惜晋王之心,臣等感同身受,只不过陛下之担忧,也确实很有必要。晋王固然聪慧,然到底年幼,一旦开府建牙,势必同那些居心叵测之辈打交道,万一受其蛊惑,被其利用,则有损天家亲情,致使陛下为难。”

李二陛下蹙着眉,瞅着李绩,冷冷道:“那么依英国公之见,是继续将晋王圈禁,永远不要放出来?”

这么回答当然不行,晋王便是李二陛下的心头肉,他自己如何处置他是他的事,可旁人若是谏言苛待晋王,势必要被李二陛下记恨在心。

李绩自然犯下此等错误,淡定道:“当然不行!当初晋王犯错,陛下予以惩戒,责令其圈禁,才是奖惩分明、君王之道。但是说到底,晋王所犯之错只是一时受人蒙蔽蛊惑,并未有什么实质的后果,圈禁了这么长的时间也足以令其警醒,受到教训,这便足矣,焉能为了那么点错误便圈禁一辈子?”

李二陛下依旧面色不善,盯着李绩,问道:“那你的意思……是等着朕殡天之后,太子登上皇位,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再将晋王放出来?”

这话还是不能给予肯定。

皇帝殡天那得是什么时候?若说二三十年之后,晋王难道就一直这个关着几十年?与李二陛下的初衷不符。可若说三两年,忍一忍就过去了……恐怕李二陛下愈发恼怒。

你在诅咒朕已是将死之人么?!

一旁的萧瑀都替李绩捏了把汗,李二陛下今日明显情绪有些不大对头,暴戾而苛刻,回答稍有不慎便会将其激怒。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开口替李绩承担皇帝陛下之怒火的……

低眉垂眼,肃立一旁,一声不吭。

好在李绩也不是白给的,连忙说道:“那自然不行!微臣已经说过,既然对晋王殿下的错误已经施以惩戒,那就应当取消其圈禁。只不过未免晋王殿下受到有些人的蛊惑迷惑,从而使得天家亲情受到损害,陛下何必效仿当初的吴王殿下,在天下择取一地,册封晋王为其国王,子孙世代繁衍生息,永为大唐藩属?”

李二陛下:“……”

萧瑀:“……”

娘咧!

这个徐懋功平素看上去蔫儿吧唧是个实诚人,却不想原来耍弄起手段来,居然也能这般灵活变通!

李二陛下显然完全没想过这个办法,捋着胡子有些意动,又问萧瑀:“宋国公以为如何?”

萧瑀忙道:“启禀陛下,英国公当真是老成谋国之士,微臣认为可行。”

你不就是不想你的儿子们委屈么?认为晋王的才能若是一辈子就只是当一个富贵贤王,便埋没了他的能力?

您也别总惦记着储君之位了,毕竟若是晋王上台,太子恐怕落得难以善终,说到底您也是父亲,总不能为了一个儿子的才华能力得以彰显,便一手将另一个儿子逼上死路吧?

您觉得晋王有君王之姿,没问题,给他一块领地,往他自立为王就是个!

当初吴王在朝中威望颇著,不知多少前隋旧臣都心向吴王,意欲辅助吴王争夺王位,结果将吴王派往新罗,自立为王,完美了解决了兄弟相残之危局,足以成为最佳的解决方案!

李二陛下沉思半晌,缓缓问道:“若是当真如此……那么二位认为何地可以作为晋王的建国之所?”

李绩道:“晋王殿下乃是陛下嫡子,血脉尊贵、地位尊崇,自然不能是化为贫瘠不毛之地。原本若是东征得胜,高句丽的广大地域足以配得上晋王殿下,只是高句丽地处辽东,常年苦寒,不够富庶。而今天下,配得上晋王殿下的地方,或许只有一处……”

他与萧瑀对视一眼,两人齐声道:“安南!”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陷入沉思。

安南远隔海外,距离长安数万里之遥,陆路几乎断绝,全凭海路与大唐交通,实在是太远,他有些不忍。不过安南气候湿润、雨水丰沛,良田万顷、海域辽阔,如今完全处于安南都护府的控制之下,近两年有大批的难民乘坐海船前往安南谋生,使得安南汉人数量激增,几乎与大唐国内无异。

这样一个丰饶富庶之地,倒是配得上晋王的身份。

尤其是安南地处海南,交通不便,想要长久统治难上加难,若有晋王一脉坐镇为王,与大唐同出一脉同气连枝,就等于将这一块土地长久的归纳入大唐的版图之内,生生世世皆为大唐之国土。

李绩的这个谏言,实在是一举数得。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