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五十六章身不由己】

【第四百五十六章身不由己】

李承乾坐在椅子上,笑容憨厚的看着面前的幼弟,温言道:“你我兄弟一奶同胞,为兄岂能眼见着您被囚禁于这方寸天地之间,有若折翼之雀鸟一般彷徨无助、哀怨凄苦?求父皇赦免你的过错,乃是为兄之本分,否则母后在天之灵,亦会谴责孤冷血寡情。但是你自己得知道,父皇赦免了你的过错,却不代表你自己就没有了过错,过错依旧在那里,只不过无论父皇还是孤,都不愿于你过多计较而已,但是你自己却不能忘了自己错在哪儿,以免重蹈覆辙。”

李治的面容僵硬下来。

他没料到素来软弱宽厚的太子,居然当面将事情摆开亮明,丝毫不留余地……

即便李治自幼聪慧、心机玲珑,此刻也难免尴尬。

说到底,储君之位是兄长的,自贞观元年至今位居太子之位十余年,早已承继宗庙、昭告天下。结果先是魏王对储君之位虎视眈眈,百般手段将太子折磨得苦不堪言,如今魏王熄了争储之心,自己这个幼弟有亟不可待的跳出来,展示出觊觎之心……

想要从人家的手里抢东西,却还要做出一副“理所应当”的神情,如今的晋王殿下的脸皮、心机都尚未修炼至这等地步。

见到幼弟脸上的尴尬神色,李承乾言语愈发和缓,缓缓说道:“这江山是父皇打下来的,你是孤的兄弟,亦是父皇的嫡子,自然有资格争夺储君之位。但为兄要说的是,你我兄弟之间的竞争,要把持底线,万勿不择手段!无论最终储君之位谁属,咱们依旧还是血脉相连的手足,万不可被外人指使摆布,做下悔之不及的蠢事。”

他语气和缓,但这话的意思却有些重。

李治面色难看,忍不住道:“太子之言,不知所指何人?”

李承乾挑了挑眉毛,淡然道:“你自己心知肚明,何须再问?”

李治脸色沉下来,反唇相讥道:“赵国公乃你我之舅父,母后的嫡亲兄长,当年他们被赶出家门,是舅父悉心照料母后,方才有母后嫁给父皇之日。更何况若非舅父誓死追随父皇,血战玄武门下,隐太子与齐王的子嗣之下场,便是你我之归宿。何以时至今日,太子却妄言诋毁舅父,将其视为只知贪图富贵权力之辈?”

李承乾愕然,反问道:“你是这么想的?”

李治道:“不然呢?”

李承乾的目光有些失望,淡淡道:“孤不知你到底是因为要倚重赵国公,所以才出言为其辩护,亦或是心中当真如此想法。孤只想要问你,当年父皇血战玄武门,不仅仅只有赵国公一人与他并肩作战!孤知道你会说父皇之所以能够占据长安、肃清关中,将隐太子的势力连根清除皆是依赖关陇贵族的力量……但是你必须看清楚,纵然没有赵国公,关陇贵族依旧会站在父皇的身后,他们已经被隐太子与山东世家逼到了绝境,若不能支持父皇反败为胜,他们数代积累之权力富贵皆将付诸东流!他们不是为了父皇,他们为的只是他们自己!”

说实话,他有些失望。

身在朝堂,意欲追逐储位,那就必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无可厚非。

但是不管你表现上如何笼络各方势力,自己心里却不能不看透这一切的本质,谁是可以利用的,谁是需要团结的,而谁又是必须小心提防的。

聪明伶俐的稚奴,怎地连着这一点都看不清楚?

李治却有些不忿,反驳道:“说又不是为了自己呢?满朝文武,整日里将忠心挂在嘴上,真正愿意为父皇舍了命的怕是也没谁。舅父被太子视作揽权之祸患,可在小弟看来,房俊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李承乾摇头,问道:“那你说说,房俊会否为了帮孤稳住储君之位,便谋害你的性命?”

李治想了想,道:“大抵……并不会。”

他对房俊的感情很是特殊。

曾几何时,他甚至将房俊视为自己的榜样、偶像,每次听闻房俊将长安城中某一位纨绔给揍得哭爹喊娘,他都大为兴奋,敬仰之情不可遏止。及至房俊南征北讨立下赫赫战功,更是令他高山仰止,恨不能取而代之,也能够率领水师横行七海、带领麾下兵出白道!

他羡慕兕子与房俊的亲近,那是一种纯粹的亲人之间的亲近,几乎不含有一丝一毫的利益因素,可至始至终房俊却对他似乎总是抱有一丝成见,不肯与他剖开心迹,坦诚相对。

自己之所以激怒父皇被圈禁起来,其中大抵便有房俊的缘故,所以他一度恨得咬牙切齿。

但是说句公道话,房俊的品德素来为他所敬重,这人虽然被人称作棒槌,甚至一度被称为长安一害,但是他刚烈正气、义薄云天,对亲人有情,对朋友有义,对属下有恩,人品有口皆碑。

李承乾盯着李治的眼睛,沉声问道:“那么你认为,一旦有机会,赵国公会否蛊惑你害了孤的性命?”

“……”

李治心底一颤,下意识的错开目光。

谁人不知长孙无忌口蜜腹剑、阴险狠毒?这人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最好诠释,这些年来倒在长孙无忌手底下的朝廷官员、封疆大吏不知有多少,但凡犯在他手里,谁都没有好下场。

当年玄武门之后父皇大获全胜,诛尽隐太子与齐王阖府上下之后,父皇本来意欲收敛刀兵、适可而止,却是长孙无忌极力谏言要斩草除根,亲自带兵将皇族上上下下又血洗了一通。

不知有多少原本并未掺和到玄武门当中的皇族、将领,被长孙无忌秉持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理念一一斩杀,整个关中哀鸿遍野血流满地。

虽然李治并未亲见,可他用脚想也明白长孙无忌此举也不仅仅是帮助父皇稳固皇位,更多的还是铲除异己,为了给关陇贵族们争夺更多的利益,却让父皇平白背上一个暴利嗜杀的罪名,千年之后怕是也无法洗脱……

对于太子的问题,长孙无忌会否趁机害了太子的性命……这还需要想吗?

那肯定会啊!

李治与李承乾目光对视,坚定道:“兄长放心,弟弟非是心狠手辣之辈,之所以与你争夺储位,是因为小弟觉得以兄长之性情,实在不适合做皇帝,而小弟可以比兄长做得更好。但是无论如何,你我皆是手足兄弟,不管是谁都不能离间你我兄弟之情分,谁若是想让小弟坐下那等禽兽不如之事,绝无可能!”

他是这么说的,也的确就是想的。

这储君之位原本就是太子的,自己只是觉得太子并不适合做一国之君,既然如此何必自己来呢?总归不能让父皇打下来的江山基业最终日落西山、日暮穷途。

可若是以残害手足之性命来达到这个目的,那他绝不为之。

李承乾苦笑摇头,轻叹道:“为兄相信你的话,咱们兄弟之间兄友弟恭,岂能做出这等事?但是稚奴你固然聪慧,却从未涉足朝堂,想法未免天真了一些。有些时候,当你被逼到一个境地,所做的选择很难出自你的本心,你会被身边的人裹挟着走上一条你根本不敢去想象的道路。”

顿了一顿,他说出一句几乎大逆不道的话语:“你以为当年父皇就当真想要在玄武门下殊死一搏、逆而篡取么?事实是,无论父皇怎么想,在那个情况下,他都只能挺身而出,浴血奋战,不仅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吾等兄弟子嗣,也是为了那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天策府将士。”

李治默然。

他明白这个道理,当年就算父皇不愿意发动玄武门政变,他麾下的谋士武将们也定然会将他推动着走上那条路。

因为就算父皇愿意一死以全手足之情义,那些谋士武将也不肯。

你李二与李建成、李元吉是兄弟,不欲杀伐,可我们不能跟着您一起死啊!

李承乾叹了口气,起身,道:“为兄言尽于此,你自己好自为之。”

言罢,迈步出了正堂,离开了晋王府。

只留下李治一个人坐在堂中,面色阴晴不定,心中思虑起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