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六十章询问隐秘】

【第四百六十章询问隐秘】

李元景勃然变色,怒道:“大胆!吾乃堂堂亲王,陛下手足!汝居然敢口出恶言,诬陷本王也就罢了,尚要离间天家骨肉,实乃狼子野心,罪不容诛!这就速速与本王前去陛下面前,定你死罪!”

他这番发作须眉倒竖,倒也有几分气势。

王福来吓得差点尿裤子,自己不过是请房俊喝顿酒拉拢一下关系,您这位王爷不请自来也就罢了,反倒咄咄逼人。这房二也是棒槌,人家好歹是亲王,你就让着几分还能怎的?非得寸步不让。

娘咧!

在咱的地头又是谋反篡逆、又是离间天家骨肉的,哪一桩罪名那都得是牵连甚广的大案要案,这是要我的命啊……

“噗通”一声,王福来跪在李元景脚前,伸手拽住李元景的衣袍,涕泗横流道:“王爷饶命!房少保不过是一时戏言,您又何必当真?你此番去见陛下,老奴死无葬身之地矣!”

这等捅破天的罪名,最后的真伪尚且不去考虑,他这个莫名其妙被席卷其中的太监必然没活路。

李元景本就是装模作样的装一装气势,岂会当真去李二陛下面前告状?借着王福来这么一拽的功夫,便收住了脚步,正欲说点场面话,便见到房俊指着王福来说道:“你怕什么?这种事敢去陛下面前告状,咱俩死不死某不知道,他荆王殿下怕是休想囫囵着回来。”

李元景顿时一僵。

他自己这点心思旁人或许尚未察觉,但李二陛下岂能一无所知?好几次都差一点就将此事揭露,只不过李二陛下因为玄武门之变的缘故,不欲再次沾染兄弟的鲜血,背负杀兄弑弟的骂名,所以权当看不见,对他不理不睬。

然而此番若是闹到李二陛下面前,事情便兜不住了,一位皇室亲王,一位朝廷大臣,将谋反篡逆之事挂在嘴上,李二陛下势必要做出一个决断,给予一个交代。

一边是他这个居心叵测的兄弟,一边是忠心耿耿功勋赫赫的宠臣……这还需要选么?

顿时便走也不是,站也不是。

王福来亦是心思灵透之辈,房俊这么一说,他脑子一转便明白过来,但也不能当真有恃无恐的大咧咧起身,得将这出戏演下去,给李元景一个台阶下。

“房少保您就当可怜可怜老奴,可别再说了!王爷,王爷您大人大量,不过酒席之间戏言而已,何必当真呢?老奴求求您,咱们接着喝酒,这事儿就算了吧,不然老奴这条狗命难保!”

李元景只得转过神来,坐在凳子上,轻轻踢了王福来一脚,骂道:“你这老奴滚远点,鼻涕眼泪的糊了本王一身,当真恶心!”

“是是是,老奴滚远,王爷您息怒!”

王福来赶紧一骨碌爬起来,殷勤的给二人斟酒。

这就喝得自然没滋没味……

李元景郁闷得快要吐血。一直以来,房俊舍他而去这件事,都令他视为胸中块垒,只要每每思之便食不知味夜不安寝,即恼怒于房俊疏远自己甚至反目作对,更嗟叹于若房俊依旧如以前那般对自己言听计从,自己如今多了这么一个军政两方都拥有集中分量的拥趸,成事的几率将成倍提升。

他始终想不明白,当年自己对于愚钝木讷的房俊始终未曾流露厌恶轻视之态,甚至为了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昧着良心与其亲近,却到底是哪个环节没有做好,使得这小子陡然之间便分道扬镳,形容陌路?

非但是房俊自己,如今连带着薛万彻也与自己渐行渐远,自己给身在辽东带兵的薛万彻去信,三封才回了一封,而且时间间隔三个月……

若是这两人依旧在自己麾下,李元景估计自己做梦都能笑醒,如今却不得不看着这两人愈发风生水起大权在握,自己却沾不得半点光。

最最令他难受的是,之所以发生这一切他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完全不知自己错在哪儿!

人世间的懊悔愤懑,大抵莫过于此……

眼下令他更后悔的是,他刚才为何不抬脚就走,而是鬼使神差的坐下来?看着面前这张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嚣张至极的黑脸,李元景心里堵得发狠,重重一拍桌子,也不顾什么皇家威仪了,起身便走。

王福来愣愣的看着李元景的身影到了门口,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跳起来追上去,将这位爷恭送出去……

房俊只是坐着喊了一嗓子:“恭送王爷……”连屁股都未抬一下,安坐如山。

待到王福来回来,坐在凳子上长长的吁出口气,苦着脸道:“你说说这位荆王殿下,自己不请自来也就罢了,还吹胡子瞪眼的,谁欠着他了?房少保您也别怪奴婢多嘴,到底那也是陛下的亲兄弟,一品亲王,体面上的事情总归是要讲究几分,否则这般不留情面的怼过去,吃亏的搞不好还得是您。”

房俊不以为然,抿了一口酒,吃着麂子肉,随意道:“你呀,并不了解这位王爷的性情,典型的欺软怕硬,你若是敬着他,他越是蹬鼻子上脸,反过来你不给他好脸色,他却往往敬你是条汉子,不敢胡来。这世上有些人就是如此,得寸进尺不知进退,就懒得搭理他。”

“呵呵……”

王福来笑容僵硬,心说您老人家是真的硬气,作为李二陛下最年长的兄弟,荆王李元景在朝中的威望还是可以的,最起码也要顾忌这位宗室亲王的面子,谁敢说出房俊这样的话语?

当然,由此也可见房俊的地位的确非同一般。

心里笼络谄媚之意更甚……

没了旁人,两人愈发自然惬意,房俊丝毫不摆架子,屡屡劝酒,王福来一心奉承,自然酒到杯干,他的酒量与房俊相去甚远,没一会儿便面红耳赤酒气上涌,话题渐渐宽松开。

得了一个机会,房俊状似随意的问道:“某初次前来这九成宫,可有何不能轻易涉足之地,还望总监告知,免得行差踏错,悔之不及。”

王福来打了个酒嗝,竖起一根手指:“若非房少保问起,奴婢本不打算提及的。在大宝殿后面不远,有一处丹霄殿,以前曾是先帝修仙问道之所,丹霄殿北侧有一道金飚门,乃是九成宫唯一封禁之处,有玄甲禁卫看守,任何人非得圣谕不可进入,房少保若是行至该处,还是要避之为好。至于金飚门内情形究竟如何,房少保莫要为难老奴,即便您问了,老奴也不敢说。”

房俊心中一跳,面上却并无异色,亲自给王福来斟了一杯酒,转而问道:“陛下昨日前来九成宫,须臾便回,不知都去了何处宫殿?”

王福来不知他此言实为查探,随口道:“正是去了这金飚门,不过老奴亦不知为何,陛下进入没有一炷香的时间,便匆匆而来匆匆而返,到底所谓何故,无从得知。”

房俊心中了然。

虽然并不能肯定,但是依据记忆之中唐朝史书对李二陛下的描述,这个时间段里,这位皇帝陛下正一门心思的琢磨着长生不老,豢养了不少道士提炼长生药,时常服食,以求长生。

联系到公里给他传递出来的信息,很显然李二陛下大抵是最近服食丹药出了岔子,所以导致性情暴戾急躁,昨日赶来九成宫,想必亦是因为向炼丹的道士寻求解决之道。

而随后返回太极宫,便将王德痛打一顿,估计也是并未得到解决弹药问题的方法,故而心情不爽……

房俊浓眉蹙起,忧心忡忡。

历史上,对于李二陛下最终死去的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有人说是遭受高句丽方面的暗箭,受创严重而死,但更多学者却偏向于服食丹药导所致,“服胡僧药,遂致暴疾不救”。

想起这件事,房俊立即又想起曾在太极宫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天竺番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