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六十二章夫妻掮客】

【第四百六十二章夫妻掮客】

这话倒是不假,武媚娘的姐姐武顺娘嫁给了贺兰家,这贺兰僧伽与贺兰楚石、贺兰越石俱是贺兰家的子弟,七拐八绕的和他也算得上是亲戚。

宗法社会的构架之中,以血缘为纽带,但凡能够攀得上的亲戚,都是需要去维护的关系。

宗族、戚族,便是这世上最最牢靠的两种关系。

房俊本来也没打算跟贺兰僧伽计较,倒不是他多么大度,而是一旦自己与贺兰僧伽有所冲突,势不可免的会被外界误以为自己与房陵公主有什么牵扯,这是他极力去避免的。

论娇媚如水,房陵公主不及武顺娘;论身份尊贵,又不及善德女王……自己就算再是饥不择食,也不会跟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有所牵扯。

当下便颔首道:“殿下多虑了,微臣岂是那等狭隘之心胸?那日之事,微臣绝没有放在心上,回头就给忘了。”

贺兰僧伽依旧臭着脸,好似房俊欠了他一百贯也似,又哼了一声。

房俊瞥了他一眼,心里腻歪,面上却不显,只是觉得李二陛下是不是老糊涂了,怎地给房陵公主寻了这么一个驸马?

简直就是在拉低李唐皇室的人品平均线,虽然李唐皇族素来没什么人品可言……

房陵公主也觉得贺兰僧伽有些过分,自己舍皮舍脸的来给你擦屁股,你反倒是一副委屈吧啦的神情,简直不知所谓!

可说到底这也是自己的驸马,是好是坏也只能受着,以她的名声若是再和离一回,大抵也只能孤独终老的,没人敢再娶她……

便笑着说道:“房少保宽宏大量,朝野上下有口皆碑,实乃当世一等一的人物,本宫仰慕不尽。既然有了你这句话,那以往的嫌隙尽皆过去,咱们往后一概不论,只论交情,如何?”

房俊颔首道:“好说,好说。”

我跟你们有个甚的交情?若非看在长乐公主与你交好的份儿上,话都懒得跟你多说!

房陵公主松了口气,连连给贺兰僧伽使眼色。

如今的房俊早已是朝廷柱石,手掌兵权简在帝心,更是太子极其倚重的左膀右臂,眼下虽然仕途有所踟躇,但长远的成就却不可限量。她如今之前依仗李二陛下的宠爱胡作非为,使得这份圣眷渐渐消磨殆尽,若是不为将来仔细铺垫一番,待到太子登基之时,自己这个大唐公主只怕就要投闲置散,泯然众人……

太子再是仁厚,又岂能对自己这个姑姑多加关注?

偏偏贺兰僧伽这个死鬼,不知吃了什么药听了旁人几句撺掇,便不知死的挑衅房俊,得知魏府喜宴上的事情之后,房陵公主恨不得拎刀子给这个蠢货来个透心凉!

你自己作死不要紧,可你别拖累我啊!

所以当得知房俊携着高阳公主前来九成宫小住,立即拽着不情不愿的贺兰僧伽前来赔礼道歉。

贺兰僧伽一脸不屑,他自然懂得房陵公主的心思,可在他看来房俊使得那么多的关陇子弟致残,又一再破坏关陇的好事,那些个关陇贵族门势必不会放过他,凶猛的报复必然在酝酿之中。

这些年来关陇贵族们只要是想干的事儿,就没有干不成的,何况是区区一个房俊?

明知这厮将来必定倒霉,此刻却要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贺兰僧伽觉得低不下这个头。

更何况不少人都在私底下传说房陵公主与房俊有染,前两年更是时不时的跑去房家在骊山的农庄,甚至就连长乐公主与房俊的私情,都是房陵公主给撮合的,姑侄二人共侍一夫,当为千古佳话……

屁的佳话!

男人谁受得了这个?!但他确实害怕房陵公主,被拿捏得死死的,根本不敢违抗她的意思……

只能沉着脸,闷声道:“既然都是误会,那么说开了就没事,房二你也不必担心,吾不会找你麻烦。”

房陵公主眼皮子挑了挑,愈发觉得皇兄给自己张罗的这个驸马,大抵是从田间地头捡回来的……

你还想要找人家房俊的麻烦?

真是奇蠢如猪,不可救药。

房俊也咧嘴笑了起来:“那可就要多谢贺兰驸马了,之前小侄还惶惶不可终日,今日得了您这话,晚上睡觉都踏实。”

贺兰僧伽嘿的一声,扬起下巴,傲然道:“某顶天立地,一口唾沫一个钉,岂能言而无信?不过话说回来,那天在魏府,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怼得某下不来台,这件事你总得给我一个交待。”

房俊咧开嘴,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哦?贺兰驸马居然还想要一个交待……那您不妨说说,到底想要个什么交待?”

很显然,这位其实并不是个白痴,只不过是在关陇贵族的光环笼罩之下幸福得太久了,自以为天底下任何人都得在关陇面前低声下气矮三分,却浑然不知今时不同往日,根本未曾感受到关陇贵族早已是日薄西山、江河日下。

房陵公主目光闪动,看着气势十足的贺兰僧伽,再看看一脸笑意的房俊,心底忽然一动。

她与贺兰僧伽不同,贺兰僧伽是因为根本进入不到关陇贵族的核心圈子,所以对于如今关陇的态势拿捏不准,而她则是根本接触不到朝堂上的高层动向,与贺兰僧伽一样以为关陇依旧是关陇,还是以往那个兴一国灭一国的强悍势力,所以贺兰僧伽此刻携带着关陇贵族之威势,再加上她这个皇族公主、陛下亲妹妹,两个人的分量或许足以压住房俊一头。

若是趁机从房俊这里讨得什么好处,那可就赚大发了……

她干脆闭上嘴巴一言不发,由着贺兰僧伽在这里自由发挥……

贺兰僧伽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上身倚在椅背上,指点江山道:“很简单,城南房家湾码头紧扼关中水运之咽喉,规模庞杂干系重大,房二郎你又早已赚的盆满钵满懒得去管,只是让一个小妾日常料理事务,简直糊涂透顶!如此要害之码头,一旦有所疏忽就会影响整个关中的商业运转,连带着朝廷的赋税也被迫减少,这是何等大事?你将码头的份子交出来一半,某替你管理!若你答允,咱们以往的过节便既往不咎,往后亲密合作,就是一家人!”

房俊差点笑出声来。

居然惦记着房家湾码头?

谁特么给你的勇气!

他可以确认,这人或许不是个白痴,但绝对是个浑人,心里一点数儿都没有的那一种。

所以他偏过头,看着房陵公主,笑问道:“这也是殿下的意思?”

房陵公主略微沉吟。

说实话,她也觉得贺兰僧伽这个条件有些过分,谁不知道房家纵然有万千生意,可房家湾码头却是房家所有产业的支柱?为了开辟这个码头,房俊投入亿万,疏浚河道修建码头组建商队,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

可也正因如此,房家湾码头才能够成为所有人都觊觎着的一块肥肉。

一半的份子是绝对不敢想的,可哪怕只有一成,那可是无数的财富,就算事后必须分润给其他关陇贵族们,落在口袋里的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当一回掮客,让房俊让出利益消除了他与关陇贵族们之间的仇隙……

房陵公主信念电转,尽管她也知道房俊绝对不好惹,可心底里还是留有一丝奢望,沉吟着道:“房少保之前害得十几位关陇子弟致残,关陇贵族们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当然,本宫知道房少保前程远大,也不会就怕了谁,可这般仇怨若是不能化解,岂非牵绊了房少保的上进之路?本宫可是听闻,这次正是关陇贵族们发力,陛下才暂停了您的兵部尚书职务……虽然官复原职乃是迟早之事,却也拖延了房少保您的上进之路。冤家宜解不宜结,何不趁此机会,化干戈为玉帛呢?若是房少保答允,本宫愿意从中牵线搭桥。”

“呵呵……”

房俊这次当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就凭你?还牵线搭桥?

他只是现在还未弄明白,这当真是关陇贵族交给贺兰僧伽的任务,亦或只单纯是这两口子异想天开狮子大开口……

动机不同,予以应对的方法自然也会不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