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七十四章秋收下】

【第四百七十四章秋收下】

那司农寺官员满脸潮红、神情激动:“陛下,出来了!亩产出来了!”

窦靖心头火起,看着这个自己属下的官吏,暗骂一声没出息,恨不得上去一脚踹翻,咬着牙喝道:“陛下面前,慌慌张张成何体统?到底亩产多少?速速道来!”

那官吏丝毫没感觉出自家长官的怒火,抹了一把脸,手上的泥土将脸上染得一道儿一道儿,然后竖起三根手指,扯着嗓子叫道:“三石!三石啊陛下!”

四周瞬间死一般寂静。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一脸不可置信。

关中素来乃是产量之地,京畿附近八水环绕土壤肥沃,有史以来便是天下一等一的高产地区。可即便是最好的年景,平均亩产也仅仅是一石多一点,从未曾打到过一石半。

如今这片玉米地的产量居然达到了三石?!

就算这是房俊一手侍弄的田地,精心料理技术优良,不可能天下尽皆效仿,可即便是腰斩一半,那也有一石半啊!

尤为重要的是,这片玉米地只是山坡之地,相对贫瘠并非是最好的良田,岂不是说若天下各处的下等田地种植玉米,都能够有一石以上的产量?

那可是天大的喜事!

不过李二陛下到底是皇帝,九五至尊的涵养非是小吏之流可堪比拟,虽然心潮起伏,面上却依旧淡定如初,捋着胡须,手指着山脚下靠近溪水的那一块上等良田,道:“速速去将那块地收割了,算出产量,禀报于朕!”

“喏!”

这回没等官吏说话,窦靖已经仰着脖子应了一声,几十岁的人了腿脚飞快,带着人便往山脚下那块田冲了过去。

如此高产,那可是天大的事!就算是人家房俊一手料理出来的,可他身为司农卿便天然的可以享受这份殊荣,重赏房俊乃是应有之义,他这个主官天下农业的司农卿自然也能分一杯羹。

这等功绩,决不能被别人抢走!

……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对面前依旧保持弯腰施礼姿态的二人说道:“都起来吧,陪朕过去看一看。”

“喏!”

两人急忙起身,陪在李二陛下身后,走进玉米地。

房俊走了几步,发觉似乎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回头,便见到一张熟悉的脸庞,两人目光对视,那人尴尬一笑,抬手施礼道:“下官新丰令李义府,拜见房少保。”

房俊奇道:“李兄何时调任新丰?”

之前李义府还是万年令,却不知何时调去了新丰担任县令。这虽然都是县令,但品阶地位却大不相同,万年、长安两县的县令乃是高配,正五品的官阶,连办公衙门都与京兆府一墙之隔,政治地位毋庸置疑。

新丰却是关中一个小县,紧邻渭水,毗邻骊山,房俊这一片农庄的土地就隶属于新丰治下,只不过由于当初皇帝将其赐给房俊成为私田,所以才从新丰治下划出。

虽然新丰也地近京畿,但是政治地位却绝对不可与万年、长安同日而语,万年令变成新丰令,这可是妥妥的降了不止一级……

李义府苦笑道:“正是这两个月的事情,房少保贵人事忙,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微末之事。”

心里发堵,还不是拜你所赐?

当初咱自荐门下甘愿做牛做马,您看不上咱,只得去选一条大腿死死抱着以便作为朝中奥援,结果选中了晋王李治,没几天的功夫晋王李治便被李二陛下圈禁起来,似咱这等小虾米,自然也是树倒猢狲散。

遭受打压乃是必然。

最后非但没能再进一步,反而被贬斥排挤出京,由万年令成了新丰令……

他今日也是受到了消息,说是房俊从海外弄回来的玉米今日收割,所以便起了个大早带人赶来。说到底这农庄也是在新丰地界之内,他这个新丰令虽然无权管辖,但是新式作物收割的时候到场见证,也足以说明自己勤于政务。

再者,也想趁机跟房俊修复一下关系,怎么也曾有过一段渊源,自己追上门去甘为犬马、任凭驱策,总有一丝希望吧?

结果到了山下,才发现所有上山的道路都已经被右屯卫的兵卒给死死封锁,任他说破嘴皮子也不放行。

好在正巧李二陛下带着禁卫前来骊山,对他这个曾经的万年令还有一点印象,将他交到面前亲自询问,得知他是前来观摩新式作物的收割,若效果不错明年便在新丰境内大力推行,觉得是个尽心办事的好官,便带着他一同上来了……

房俊自然看得懂李义府苦涩笑容背后的那一抹幽怨。

然而他并未有多少同情,想的却是这人曾经拜在晋王门下,因为晋王被圈禁而遭受打压,现如今晋王解除了圈禁令,想来定会再将此人收归门下,且因为有了这一段“同病相怜”的经历,越发对李义府信任。

这人乃是历史之上大名鼎鼎的奸臣,但凡奸臣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心机深沉诡计多端乃是必备之条件,否则坏事没做几件就被干掉了,还如何当奸臣,如何青史留名?

这样一个人重归于晋王麾下,危害性实在太大。

毕竟关陇那班人虽然底蕴深厚,但是政务之上却能力不足,若有李义府给晋王出谋划策,晋王的战斗力怕是立即陡增……

想了想,房俊露出恍然之色,颔首道:“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咱们可是愈发离得近了,到底亦是老友一场,闲暇无事的时候便过来农庄走一走坐一坐,咱们也好叙叙旧,不必见外。”

李义府迟疑一下,只得点头道:“下官谨记,定然多多叨扰。”

心中却是叫苦不迭,这个房俊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想着投向他的时候,他对自己弃若敝履不屑一顾;如今自己跌落谷底,前两天恢复自由的晋王殿下送来了书信,说是重用于他,他都打算誓死效忠晋王了,结果房俊又来这么一出儿……

他心里并无多少正邪善恶之分,行事只看利益。

虽然晋王恢复自由,似乎也得到了陛下的某种承诺,最近很是轰轰烈类惹人眼目,但是说到底太子才是如今的储君,房俊这些人才是前途最好的那一方,晋王那边的风险太大。

一边是稳定的收益,一边是高风险高回报……这要怎么选?

这位房二郎总是给自己出难题……

人多眼杂,房俊自然不能多说,寥寥几句表达了自己拉拢的态度,也顺带着向周边的人展示了自己与李义府之间的良好关系,想必就算以后晋王将李义府拉拢过去,也必然心怀谨慎,不敢予以重用。

前头,李二陛下走到一堆玉米之前,俯身拾起一穗,掂了掂,入手沉甸甸的,仔细看了看,然后试着将苞衣一层层剥掉,露出里头晶莹如玉、排列整齐的玉米粒,闻了闻,一股子香甜的气息扑鼻而入,回头瞅着房俊问道:“此物可直接食用否?”

房俊上前,道:“自然可以,只是此物颇硬,生食之后肠胃难以消化,导致不适,还是熟食为佳。”

李二陛下嗯了一声,又捧着玉米棒子看了看,放到嘴边,张开嘴……

“父皇!不可!”

李泰急忙上前,予以制止。

开玩笑,这可是大唐皇帝,九五至尊真龙之体,若是因为误食东西而有何闪失,谁担待的起?

李二陛下略一犹豫,摆摆手,还是咬了一口。

这玉米都房俊看得比命还重要,平素这片田地护卫森严,等闲人连靠近都不行,可他就不信房俊自己没有偷偷吃过,便敢大言不馋的吹嘘什么此物即将成为天底下最重要的粮食,与稻米黍麦并列。

既然房俊肯定吃过,自己吃一口有什么打紧?

任何新生事物在面世之时,都会被天下人谨慎视之,轻易不敢接近。刚刚他已经得到了这玉米的产量,以后必将大规模推广天下,若是有自己亲口食用的消息传出去,对于推广的进度会有大大的推进作用。

连皇帝都敢吃,你们还怕什么?

牙齿咬破了薄薄的外皮,浓浓的浆水果肉瞬间进入口中,一股甘甜的滋味占据味蕾,李二陛下瞪着眼睛,狠狠点头,一边咀嚼着一边颔首赞道:“好吃!”(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