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章九锡之礼】

【第四百八十章九锡之礼】

李绩深感忧虑。

毕竟当年李二陛下便得位不正,靠着杀兄弑弟这等手段得了天下,若这种“逆而夺取”的戏码一代一代的继承下去,任何身负皇族血脉者皆可争夺皇位,整个宗祧承继的制度便会形同虚设,天下恐将从此不复安稳……

可惜啊,陛下一世英明,如今却在储位承继这件事上昏了头,听不得任何人的劝阻一意孤行。

也不知将来要如何收场……

长孙无忌面色阴沉,反驳道:“可天下人会如何想呢?他们没有见到太子亲手培植这些作物,自然而然便会认为这是太子在强功,一国之储君若是这般攫取功勋,岂能让天下人心服?”

萧瑀笑了笑,反问道:“那么依赵国公之见,此等震古烁今、堪比后稷之功勋,就只能是房俊一人为之,由他一人领受?”

长孙无忌腮帮子上的肌肉抽搐一下,沉吟未语。

这等功绩可不是一场胜仗可以比拟的,所谓开疆拓土在如此造福万民、足以福泽百世的功勋面前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如果不承认太子在其中的作用,那么功勋便要全数落在房俊头上,一个臣子得到这样的功勋,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奖励?

裂土封王亦不为过!

就算顾忌到关陇贵族的情绪,以及朝中有可能出现的反驳声音,最起码也要敕封一个开国公!

甚至于陛下最近正在绸缪准备的凌烟阁功勋画册,也得有房俊的一席之地……

若论天下最最仇恨房俊之人,非长孙无忌莫属。

此事为了阻止太子得到更大的威望,却要一手将房俊推上起政治生涯的有一个巅峰,他岂能甘愿?

可是权衡左右,太子威望骤升、地位稳固是他更不愿见到的,房俊一时得势固然令他难以接受,可一旦太子坐稳了储君之位,晋王争储无望,那才更是关陇贵族尤其是长孙家的末日。

长孙无忌咬了咬牙,慨然道:“某虽然不屑房俊之为人,但实事求是,此事之上房俊功不可没,恳请陛下予以嘉奖。”

李二陛下捋着胡须,淡然问道:“那么依照赵国公看来,应当如何嘉奖?”

这是他愿意看到的局面,不能刚刚将晋王抛出来争储,便遭遇到这等当头一棒;同时房俊是他衷心欣赏的臣子,之前屡次打压使得房俊一直未能取得与之功勋相匹配的地位与待遇,他自己也心中有愧。

既然打压房俊留给太子施恩的想法已经无法成行,那他自然愿意见到房俊加官晋爵。

长孙无忌一愣,没料到皇帝居然问他如何嘉奖房俊,这让他怎么回答?

只要想想房俊即将跃升为朝中有数的几位大佬之一,他就觉得简直是在心头扎了一刀啊,若还要让他亲口提请嘉奖房俊,更是生无可恋……

可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于太子威望骤升地位稳固,也顾不得与房俊之间的恩怨了,咬着后槽牙道:“此等功绩,足以敕封开国公!”

李二陛下颔首,又问李绩、萧瑀二人道:“两位爱卿以为如何?”

李绩与萧瑀互视一眼,都明白了此乃李二陛下之心意,虽然不敢太过违逆,却也硬着头皮说道:“房俊固然功勋显著,但太子参与此事一力掌总,事后却毫不提及,难免有失偏颇。恳请陛下赐予太子监国之权!”

李二陛下略作沉吟。

事实上,只要皇帝信得过太子,太子便天然的尚有监国之权力,但这种权力乃是出自于皇帝的授意,也就是说,皇帝让你监国你才可以,同时当朝中有大事,皇帝亦可以让别的重臣来监国。

可一旦赐予太子监国之权,那就意味着无论是皇帝御驾亲征、微服出巡亦或是病重不能治事,太子都将会自动拥有监国之权,而无需得到皇帝的授意。

这份权力实在是太重了!

长孙无忌感受到李二陛下的不满,以及频频暗示自己的目光,他自然不愿太子被赐予监国之权,正欲开口驳斥,忽然心中一动,出言道:“监国之权何等重要,焉能轻授?更何况嘉禾祥瑞一事主要的功臣乃是房俊,若太子得此重赏,某则谏言陛下敕封房俊为越国公,赐九锡!”

其余三人目瞪口呆。

娘咧!

赐九锡?!你可真敢说啊!

何为“九锡”?亦称“九赐”,是皇帝赐给诸侯、大臣有殊勋者的九种礼器,九种特赐用物分别是:车马、衣服、乐县、朱户、纳陛、虎贲、斧钺、弓矢、秬鬯……

“九锡”之礼,乃是封建王朝最高礼遇。

且不说房俊之功勋是否能够承担“九锡”之礼,看看历史上都曾有何人受过这等至高无上的礼遇吧,王莽受九锡,后篡汉立新;曹操受九锡,后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子更灭汉立魏;孙权被曹魏授予九锡,后叛离曹魏自立称帝建立东吴;司马懿、司马昭父子皆曾受曹魏之九锡,后取代曹魏建国号为晋;桓玄受九锡,后称帝建楚;南朝四朝开国皇帝刘裕、萧道成、萧衍、陈霸先都曾从前朝受九锡,然后转身便创立新朝……

但凡受九锡者,莫不是功高震主、不可一世之权臣,已然封无可封、赏无可赏,其中大部分不满足于现状,进而谋朝篡位、反噬旧主,对于前朝来说,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忠臣良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尤为重要的是,隋文帝杨坚受北周之九锡,而后立隋;高祖皇帝李渊受隋朝之九锡,而后建唐……

这哪里是赐予房俊至高无上之礼遇?

分明就是要捧杀啊!

一旦房俊鬼迷心窍被这等千古权臣之殊遇迷了心智,进而坦然受之,必将成为众矢之的,即便是以往对他言听计从视为肱骨的太子,也势必会心生忌惮产生隔阂。

李绩忙道:“万万不可!房俊固然功勋卓著不下后稷,但九赐之礼焉能轻授?必将导致朝野非议!只敕封其越国公之爵位足矣……也不妥,古之越国乃是越王之封底,岂能再授予房俊?还请陛下令择一地授之。”

越国之地那可是越王李贞的封地,再行封赏于房俊,你让越王怎么办?进而会导致整个皇族都对房俊仇视,这长孙无忌不愧是阴人,太坏了。

相对于萧瑀,李绩除去与房俊的联盟之外,更将其视若子侄,面对这等陷阱自然当仁不让予以铲除。而萧瑀对于房俊除了利用之心,倒也有几分欣赏,只是却全无姻亲之情感,故而一言不发,隔岸观火。

李二陛下自然懂得长孙无忌的心思,他想要扶持晋王一把与长子争储,却绝对不代表愿意见到房俊成为众矢之的,断了朝廷的这一根未来柱石,沉吟半晌,他才缓缓说道:“九赐之礼,非擎天保驾宗庙承继之功不得轻授,房俊固然功勋卓著,却尚不能受此等人臣之极致荣誉。至于越国公的爵位……便授予了吧,李贞那个逆子平素好逸恶劳、不务正业,朕对其很是恼怒,便在关中附近择取一地,封予李贞,也能离着朕近一些,朕管着他。”

李绩想了想,觉得越国之地乃是蛮夷荒野,比不得江北吴地的富庶繁华,更兼山越作乱百业凋敝,想必越王李贞也不大满意,此番能够得一处毗邻关中的富庶之地为封地,也算是意外之喜,不至于对房俊抢了他的地盘儿有所仇视,便颔首说道:“陛下乾纲独断,微臣并无异议。只不过太子殿下……要如何封赏?毕竟太子亦曾参与嘉禾培植之事,既不嘉奖亦不免礼,不仅对太子不公,更会令朝野上下升起不必要之误解,还请陛下三思。”

他如今是坚定的太子党羽,与做山观虎伺机夺利的萧瑀全然不同,自然要在维护房俊的同时,亦要维护太子的利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