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五章币制改革】

【第四百八十五章币制改革】

一个好汉三个帮,再是英明神武的皇帝想要成就一番事业,也不可能单打独斗,身边总归要有一些敏于时事、精于算计的优秀幕僚方可成事,何况是处于漩涡之中、四周皆敌的太子?

没有好的幕僚,在这等强敌环伺的环境里,休说顺利继承皇位,哪怕是全身而退都不可能。

相反,李承乾因为已经占据了大义名分,只要本身的能力在水准之上,有几个优秀幕僚傍身足以成就大业。

事实上李承乾在早前的表现是非常好的,可最终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一个下场,实在是与他身边这些理论大于实践、空有经史子集盖世名声,却无朝堂争斗之经验的老夫子们脱不开干系……

……

李承乾夫妇听房俊这么一说,顿时齐齐失色。

如今李二陛下就已经偏向稚奴,若是太子再犯了李二陛下的忌讳,使其心生隔阂,恐怕更会坚定李二陛下的易储之心。

哪怕付出再多的努力,也不可能逆转李二陛下的心思……

李承乾甚至差点脱口而出“于师误我”这样的话语,不过好歹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连忙拉住房俊的手臂,急切道:“好在有二郎指点,否则孤铸下大错矣!那依二郎之见,该当如何?”

房俊道:“殿下切记,但凡与兵权沾边,绝不可沾染,即便明年春天陛下御驾亲征,您顺利行使监国之权,也要向陛下明言,请求陛下亲自指派大臣统领番上军队、负责京畿防务,您绝不过问。”

李二陛下乃是一代雄主,最是自负骄傲,这样的人刚愎自用,绝对不会对于任何一个人委以全部信任,尤其是身为的储君的儿子。

越是雄才伟略之人,疑心便越重,想要取得他的信任就切勿沾染那些敏感的地方。

李承乾频频颔首,道:“孤晓得了!”

继而叹气道:“原本还想着选择一个衙门做出一点成绩给父皇看看,可哪里还有比左右候卫更加容易做出成绩的衙门呢?”

如今虽然从皇帝到政事堂皆未出台取消宵禁之法令,但是自中秋节至今,长安城的宵禁已经名存实亡,长安城这座当世第一雄城焕发出全新的光彩,商贾货殖昼夜不停的进出,使得整座城市愈发繁华,商税、厘金如潮水一般汇流至民部库房,宵禁的取缔已经势在必行。

汉胡杂处、人口的流动性倍增,使得长安城的治安形势每况愈下,单单依靠京兆府的力量已经不足以稳定京师治安,若是能够掌控左右候卫,加以整治约束,短期内是的长安城的治安上一个新台阶是很容易的事情。

如今却发现这等能够影响京畿安危的兵权绝对不能沾手,眼瞅着这等功绩无法染指,李承乾自然难掩失望……

房俊沉吟道:“事在人为,只要殿下意志坚定意欲做出成绩给陛下看,有何愁没有机会呢?”

李承乾忙问:“二郎有何见解?”

房俊想了想,道:“唐国公如今缠绵病榻,已经有多日未能去民部衙门料理部务,所有事务都由两位侍郎负责。朝中如今早已有人谏言另择有能力之人担任民部尚书职务,殿下何不主动请缨,前往民部主持大局?”

李承乾略带尴尬,苦笑道:“二郎有所不知,孤虽然自幼师从名家,但论起经史子集尚算不差,即便不如青雀,也相去不远。可是这术数之道,却实在是一窍不通,民部钱粮筹措、账簿核算,孤只要想想都头疼,又哪里能够做得出成绩?”

话音刚落,一旁一直闷声不吭的太子妃苏氏浅浅一笑,嗔怪的横了李承乾一眼,掩唇浅笑道:“殿下可算是当着真佛道无知了,您自己固然不通算术,但您面前这位可是普天之下少有的算术大家,即便李淳风那等人都甘拜下风,您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房俊忙道:“娘娘谬赞了,微臣愧不敢当。”

太子妃苏氏纤纤素手握着公筷给两人布菜,闻言轻笑:“房少保何必妄自菲薄?如今您的那本《数学》不仅成为书院的算学教材,更是被弘文馆、崇文馆、太史局的诸多算数大家推崇备至,一致认为乃是千古未有之奇书,已经臻达算学之巅峰,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李承乾抚掌大笑:“孤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二郎学究天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于格物算数之造诣更是震古烁今,有二郎相助,孤又何愁不能治理好民部?”

他执起酒壶,亲自给房俊斟满酒杯,举杯道:“还请二郎助我一臂之力!”

房俊忙举杯相和,说道:“微臣敢不竭尽全力、鞠躬尽瘁!”

李承乾亦道:“孤今日立誓,永不相负!”

一旁的太子妃苏氏也举起酒杯,清声道:“愿吾两家永结秦晋之好,生生世世,永不相负!”

这可比将蓝田郡主下嫁给房俊的儿子更重的承诺,有这个誓言在,只要李承乾能够顺利登基,就等同于房氏一门世世代代都是皇亲国戚,只要不造反,那就是荣华富贵,与国同休!

房俊心里不愿,大唐的公主的确作风成问题,原本房家就被高阳公主给坑了,幸亏房玄龄劳苦功高、福泽深厚,房家后代才没有被一竿子打死,渐渐的从低落处崛起。

可他依仗着穿越者的智慧逆天改命,避免了高阳公主的祸害,可谁知道往后自己的子孙不会被另一个高阳公主给推下深渊?

权力是柄双刃剑,离得近了固然好处多多,可一旦不慎伤了自己,那也是要命的……

可这个场合断然不允许他说出拒绝的话来,只能说道:“微臣誓死效忠殿下,永不相负!”

三人一起举杯,仰首喝干。

房俊唯恐太子妃苏氏再次提及联姻之事,便抢先说道:“殿下若入主民部,固然可在短时间内整肃一新,有所成效,但尚不足以令陛下刮目相看,所以不能循规蹈矩按部就班,而是要大开大合有所精进。”

李承乾虚心问道:“二郎有何见教?”

房俊道:“见教不敢当,只是陛下雄心壮志,焉能因为殿下理顺民部之事务便高看一眼呢?想要打动陛下,那就要干出一番震动天下的事业才行。如今大唐商业繁荣,连带着使得铸造之开元通宝已经不敷使用,天下各地缺钱严重。但是天下铜矿稀少,开采缓慢,跟不上钱币缺乏的速度,长此以往,必导致钱贵物贱,物价大跌,百姓之收入日趋减少,币制改革已经迫在眉睫,势在必行。先前微臣曾数次谏言陛下增铸金银币,流通天下以替代大额货币,此举可暂缓缺钱之虞。然而如何增铸,增铸多少,却需要掌握好一个极其严格的数量,否则一旦过量,便会使得钱币泛滥物价沸腾,其危害亦是极其深远。”

大唐商业发展太快,钱币铸造远远跟不上商业增长速度,长此以往危害甚大。如今黄金虽然可以流通,却从未有一个官方授予的兑换汇率,大多是民间依据情况自行商定,浮动很大。

而且白银根本不算是货币,民间交易哪怕是依旧采取原始的以物易物方式,也不接受白银交易,这就使得水师从海外掠夺而来的白银白白放置在仓库之中派不上用场。

大唐如今国势强盛,满天底下的掠夺黄金,拥有极高的黄金储备,这个时候退出黄金本位能够最大限度的掠夺全世界的财富,等到眼下这股飞速增长的经济形势渐渐稳定,大唐的经济规模足以威压全球,再废黜黄金本位推行信用货币,还能够再一次掠夺财富,完成原始积累,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强国,将各国的经济都操控在自己手中。

届时天下皆为唐钱,谁可匹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