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六章运筹帷幄】

【第四百八十六章运筹帷幄】

等到天下皆为唐钱,大唐便扼紧了天下经济之命脉,随随便便一次货币的调控,对于那些小国来说都不啻于一场毁天灭地的战争,数代甚至数十代积累的财富被掠夺一空,全国破产只是反掌之间……

而这一切,都要从大唐的货币改革开始,若是李承乾能够顺利入主民部,取得货币铸造的权力,正合时宜。

李承乾对于经济并没有太过精辟的见解,但是起码知道钱币数量应当于经济体量相当,否则无论钱多钱少,对于经济的危害都是很大的,眼下大唐经济正处于一个快速腾飞的阶段,每日里收取的商税便在不断的增长,若是不能及时改革币制,则很有可能白白错过这样千载难逢的机遇,致使无数人的努力付诸东流。

当即正色道:“既然如此,那孤明日便觐见父皇,争取掌管民部,取得铸币之权。”

若是币制改革能够从自己手里完成,促使大唐经济再上一个台阶,那可是天大的功勋,足以彪炳史册!

房俊又提了几个建议,并且叮嘱李承乾万勿急功近利,一旦取得陛下的允准,获得政事堂通过之后扺掌民部,尚要稳扎稳打,任用精于算数、擅长经济的人手推动币制改革,而非是任人唯私、倚重身边的亲信。

他不得不时刻给李承乾敲一敲警钟,李承乾身边那些人做起学问讨论起哲学来都称得上一代鸿儒,可到了具体事务上,却都是两眼一抹黑,毫无用处还乱出主意,搞不好大好局面就要付诸东流……

从东宫出来,已经玉兔东升,繁星满天。

房俊吐了一口气,在亲兵部曲簇拥之下翻身上马,沿着天街向东出了延喜门,再顺着永兴坊的坊墙一路向南到了崇仁坊,在坊卒的注目礼中进了坊门,回到房府。

府中尚未睡下,有家仆迎上来接过马缰,将战马牵去马厩,房俊则一路回了后宅。

沐浴更衣一番,来到堂中稍坐,武媚娘端着一壶热茶出来,询问是否要安排晚膳。

房俊摇摇头,道:“不用,已经在东宫用过膳了,殿下何在?”

武媚娘将茶壶放在茶几上,斟了一杯放在房俊手边,然后纤腰款款来到他身后,一双柔夷抚上他两侧太阳穴,手指微微用力按摩着,柔声道:“正在后宅侍候两位小祖宗呢,俩孩子随着爹爹从骊山回来,闹腾得厉害不肯睡觉。”

房俊问道:“父亲可曾睡下?”

武媚娘颔首道:“刚刚妾身与公主去给爹爹和母亲请安,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睡下。”

房家规矩并不严厉,到底不似齐州老家那边数代同堂处处讲究规矩,但高阳公主出嫁之时李二陛下叮嘱不可摆公主架子,要孝顺公婆,一应礼仪皆要与寻常人家等同,高阳公主始终记着,故而每日里昏晨定省从来不辍,连带着武媚娘与萧淑儿也每日早晚去给两位老人请安,即便是后来的金胜曼也同样如此。

想到金胜曼,房俊忍不住挠头,问道:“真德公主也睡下了?”

武媚娘道:“真德今日去了芙蓉园,傍晚派人回来说是今晚留宿在那边,据说是善德女王染了风寒,身子有些不爽利。”

“哦……”

房俊琢磨着抽个时间去探视一下,有一阵子没有前去善德女王那边了,毕竟曾有了肌肤之亲,心里也惦记着。

不过又想到两个儿子回来,有些坐不住,便拍拍武媚娘的手,道:“那我去后宅看看两个小子,正好我也有事要与公主商谈,你也一起过来,帮着参谋参谋。”

武媚娘眼眸流转,掩唇而笑:“妾身不过一介女流,焉能当得起‘参谋’这两个字?”

这个年代,“参预谋画”乃是军中主将身边幕僚的一项工作,可不是随意就能使用的。

房俊哈哈一笑,起身握住武媚娘的纤手,慨然道:“你武媚娘便是吾房二的军师,提点军机、参赞军事,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

“呦!这么会夸人,莫不是有求于我?”

武媚娘巧笑倩兮,容光焕发。

她性格最是刚强,也最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房俊显然是将她当作诸葛亮、张子房一般的人物,倚为臂助倍加信任,这令她愈发感到自己受到重视,心情不是一般的敞亮。

房俊握紧她的柔夷,上前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吻了一下,轻笑道:“那是自然,还望娘子多多体恤为夫,今夜能够施展浑身解数,曲意逢迎婉转承欢,让为夫享受一番那等曲径通幽之美。”

“哎呀!”

武媚娘娇靥似火,又羞又恼,将手挣脱出来握成拳头,轻轻锤了房俊肩膀两下,佯嗔道:“真是的,这么难听的话也说得出口?想必是最近去了那青楼楚馆,跟着那些粉头姐儿学坏了。”

房俊赶紧保证清白:“绝对没有!吾房二立身持正、正义凛然,况且家中娇妻美妾羡煞旁人,何苦去那等欢场逢场作戏?不仅最近没有,而且从未有过!天可怜见,整个长安城谁人不知吾房二就算去了那青楼楚馆,也多是喝酒打架,从来就没有机会会一会花魁,尝一尝胭脂?”

见到郎君一脸愤然惋惜之色,武媚娘不仅笑弯了腰。

如今长安城朝野上下都拿这事儿嘲笑房俊,说是这位长安第一纨绔就没有那青楼的风流命,每一次去青楼最后都落得一个大打出手的下场,根本没机会一亲芳泽。

甚至于几乎所有的青楼都将这位大才子列为“最不受欢迎的目标”,因为房二郎每一次莅临青楼,最后都发展成这家青楼的一场灾难,家居破败损失惨重还算小事,搞不好还得趟官司……

官员贵戚、市井坊间口口相传,几乎已经成了一桩笑柄。

只要想想如此一个权柄显赫、才华横溢的少年公子却没有机会到青楼亲近那些娇艳美貌才情绝世的花魁,武媚娘便忍不住感到好笑,简直太悲惨了。

房俊一看她的神情,便知道她心里想什么,脸色顿时黑下来,瞪了她一眼,不爽道:“居然敢嘲笑为夫?哼哼,等晚上为夫家法伺候!”

武媚娘眼眸流转,巧笑嫣然:“天大地大郎君最大,只要郎君舍得狠得下心,妾身逆来顺受便是。”

“嘿嘿!本狼君心狠得紧,到时候求饶也没用。”

“谁会求饶?郎君莫小瞧了妾身呢。”

“……行吧,说不过你,咱们晚上见真章!”

……

到了后宅,尚未进门便听到屋子里孩童的声音大呼小叫,伴着高阳公主不满的斥责声。

房俊推门而入,便见到高阳公主正站在堂中,一手叉腰一手举着根鸡毛掸子,娇小的身姿散发着蛮霸之气,嘴里娇叱道:“好啊你们两个,眼里没有老娘,无法无天了是吧?”

丫鬟们战战兢兢站在一旁,老大房菽跪在高阳公主面前,一张小脸儿皱成一团,话都说不利索:“娘……息怒,别打弟弟,是我的错。”

而在另一侧,老二房佑则对一切视若不见,浑然不知自己将要挨揍,正拽着一个小丫鬟的裙子,小丫鬟生怕将他弄得跌倒在地,只得矮下身子,却见房佑虎头虎脑的往她胸前拱,嘴里嚷嚷着:“奶……奶……”

房俊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见此情形差点跌个跟头。

这混账小子,才这么大点儿就展现一个优秀纨绔的潜质了?再看跪在高阳公主面前,仰着小脸儿一副“要打打我别打弟弟”模样的老大,心里顿时哀叹一声。

那位蓝田郡主一看就是聪明伶俐的角色,自家老大这般憨厚,将来若是成了亲那岂不是要被死死的压着?

屋子里的丫鬟见到房俊与武媚娘走进来,连忙敛裾施礼。

房俊走进去,见到高阳公主回头来看他,忙问道:“这大半夜的,殿下发得哪门子火?”(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