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章有女待嫁】

【第五百章有女待嫁】

尽管王德所言在理,但李二陛下却有些不以为然。

他最讨厌什么经验缺乏之类的话语,谁天生就有经验?想他当年纵横长安一介纨绔,平素惹是生非好勇斗狠,不也是十九岁便鼓动先皇造反,然后册封敦煌郡公、右领军大都督,统帅右三军,起兵鏖战天下,而后攻入长安,兴唐灭隋?

能力,是要看天赋的。

有些人仿佛生而知之,哪怕从未从事过某一领域,却也能够一瞬间便爆发出绚烂的光彩,无人能出其右;有些人则天性愚钝,哪怕你让他在某一个位置上坐一辈子,照样一塌糊涂。

不过这也只是他一个念头罢了,可不可行尚需深入思量、多方权衡……

换个话题,李二陛下饮着茶水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此天道之大经也。婚丧嫁娶、生儿育女,亦是人伦之道,眼下秋收开始,用不了几日便尽皆储粮入仓,天下百姓尽皆悠闲度日,眼瞅着便到了婚配之季节,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某这心里便火烧火燎。”

王德一听,试探着道:“陛下是在忧心长乐殿下的婚事?这个却是急不得,长乐殿下性情娴熟,秀外慧中,却也外柔内刚,极富主见,经历过一场失意的婚配,怕是对于未来夫婿更为挑剔,总归是得她自己顺眼才行,否则若是陛下强行婚配,怕是要伤了长乐殿下的心。”

李二陛下瞪了他一眼,不满道:“你这老奴,讨好长乐也就罢了,居然也敢反驳于朕?”

王德了解李二陛下的性情,知道他只是佯怒,腆着脸赔笑道:“瞧陛下说的,老奴是个阉人,一生无儿无女,老家的侄子们也来往不多,生分得紧。倒是跟随了陛下二十几年,陛下的几个子女都是老奴从小看着长大的,固然不敢说视如己出之类的混账话,但也真心实意盼望着他们好。长乐殿下外表温婉,实则刚强,巾帼不让须眉,殿下还是由着她一些的好。”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嘀咕道:“由着她?若当真由着她,怕是指不定哪天就得跟那个棒槌搅合到一起,把老子活生生气死。”

顿了一顿,又叹了口气,道:“其实长乐也还好,毕竟是和离之身,再嫁的话早一些迟一些也都无妨,可兕子眼瞅着就过了及笄之年,却始终未能有如意之郎君,朕实在是焦急不堪。”

自古以来,女子及笄便要婚配,哪怕兕子因为身体的缘故不宜成亲,那也得寻一户人家将婚事定下来,过得两年身子渐渐大好,即刻成婚。

皇帝家的闺女若是熬成了老姑娘,岂非成为天下笑柄?

王德眼观鼻,鼻观心,一声不敢吭。

偏偏李二陛下不如他之愿,喝了口茶水,问道:“你这老奴时常在京中办事,对于各家勋贵也都知根知底,你来说说,可有合适的小郎君,可以般配朕的闺女?”

王德吓了一跳,忙道:“老奴愚钝,不敢妄言。”

开玩笑,这话他敢胡说么?

今儿说了,明儿就得传到晋阳公主耳朵里,那位小公主可不似长乐公主那般温婉贤惠,必定寻着自己找麻烦。

单单晋王公主也就罢了,小公主固然有些刁蛮,却天性纯良,未必能将他这个“进谗言”的老太监如何,可万一晋阳公主向房俊告上一状……

王德激灵灵打个冷颤,他可是知道房俊对晋阳公主简直宠得没边儿,但有所求无所不从,简直比自己亲妹子、亲闺女都要惯着,若是自己明知晋阳公主身子不适合成亲依旧在李二陛下面前胡说八道,房俊那棒槌说不得就能对自己饱以老拳……

李二陛下愈发不满,手指敲了敲茶几,愠怒道:“让你说你就说,当着朕的面又何须忌讳?”

王德差点冒汗,苦着脸道:“陛下,在老奴看来,晋阳殿下钟灵毓秀、仿若谪仙再世,这人世间的男子没有一个能配得上她。陛下非要老奴说,老奴害怕只能胡说一通,自己却过不去自己的良心……陛下,求您别为难老奴了吧。”

“嘿!你这老奴倒是逢迎拍马的功夫渐长啊。”

李二陛下哭笑不得,只得摇摇头,不再理会王德,慢悠悠的喝着茶,眯着眼琢磨着心事。

王德见到他不再询问,偷偷松了口气。

也不禁暗自嘀咕:陛下今儿这是怎么了,句句都问得让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时维九月,秋意渐浓。

从书院山门而入,沿着青石铺就的道路一直向山上走着,便可见道路两侧的树木已经渐渐枯黄,今日无风,却依旧有叶脉断落的枯叶从树枝上脱落,飘飘悠悠落在地上,厚厚一层。

时不时可见路旁沟壑之中有清澈的山泉流淌而过,汩汩之声清晰可闻。

有凉亭、奇石错落布置与山林之间,不少学子宽袍博带端坐其中,手捧书本朗朗有声。

魏王李泰在前,房俊稍稍落后半步,后面有数位亲兵禁卫跟随,一路沿着山路缓缓向上。

秋高气爽,落叶枯黄,山林间景色幽雅,房舍楼宇错落相间,更有学子诵读之声,书院氛围格外浓郁。

迎面走过的几位学子恭恭敬敬的弯腰施礼,然后避让一旁,李泰迈着步子,微笑着颔首致意,回头对房俊说道:“当真是一个读书的好所在,若非如今本王矢志大唐之教育事业,誓要将县学想学开遍大唐的每一个府县,还真想在这书院之内择一处幽静院落,闭门读书陶冶情操。”

这话还真不是矫情,李二陛下诸子各个人中豪杰,但是论到爱读书,非魏王李泰莫属,文学造诣也是他最高。

房俊便笑道:“这好办,待到殿下自江南回转京师之后,不妨充当一任国学博士,在书院当中任教,赫赫皇子、教书育人,想必千百年后亦是一段佳话。”

李泰颇为意动,想了想,问道:“当真可以?”

房俊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道:“微臣向陛下谏言创立这座书院之初衷,便是因为如今儒家独尊、百家衰颓,不知多少先贤所开创之学识渐渐失传,此乃吾汉家儿女切齿之痛也。再者殿下也可见到,一味的推崇经史子集,从忽略算学格物这等自然学科,而算学、格物等等学科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船舶建造、楼台建设、火炮铸造,哪一项离得开算学、格物?只因非是儒家精髓,便弃之一旁不闻不问,长此以往必将导致自然科学沉疴难返、彻底沉沦,必将成为华夏之遗祸!”

李泰连连点头,深表赞同。

在此之前,他也对算学、格物等学科嗤之以鼻、弃若敝履,认为大丈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都得从经史子集先贤哲者的著作当中学习手段,寻找答案,至于那些个奇淫技巧,不过是末学小道而已。

但是当房俊将一堆沙子烧成了晶莹剔透的玻璃,将乱七八糟的东西参杂在一起就成了威力无穷开山裂石的火药,甚至以往千金难求的精钢如今在房家铁厂夜以继日的生产出来……这些都让李泰深感震撼。

不仅仅是他,更多当世学者也对此展开了浓厚的兴趣,更认识到这些“末学小道”的深奥之处,足以探寻宇宙之本源。

这是一股就算儒家倾力打压也压不住的潮流,甚至于就在儒家内部,也渐渐有了质疑儒家一家独大、不如百家争鸣的分歧。

两人正边走边聊,前方许敬宗矮胖的身形出现,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近前,气喘吁吁的给李泰施礼:“微臣见过魏王殿下。”

李泰微微颔首,笑道:“许主簿不过是管着书院的钱粮补给,何时也需要你亲自上阵,教导书院学子?别的不说,朝廷制度是要按劳所得,这俸禄却是要领双份才行。”

许敬宗眼睛一亮,忙道:“殿下英明!”

房俊瞅着他这副见钱眼开的嘴脸就无语,没好气道:“寻个地方,本官有几句话要叮嘱于你。”

许敬宗四下一看,指着半山腰处一座凉亭,道:“那里可近观昆明池,远眺长安城,秋风送爽天高云淡,不若前去稍坐如何?”(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