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六章老三婚事】

【第五百零六章老三婚事】

房俊出了皇宫,径直回到房府,南下在即,得尽快与高阳公主商议一下才成,至于到底能否让李二陛下允准晋阳公主与长乐公主一同南下,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结果回到府中,便见到父亲母亲与高阳公主、武媚娘都坐在正堂。

房俊入内,径自入座,奇道:“这是商量什么事情呢?”

卢氏便道:“三郎与卢家早已定下亲事,却迟迟未能成婚,这回卢家人自范阳入京,亲自到府上来拜会,提及成婚一事,咱们便商议一下,是否应当在今年冬天便完婚。”

当初荆王李元景欲与房家联姻,被房俊说动房玄龄予以婉拒,仓促之下只能说是已经与卢家早有婚约,以此作为借口搪塞过去,惹得李元景很是不满。

好在事后与卢家提及此事,卢家很是给面子,当即答允了这门婚事,毕竟卢氏乃是卢家嫡女,如今再与房家接亲,那更是亲上加亲,两家的关系愈发亲近。况且房家那个时候蒸蒸日上,于情于理,卢家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提起这门婚事,房俊不由得想起了那位神童卢照邻,便问房玄龄道:“父亲,卢照邻还在骊山的学堂里上学么?”

房玄龄捋着胡须,满意道:“那孩子年岁最小,但悟性最高,气格遒古、筋骨卓异,不出意外的话,此吾之相如也!”

言下之意,不仅对卢照邻相当满意,甚至以西汉之时的大文学家司马相如相提并论,可见的确赋有殷望。

房俊并不意外。

后世将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四人成为“唐初四杰”,杜甫曾赞誉此四人之成就,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而在此四人当中,一代文豪、手掌大权的杨炯曾说“愧在卢前,耻于王后”,可见对卢照邻之推崇备至。

只是这人仕途失意、上期受病痛折磨,最后自投颖水而死,实乃悲剧……

房俊便道:“此子聪慧,只是性格也相对固执了一些,不太懂的变通,父亲当加以教诲,令其懂得迂回取舍之道,否则太过耿直,难以在仕途之上走得长久,终究要吃大亏。”

房玄龄对卢照邻、狄仁杰等学生的性情非常了解,他觉得卢照邻的才情远在狄仁杰之上,但论起为人处世却相差甚远,日后成就怕是也要受此拖累,及不上狄仁杰,所以对于房俊的话深以为然,但嘴上却说道:“老夫教学生,难道还要你这个棒槌来教?没规矩!”

房俊讪讪而笑,不敢接话。

高阳公主也武媚娘相视而笑,都觉得有趣,在外头横行霸道恣意妄为的房俊,也只有在父母面前才温驯得如同羊羔一般,那种落差让人忍俊不禁。

卢氏则喜滋滋道:“你这老头子,二郎说得乃是正理,何故训他?既然是范阳卢氏的嫡子,家学渊源,那定然是个读书的胚子。再说那是自家人,自然应当多费些心思,教导好了将来有出息,咱们房家也能沾光不是?”

娘家子弟有出息,能够得到丈夫与二儿子的认同,这自然是一件大好事。

再者说,姻亲便是至亲,那卢照邻可是要规规矩矩的称呼自己一生姑母的,将来有了出息,也能为自己的子女多加庇护,岂不是大好事?

房玄龄哼了一声,拈起茶水喝了一口,没接话。

老夫老妻的,自然了解自己妻子的脾气,顺着她一些自然天下太平,若是反驳于她戗了毛儿,准定没完没了。

老婆子发起脾气来,他服……

卢氏见到房玄龄虽然神情不忿,却低头认同,心里愈发欢喜,便询问房俊:“二郎你对成亲这件事怎么看?”

房俊道:“这等事母亲拿主意就好,何须问我?再者说了,这桩婚事早已铁板钉钉,绝无反悔之余地,所差只是早晚而已。只是有一样,若是今天冬天成婚,还得将日子尽量往后一些,最好是定在年后,毕竟此番与魏王一同南下,实不知几时能够回京,若是时间太过仓促,儿子恐怕赶不上。”

自家兄弟的婚事,他这个做兄长的自然要大操大办,若是到时候赶不回来,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至于老三房遗则是否对婚期有什么想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有他发言的余地呢?

且不说这是唐朝,就算是在后世,有卢氏这样一个强势霸道的母亲,你也别想在婚事上什么都做主……

卢氏便说道:“那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婚礼事宜让媚娘帮我就可以。”

如今卢氏极为得意武媚娘,儿子这个小妾虽然不是正妻,却颇有大家风范,而且强势利落、能力极强,府中大小事务,卢氏都愿意与武媚娘商量着来,甚至于数次想着将来将府中大权尽皆交付于武媚娘掌管……

武媚娘乖巧道:“儿媳自会配合母亲,将婚事张罗得妥妥帖帖,还请父亲、二郎放心便是。”

一旁的高阳公主浑不在意,这种琐碎事她最是没耐烦了,非但没有一丝一毫地位堪忧的担心,反而庆幸有了武媚娘这样一个帮手,一应事务都交给武媚娘处理就好,绝对不会出岔子,她自己则优哉游哉……

大事定下,卢氏这才想起询问房俊:“你这个时候不在书院里待着,也不筹备南下事宜,跑回来做什么?”

房俊略一犹豫,便将晋阳公主意欲随同南下一事说了。

这种事非是什么秘密,家中也迟早会知道,没必要隐瞒。

结果刚一说完,立即便感受到家人们的目光刀子一般刷刷刷的刺过来,令他如芒在背……

卢氏冷笑:“晋阳公主意欲与你一同南下?哼哼,怕是你想要与长乐殿下一起下江南吧。”

有关于房俊与长乐公主之间的流言,房家上下不仅听得耳朵起茧子,甚至于数次商讨过此事,固然卢氏此刻冷嘲热讽,也不必避讳什么。

房俊苦笑:“母亲想到哪里去了?儿子就算有这份心思,又岂能指使得动晋阳公主?”

卢氏道:“呵呵,还说不是你想的,自己露出尾巴了吧?谁还不知道晋阳殿下与你最是亲近,只怕三言两语就被你给哄骗了去,心甘情愿被你利用。”

房俊还欲辩解,房玄龄已经放下茶杯,起身道:“这些是他们这些小辈之间的事情,他们两口子自己商量就好,咱们跟着瞎掺和什么?”

卢氏有些不忿,自己儿子的事儿自己这个当娘的怎地就管不得?

不过见到房玄龄已经背着手走到了门口,只得将一肚子话都给咽下,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威胁道:“总之不准你胡来,否则老娘饶不了你!”

起身追着房玄龄出去了。

堂内只剩下夫妻三人,感受到妻妾揶揄的目光,房俊无奈,摊手道:“当真是晋阳公主想要南下,与我毫不相干,娘冤枉我了!”

武媚娘只是抿着嘴笑,看上去显然不信,高阳公主则哼了一声,淡淡说道:“那么紧张作甚?就算你对长乐有觊觎之心,本宫也懒得去管,你若当真能将她给娶进府里来,本宫倒还佩服你几分。”

房俊以手抚额,无奈道:“合着为夫就说不明白了是吧?”

武媚娘到底知心贴肺,笑着将这个话题岔开,看着高阳公主问道:“且不去管郎君心思到底如何,倒是殿下你,是否想要去江南逛一逛?”

“那自然是要去的!”

高阳公主扬起脖子,一脸理所当然:“难道让本宫待在长安,看着她们双宿双飞逍遥快活?总得就近盯着才行,免得咱们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姐妹,却还懵然不知。”

房俊大为头痛,这娘们儿一会儿说完全不在意他与长乐公主如何,一会儿又莫名其妙不知是不是在吃醋,简直不可捉摸,只好服软,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回头便入宫一趟,见见晋阳公主,然后一起去陛下面前求求看,看能否得一道旨意准许你们离京南下,也正好趁机出去散散心,领略一番江南风物。”(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