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七章男人面子】

【第五百零七章男人面子】

听到与姊妹们结伴去江南游玩,高阳公主顿时大为意动,却又不愿意让房俊这厮凭白占了便宜还卖乖,眼珠儿转转,娇哼一声,故作不屑道:“谁说本宫愿意去江南了?千里迢迢的,舟车劳顿费时日久,怕是没到江南的这身子骨便散了架,简直遭罪。”

不说去,也不说不去,傲娇得很。

房俊岂能看不出她的小心思?却也拿她没辄,只好看着武媚娘问道:“媚娘要不要同去?你这一年到头的料理家中琐事,前些时日去九成宫便没空,不如这次一起吧。”

武媚娘温婉一笑,略微摇头,轻声道:“妾身哪里走得开?家中产业巨大、事务极多,若是咱们都走了,怕是要闹出乱子来,再想收拾那可就费心费神了。按理说应当让淑儿一同跟着的,她自幼长在江南,如今远嫁关中,思乡之情必定迫切,只是如今她有孕在身,万万经不得这么远的路途跋涉,万一动了胎气那可了不得。妾身留在长安,看顾产业的同时也能照拂淑儿,郎君与殿下去江南也能放得下心,玩得痛快一些。”

房俊知道她最看重权势地位,一般女人那些个风花雪月根本不曾放在眼中半分,也只得依她。

回头又去看高阳公主,问道:“殿下打算几时进宫,请示陛下?”

高阳公主瞪着他道:“本宫还没答应你去江南呢!”

房俊呵呵一笑,起身道:“那行吧,为夫这就派人入宫告知晋阳公主一声,既然高阳殿下不愿远行,那她们也就此作罢。为夫去与魏王殿下商议,将琐事都料理妥当,争取明后天便启程,年前尽量赶回来。”

言罢,就往外走。

高阳公主瞪大眼睛,心说这人怎地这般不经逗?

说说而已,你就不能让着我点儿?

心头赌气,哼了一声,撇过脸去,任由房俊走出了门口……直至门外半晌无声,这才确认这厮果真走了,高阳公主立马沉着脸,一回头,便见到武媚娘一脸笑意的模样,气道:“你还笑?这个棒槌丝毫不知体恤妻妾,简直榆木疙瘩,真真岂有此理!”

武媚娘掩唇浅笑,安抚道:“男人总归要面子嘛,虽然贪花好色乃其本性,可即便心里再是想要,当面也总是不好承认,似殿下这般揭破郎君的心思,一点余地都不留,怕是已经恼羞成怒了呢。”

高阳公主气道:“本宫也只是说说而已,就算明日他将长乐姐姐给娶回来,本宫也只有高兴的份儿,怎会阻拦?居然还甩脸子!”

武媚娘笑了笑,问道:“殿下到底要不要去江南?若是去,可想好了要如何进宫去跟陛下说?”

高阳公主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可想的?实话实说呗,至于父皇是否答允那就不关本宫的事,大不了本宫就一个人去,偏不让这个黑面神如愿。”

武媚娘笑着摇摇头,没有再多说。

这位公主殿下金枝玉叶,从小那便是娇生惯养的,性格中有些任性冲动自是难免,所幸对于郎君很是敬爱,刷小性子的时候也懂得些分寸,很是害怕惹得郎君不高兴。

也幸亏有这么一份真心感情羁绊,否则若是郎君不能降服她,指不定人性之下还能闹出些什么不可收拾的举动。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非郎君惊才绝艳功勋盖世,又懂得闺房画眉之乐,擅于取悦女子更无半分大丈夫的颐指气使,自己又何尝能够死心塌地呢?

命中得此佳婿,一生足矣。

若是尚不满足仍要招惹事端,那可真真是作死了……

大理寺。

孙伏伽将侍中刘洎、刑部尚书张亮请到值房当中,三人落座,书吏奉上香茶之后退出去,将房门掩好。

孙伏伽亲自执壶给两人斟茶,两人谦让一番,纷纷拈起茶杯呷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齐齐看着孙伏伽。

孙伏伽再次执壶续上茶水,开门见山道:“今日请二位过来,实是想要就三法司审讯关陇子弟与大散关外背殴打致残一案,征询二位之见解。”

这件案子在朝中引起的轰动极大,尤其是此案之后续,长孙家的庶长子长孙涣自戕与自家府宅的大门前,这可是赵国公的袭爵人、长孙家的家主继承者,陛下亲自下旨敕命审查的大案要案,这眼瞅着过去了很多时日,再也不能拖下去了。

张亮挠挠头,苦笑道:“国法律例,不容亵渎,岂是吾等私自之见解便可结案?案发之时,所有目击者都声称贼人黑巾覆面、不见面容,却又都口口声声认定乃是右屯卫之兵卒……这其中的纠葛,人人心知肚明,却偏要将吾等架在这火堆之上炙烤,当真是令人心烦意乱。”

案子拖着这么些时日,大抵的情况都已经调查得差不多。

受害者认定行凶者乃是右屯卫兵卒,可又说行凶者皆是黑巾覆面不辩面容,这简直就是自相矛盾。而派人将右屯卫的将军高侃叫过来问话,对方极其强硬,矢口否认不说,还叫嚣着要将构陷污蔑者绳之以法。

最为难的是,只要右屯卫不承认,大理寺就完全没辙。

总不能给右屯卫有可疑的兵卒都抓到大理寺来刑讯逼供吧?且不说刘洎与张亮这两人根本不可能答允,就算答允了,他孙伏伽前脚将人抓回来用刑,后脚那房俊就能打上门来一把火将大理寺衙门给点了……

更何况,论起关系亲疏,孙伏伽自认与房俊之亲近绝对不下于这两人。

其实事情的真相明摆着,关陇子弟嚣张跋扈,在长安城内意欲调戏房家小妹不成,然后当街行凶,恰巧一众皇族子弟路过,双方大打出手,导致皇族子弟多人受伤,连太子殿下的世子都被打破了鼻子。

再然后便是房俊放出话去要疯狂报复,这些关陇世家觉得房俊这个棒槌什么事情都做得出,赶紧让自家子弟连夜撤出长安,前往陇右暂避锋芒,却不曾想中了房俊的计策,设下伏兵半路袭杀……

不仅如此,长孙无忌大抵是看透了房俊的手段,认为房俊必定会大开杀戒,所以非但没有让自己的儿子出城面临危险,更没有向关陇贵族们示警,反倒是让长孙涣跑去宗正寺门前投案自首。

结果被房俊给摆了一道,房俊没有将关陇子弟尽皆诛杀,使得长孙涣之行为愈发凸显其自私自利、坐视盟友子弟惨死,甚至想要以这些关陇子弟的性命来达到置房俊于死地的目的……

关陇贵族们本就身负胡族血脉,行事冲动极其血性,怒火冲天之下,固然不敢对长孙无忌如何报复,但是整个关陇贵族的联盟却几乎名存实亡,陷于崩溃之危机。

迫不得已,长孙无忌只好壮士断腕,将儿子长孙涣当作弃卒抛出去,以此平息关陇盟友之怒火,更加房俊推下水……

这满朝文武不知历经多少朝堂斗争,阴谋阳谋智计诡计一辈子见识无数,只需稍微捋一捋,很快便搞明白了其中的曲折之处,同时不得不对房俊竖起一根大拇指,赞一声后生可畏。

那可是长孙无忌啊!

出了名的“阴人”,这次却被房俊给坑得不得不搭上了一个儿子……

与此同时,大家也都认识到这是一场足以颠覆整个朝堂势力的事件,稍有不慎,便会导致很大的连锁反应,引发朝堂震动,进而影响整个天下。在东征即将开始之际,这种后果是任何一个大臣都承担不起的。

所以这几日孙伏伽焦头烂额,想来想去也不知该当如何处置这个案子,张亮与刘洎这两个滑头更是百般推脱,今日身体抱恙、明日衙中有事,拖拖拉拉总是不肯前来大理寺商议,显然是存了置身事外的打算。(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7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