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一十七章名誉之争】

【第五百一十七章名誉之争】

李承乾抿了一口酒,夹了口菜放进嘴里,没去看杜荷震惊的神情,半晌才说道:“谁知道呢?不过你还是要多加小心,有备无患。”

杜荷彻底陷入震惊。

他不傻,从李承乾的口吻当中便已经嗅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旦房俊遭遇刺杀,必将掀起一场波澜,而如果被刺客得手,房俊身死,那么整个朝廷上下都将遭受一场激烈的震荡。

眼瞅着东征在即,这个时候谁敢引发朝堂的震动,谁就是李二陛下的敌人,什么情面都不会讲,后果极其严重。

所以更多的可能是就算房俊遭遇刺杀,却不至于有性命之虞。

那么反过来想一想,既然谁也不敢在这个当口将房俊置于死地,那么是否还会有人暗地里动手呢?

答案是肯定有。

有些时候做某些事情,未必就是一定要取得表面看上去的结果,一场看似严重的风波从隐忍绸缪直至爆发结束,这中间的每一个变化、每一个过程,都有可能促进某些事情。

比如,在严重的危机面前,人往往会感到害怕,不可避免的抱团取暖,相互打气……

直白一些来说,那就是刺杀房俊的行动极有可能发生,但最终的目的未必是当真想要房俊的命,而是由此使得某些人感到害怕,唯恐李二陛下为了维持朝政的稳定,从而将某些人推出去当替罪羊。

但是有一个词叫做“法不责众”,一群人抱在一起,就算是身为帝王怒火冲天,亦要投鼠忌器……

想到这里,杜荷出了一身冷汗,惶然道:“多亏殿下提醒,否则微臣未能留意,说不得便要中了贼子的奸计。”

杜如晦死后,房陵杜氏的声望大不如前,但毕竟底子放在那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况且尚有杜楚客这等李二陛下颇为宠信的大臣顶门立户,在朝中的影响力也绝对不小。

说不得就会成为某些人暗地里谋算的对象,只要使得外界认定了房陵杜氏与关陇贵族们依旧一条心,那么无论关陇贵族们做了什么,都自然而然的会与房陵杜氏牵扯在一起。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到了那个时候,房陵杜氏不仅会成为李二陛下的眼中钉,当年父亲杜如晦留下的几分香火情一笔勾销,就连他在李承乾面前也将彻底排除于核心之外。

没了李二陛下的圣眷,又被排除在李承乾的核心之外,等待房陵杜氏以及自己的前程几乎渺茫到犹如路边的野草,就连牲口都能走上去踩上几脚。

他可不认为晋王在日薄西山的关陇贵族扶持之下就能够与李承乾分庭抗礼,就算李二陛下支持晋王,只要不是毫无顾忌的强行废黜太子、另立储君,晋王就完全没戏……

李承乾沉声道:“汝与房俊,不仅是孤的心腹班底,更是孤的知交好友,以往汝多有狂悖之处,孤不与汝过多计较。但是孤希望汝能够看懂时势,千万莫要被关陇那些人蒙骗,导致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孤这心里,希望汝能够与房俊一同辅佐孤成就大业,将来共治天下、名垂青史,也效仿父皇与贞观群臣那般和睦相处、同享富贵,留下一段千古佳话。”

杜荷还有什么听不懂呢?

人家太子这是再告诉他,论能力你根本就啥也不是,连给房俊提鞋都不配,但是念及往昔的交情,只要你别跟房俊对着干,和睦相处同心同力,那么将来我登上皇位,就保你一个门庭显赫、世代富贵。

至于你若是一门心思跟着关陇贵族混,那么对不起,咱们不是一路人……

杜荷当即起身离席,拜伏于地,大声道:“殿下情义,微臣铭感五内。从始至终,微臣都对殿下忠心耿耿,不曾有一丝一毫的背叛之处,从前如此,往后亦是如此。微臣才德不显,唯有这一腔热血满腹忠诚,愿披肝沥胆辅佐殿下成就大业,万死而无悔矣!”

时至今日,关陇与太子的对峙已经激化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太子得势,将来顺利登基大宝,关陇面临的将是前所未有的打压,十余代几百年在关中的经营将会付诸东流;而若是关陇成功扶持晋王上位,被废黜的太子唯有死路一条……

再如以往那般摇摆不定、左右逢源是万万不可能了,必须下定决心做下决断,不可三心二意。

所以他选择李承乾。

李承乾起身将杜荷搀扶起来,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意气风发道:“吾等兄弟情若手足,就应当披荆斩棘共谋大业,异日也学着父皇那般设一个凌烟阁,将一众功臣布列其中,承受万世敬仰!”

两人携手入座,杜荷给李承乾斟酒,然后问道:“陛下绸缪凌烟阁已久,之前凌烟阁内便供奉了十八学士的画像,如今更要将贞观勋臣列入其中,只是听闻这人选问题始终争议颇多,故而迟迟未能确定,难道还要等着这次东征高句丽之后再行确定?”

李承乾饮了口酒,心头畅快,况且这等问题也算不得什么机密之事,便说道:“之所以有争议,皆在房俊。英国公、宋国公等人认为房俊西域对战突厥狼骑、兵出白道覆灭薛延陀,而且筹建皇家水师,征服安南、威慑倭国、降服新罗,扬吾大唐天威于番邦异域,纵横七海所向无敌,足以够资格位列其中。但是赵国公等人却认定凌烟阁中供奉之功勋,只能是当初开国之功臣,以及扶保父皇登基的朝廷柱石,若是任谁在此后都立下几分功劳,难不成都要增添其中?那样便失去了崇高的地位。”

杜荷啧啧嘴,闷了一口酒。

从这番话语当中,就已经看出房俊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影响力,因为即便是反对派的长孙无忌,也只能拿房俊非是开国之臣来搪塞阻挠,而不是认定房俊的功绩不够。

想想当年一起不学无术,一起打架斗殴,大家都被成为纨绔,甚至房俊更背了一个“长安一害”的名头,名声之恶劣罄竹难书,结果一转眼的功夫,人家已经是足以与开国勋臣相提并论的朝中柱石。

各种羡慕嫉妒,心中泛酸自是难免。

不过杜荷也知道自己既然选择了李承乾,那就绝无回头之路,连带着与房俊也成了亲密战友,房俊的影响力越大,对于李承乾的助力就越大,而自己也就能够更沾光。

所以就算心里再是嫉妒,也忍不住说道:“赵国公这说法有些牵强了吧?房俊纵然非是开过功勋,但是其所立下之战功放在历朝历代都足以震慑群伦、流传千古,当年之卫青、霍去病也不过如是。就算再过一百年,也很难有人相提并论,这等功绩若是还不能列入凌烟阁,怕是要遭致天下人非议,陛下怎能任由其信口雌黄、嫉贤妒能呢?”

李承乾张张嘴,叹息一声,惭愧道:“之所以凌烟阁功臣人选迟迟未定,其实正是因为父皇一直处于犹豫当中,未能决断,原因却正是因为孤而起,是孤拖累了房俊啊。”

现如今,够资格列入凌烟阁的勋臣尚且活着的已经不多,横竖数来,也就是赵国公长孙无忌、梁国公房玄龄、申国公高士廉、鄂国公尉迟敬德、卫国公李靖、宋国公萧瑀、夔国公刘弘基、郧国公张亮、卢国公程咬金、莒国公唐俭、英国公李绩等寥寥数人。

而在这些人当中,明里暗里站队他李承乾的,几乎占了一大半,若是再加上房俊,便占据了绝对多的数量。

尤其是眼下房俊声势正盛,似夔国公刘弘基、郧国公张亮、莒国公唐俭等人虽然资格足够老、地位绝对高,但是实力照比房俊却是多有不如,满朝文武,能够力压房俊的也就是长孙无忌、李靖等极少数的几个,就连高士廉、尉迟敬德、萧瑀、程咬金等人也不敢说能够完全压得住房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