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六章诱之以利】

【第五百二十六章诱之以利】

丘英起沉吟着,说道:“叔父有何指教,但说无妨。”

话虽如此,可长孙无忌既然在这个当口先是谈起房俊,继而又提及丘家与房俊之间的血仇,其意依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不过长孙无忌既然号称“阴人”,自然不会直白的说什么你去替我弄死房俊之类,而是沉着脸叹息道:“丘神绩这孩子忠勇果敢,若是不死,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当初丘神绩暴卒,尸体从船上被搜出,浑身箭疮体无完肤,可见死时是何等凄惨,凶手又是何等丧心病狂,此等穷凶极恶之徒,即便是碎尸万段,亦是死有余辜!虽然三法司参与调查也没有有一个清晰明白的结果,但是任人便知,凶手必是房俊无疑。”

丘英起默然。

这一点几乎是丘家上下尽皆认定的,房俊与丘神绩之间的恩怨早已有之,因丘家意欲迎娶长乐公主而爆发,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房俊绝对难逃干系。

但是对于别人来说,事实的真相却并不太重要,到底是不是房俊干的没关系,只要大家认定是房俊干的就行了。

三法司不能给房俊定罪,却不妨碍大家私下里不断的渲染此事……

想了想,丘英起直视长孙无忌的目光,试探着说道:“如此血仇,不共戴天,只是如今房俊青云直上、圣眷优隆,若是其有何闪失,小侄生死前程皆不足论,连累家族却是百死莫赎。”

从地方州府折冲府调回长安这京畿之地,固然是大恩一件,但刺杀房俊的后果却是丘英起不愿意承担的。

堂堂兵部尚书,越国公,房玄龄的二公子,李二陛下的乘龙快婿……这等人物早已经是朝廷柱石,更遑论房俊于军中的声势一时无两,杀了他,自己还能好过?

前程没有性命重要,承恩要付出代价,丘英起即便性格鲁莽,却也不是一根筋的傻子。

有些事情可以做,但自己完全承担不起责任的事情,岂能冒着身家性命的危险去做呢?

最起码只是将自己调任潼关守将这一点恩情,还远远不够……

长孙无忌眼睛微微眯起,手指在茶杯上婆娑着,淡淡笑道:“有什么连累不连累?当初房俊以那等残忍之手法杀害丘神绩,直至今日不也是逍遥法外、无人能治?如今陛下愈发重视朝廷法度,一切都要讲究证据,这天底下杀人越货的事情多了去,可只要没有真凭实据,那就只能听之任之,三法司对此怨声载道,却也无可奈何。”

丘英起眉毛挑了挑。

长孙无忌续道:“当然,人各有志,有些人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有些人却也能忍辱负重任人诋毁,聪明人自有抉择,无可厚非。话说如今丘将军渐渐老迈,早已不复当年之勇,府中诸子也没有几个能够比得上丘神绩那般有出息的,恐怕他们这一支在丘将军之后,再难有所成就,连带着整个丘家也将渐渐衰颓。唉,倒是可惜了令尊,若是当年令尊没有因病逝世,必能继承丘大总管之衣钵,振兴家族永垂后世,吾关陇一脉又何至于苦无良将,被山东世家、江南士族苦苦压制,日薄西山?”

听着这话,丘英起顿时心里一跳。

叔父丘行恭年纪渐长,这些年也不太受到陛下器重,而且与高士廉分道扬镳之后便被投闲置散。儿子倒是不少,但是自从丘神绩暴卒,诸子纨绔胡闹不成气候,这一支在丘行恭死去之后凋零已成定局。

听着长孙无忌的意思,若是他能够对自己予以扶持,未尝就没有重现丘家往昔荣耀的时候。

要知道,当年北魏献帝七分国人,以次弟豆真为丘敦氏,后来发展成为鲜卑大族,至孝文帝时改丘敦氏为丘氏,家族鼎盛人才辈出,成为与鲜卑八大姓不相上下的豪族。

妥妥的关陇中坚力量!

那个时候,丘家是何等的昌盛繁荣?

入唐之后,丘家渐渐衰颓,只余下叔父丘行恭这一支算是保留几分家族气势,余者渐渐泯灭。

若是能让丘家在自己手中再次兴起……

丘英起呼吸有些粗重起来,舔了舔嘴唇,迟疑着说道:“此事重大,小侄还是回去与叔父商量之后,再作计较。”

虽说丘家内部龌蹉不断,为了争夺家主之位多有嫌隙,但毕竟血浓于水,每逢大事丘英起等小辈还是下意识的觉得应该与丘行恭商议,听取意见之后再行定夺。

长孙无忌自是无可无不可,只是淡淡说道:“老夫老来丧子,且此等惨剧接二连三,几个出类拔萃的儿子要么横死街头,要么流亡天涯。可剩下的几个儿子纵然再是不堪,将来这些家业也总归是得交道他们手上,届时还需要你们这些小辈相互扶持,多多帮衬,这路才能走得宽一些。唉,老夫总有不甘,可谁叫他们是老夫的儿子呢?难不成还能将这家业拱手让与别人不成?若真是那般,百年之后怕是老夫这坟头就得荒草三尺、鼠兔筑穴,逢年过节连个上坟烧纸的都没有……”

丘英起默然。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纵然他也算是丘家的一份子,可是叔父丘行恭焉能将家业交到他的手上呢?正如长孙无忌所言,儿子再无能那也是自己的血脉,难不成将家业拱手让人,指望着百年之后别人家的孩子来给自己上坟烧纸?

深吸口气,丘英起道:“就算小侄不及生死,舍命为吾丘家雪此仇恨,可小侄听闻这一次与房俊一起南下者不仅有魏王,尚有长乐、高阳、晋阳等几位公主殿下,刀枪无眼,万一一时不慎误伤帝胄,小侄白死难赎其罪也……”

长孙无忌眼皮挑了挑,轻声道:“苍天有眼,冥冥有数,谁又能知道自己苦苦寻觅的机会会不会来,何时能来?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唯有做好准备,方能够在机会来临之时紧紧把握。”

丘英起心领神会,颔首道:“小侄愚钝,不成大器,意欲雪此家门血仇,还望叔父多多帮衬,助我一臂之力。”

自家与房俊有血仇,长孙家更是犹有过之。

毕竟丘家只有丘神绩一个人死在房俊手里,长孙家却是数人折在房俊手中,长孙冲谋反案发不得不流亡天涯,长孙澹莫名其妙死在城外驿站,长孙涣大雨之中自绝于府门之前,一桩桩一件件都离不开房俊的影子,若论起仇恨之深浅,长孙家自然远胜丘家。

只不过因为房俊的特殊身份也强大背景,长孙无忌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才试图让自己替他们出手。

自己愿意冒这个风险,但是长孙无忌也必须给自己一个定心丸,否则事成之后你卸磨杀驴,老子找谁说理去?

长孙无忌却摇头道:“报仇雪恨那是你自己的事,老夫岂能插手其中?”

丘英起愕然。

你不帮我,哪里来的机会避开一众帝胄,对房俊施以狙杀?

你不承诺,老子哪里来的勇气敢对一位当朝国公、六部尚书、太子少保暗下杀手?

长孙无忌见他一脸茫然,心里也忍不住叹口气,暗骂一句蠢货。

这种事你知我知、心照不宣即可,岂能宣之于口?若是今日我答允了你暗中相助,可明日你事败被擒,严刑拷打之下将老子给供出来,你真当李二陛下是吃素的善人,刀子不见血?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却还想着要老夫一句保证……奇蠢如猪也。

可话又说回来,若非这等蠢货,又岂能被这三言两语画出一个大饼,便头脑发热悍然行事?

只得说道:“房俊不似,吾等关陇一脉尽皆寝食难安,攸关关陇各家百年运数,早已非是一家一户之仇怨。此番贤侄若能仗义出手,关陇各家自然感恩戴德,全程也必会提供相应之帮助,事成之后,贤侄便是吾关陇之恩人,功名利禄、权势地位,自当双手奉上。唯有一样,事关重大,各家各户少则数百人、多则数千人的家眷,万万当不得此等风险,还望贤侄能够一力担之,老夫感激不尽。”

言罢,他起身离席,满脸郑重,一揖及地。(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