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二章锋芒毕露】

【第五百四十二章锋芒毕露】

萧璟的这句话很是冷硬,但绝无瞧不起王景的意思。

太原王氏固然身在七宗五姓、传承久远,世代簪缨世族名门显贵,可兰陵萧氏作为“四大侨望”,难道就差了?

当然,论传承之久远,兰陵萧氏远远不及起始于周朝太子晋的太原王氏,但是论眼下之声势,太原王氏却稍有逊色。

自从王世充逼迫皇泰主下诏逊位、篡位自立,继而被李二陛下一举击破之后,太原王氏便一蹶不振,声势大不如前,相反兰陵萧氏虽然亡国,却始终为天下正朔,隋唐两朝都予以肯定,礼遇优隆。

所以就算太原王氏想要跟兰陵萧氏要一个答复,这种话语也应当是当代王氏的家主来问,对于辈分、规矩无比看重的世家门阀当中,似王景这种行为很是不妥。

尤其是萧璟这种曾经身为南梁皇族,见惯风云体会过极致权力的老人来说,这种僭越简直不可忍受。

他尊敬太原王氏,却不代表自己可以被太原王氏压在头上。

他得让眼前这个小子知道,这里是江南,不是关中,更不是太原!

王景依旧神色淡然,并未因萧璟的动怒而触动情绪,待到萧璟话后,他略作沉吟,才缓缓说道:“前辈之言,晚辈认为略有不妥。所谓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吾等末学后进,自然尊重前辈,却也应当励精图治出类拔萃,一代更比一代强,否则只能困囿于前辈的光芒之下不得寸进,岂非更令前辈们失望?”

萧璟蹙眉,淡淡道:“老朽生平最是厌烦那等徒逞口舌之利者,孟子的《劝学篇》可不仅仅只有你刚才说的那一句。木直中绳,輮以为轮,其曲中规。虽有槁暴,不复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绳则直,金就砺则利,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已,则知明而行无过矣……学习上进需要有一定之规矩,没规矩则不成方圆,忘了规矩,岂能有所精益?况且君子博闻广记之余,亦要每日三省吾身,才能智慧明达而无所疏漏,绝非心高志满好高骛远,稍有进境便目无余子睥睨四方。”

就算你本身优秀那又如何?规矩,才是君子立世之本。

稍有成就便趾高气扬无视天下英雄,这等人又能有什么真正的出息?

王景的养气功夫相当不错,即便近乎于被萧璟指着鼻子骂,却也面不改色,微笑道:“六年前,家慈染病去世,晚辈痛不欲生,故而在家慈坟前结庐而居,守孝六载。这六载光阴,日夜攻读破书万卷,风雨不辍,不曾有一刻虚度,只为有朝一日造福苍生、建功立业。前辈之教诲,晚辈铭记于心,自今而后,当依旧秉持守孝期间之心志,不敢须臾或忘……只不过,晚辈还是要向您问一句,刚才您的话语,就是兰陵萧氏对太原王氏的答复么?”

他身材消瘦,颌下三缕长髯乌黑浓密、修建整齐,一双眼眸深邃明亮,浑身上下散发着温润如玉的气质,但是问出的话语却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往无前,绝无转圜。

兰陵萧氏给出什么的答复,在他看来就代表兰陵萧氏站着什么样的立场,他不愿意如同寻常儒生那般引经据典、拐弯抹角,他只想要兰陵萧氏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

你们到底站在谁的队伍里?

太子,亦或是晋王?

萧璟这一辈子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人世间极致的权力与国破家亡族人零散的悲伤,早已经将他这颗行将就木的心脏淬炼得坚韧无比,自然不会因为王景的态度便大动肝火。

他紧紧的盯着王景,却沉吟未语。

说心里话,他之前以为王景亲身赶赴江南而来,是为了在江南与房俊博弈一番,将之前答允赔偿房俊的那个方案彻底作废,然而现在方才醒悟过来,对方此行的主要目的,乃是为了晋王拉拢江南士族。

而兰陵萧氏作为江南士族之首,自然首当其冲。

然而更让他未曾想到的时候,,这个王景不知到底有什么凭恃,敢于一见面便单刀直入,且咄咄逼人的让兰陵萧氏表态?

但凡精通政治之人,都不会这般愚蠢。

因为就算自己眼下明确答允会站在晋王的身后,可一旦利益有损,时机得当的时候权衡轻重又转投太子门下,你又能奈我何?

说到底,世家门阀的承诺与真切的利益比较起来,根本无足轻重……

那么答案就只能有一个,那便是王景希望以萧氏的立场,来影响其余江南士族的取向,合纵连横之下,达到整合江南士族的目的,为晋王在关陇贵族之外,再拉一个强力盟友。

可若当真是如此,问题又来了,为何太原王氏放着朝中的宋国公萧瑀不找,偏偏要不远万里来到江南,亲自登门要一个答复?

谁都知道宋国公萧瑀虽然不是萧氏家主,但是整个萧氏在政治上的立场,从来都是以萧瑀马首是瞻,即便是家主也从不反驳……

心念电转,萧璟缓缓说道:“老夫已经说了,兰陵萧氏的答复,不是你可以张口就要的。”

王景双目一瞬不瞬的与萧璟对视半晌,忽而展颜一笑,有如春风拂面,刚才那股子凌厉至极的气势忽然不见,颔首道:“多谢前辈给予答复,晚辈感激不尽。今日匆匆前来,未及备下厚礼,实在是失礼之至,还望前辈莫怪,改日大功告成,晚辈必定再次前来登门造访,届时补上今日所欠之礼数。晚辈领受父辈之命,尚有要事在身,便不多叨扰,现行告辞。”

萧璟蹙眉,却并未挽留。

直至王景恭恭敬敬的施礼告退,萧璟望着门外油纸伞下那道身影在竹叶之间愈行愈远,心中凝重。

他知道自己看似要求身份对等才会给予答复的说法并不一定瞒得过王景,但是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敏锐的捕捉到自己含糊其辞、避而不答的实质。

太子或者晋王,这个选择太大,萧氏赌不起,也可以说不愿意赌。

与朝中那些个官员们对于站队有着切肤之痛不同,萧氏远在江南,是朝廷势力薄弱的地方,即便两边讨好也不会受到太多来自于皇权的打压和报复,换句话说,那便是隔岸观火、坐山观虎斗,谁最后胜利,萧氏便像谁效忠。

只要依旧把持着江南士族之牛耳,无论谁做了皇帝,最坏的情况也不会眼下更坏。

至于萧瑀,因其身份太过特殊、资历太过深厚,谁也不能奈何他。

所以眼下萧氏的立场明面上是站在太子身后,但实际上却有所保留。

但是很显然,这种有利于斗争之外明哲保身的立场瞒不过满朝衮衮诸公,连太原王氏都能够一眼看破萧氏打的主意,否则也不会让王景千里迢迢的赶上门来逼宫。

由此可见,这种把戏无论是太子亦或是晋王都看得清楚,长此以往,恐怕非但不能两边讨好,反而要两边得罪,里外不是人……

萧璟更想到了房俊。

眼前的王景便能够捕捉到萧氏的真正意图,那么已经离开京师前来江南的房俊,又会给予萧家什么样的压力?

相比于王景,房俊一定能为难缠。

毕竟王景只是凭借一张嘴,剖析利益痛陈利害,尚且可以与他虚与委蛇,而房俊那厮却是手握兵权,行事风格更是简单粗暴……

窗外细雨飘飞,竹叶沙沙作响,空气清凉湿润,萧璟的心情却并不美好,反而比雨丝还要乱。

现如今江南士族对房俊简直如避蛇蝎,他可不认为单凭一桩婚姻,便能够让房俊对萧氏另眼相看,攸关储位之争,岂容得私人恩情?

联姻是纽带,可以使得关系更亲密,却不能在本质上扭转什么。

王景这个人锋芒毕露,萧璟倒不觉得太难对付,可只要想想房俊的简单粗暴,萧璟就觉得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

房俊可不会如王景这般引经据典口舌如簧,那厮根本就不屑于这等口舌之利,不动手则已,动手就拿捏得你痛不欲生。

不怕拳头大,就怕不讲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