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三章江南烟雨】

【第五百四十三章江南烟雨】

河水浩荡东流,天地茫茫,细雨蒙蒙。

海虞城码头处,一众苏州官员站在栈桥之上,头顶油纸伞,翘首望着江水上游,每当有船从视线当中出现,大家便会紧张的凝神观望,待到了近处认出只是一些货船,便纷纷吁了口气。

既有失望,又有释然。

身在官场,尤其是地处江南的官员们,谁不愿意与那位诸皇子之中文名才气最大,曾经深得李二陛下宠爱的魏王殿下结交一番呢?可是再想到那位陪同在魏王身边的“活土匪”,就忍不住有些心里忐忑,七上八下……

谁都知道这一次魏王与房俊南下是为了当初太原王氏陷害房俊不成从而赔偿的那些个货殖产业,这其中有所牵连的世家门阀不在少数,这笔货殖产业也是个极大的数字,毕竟人家房俊号称“财神爷”,即便不是关中首富也差不太多,想要想他表达诚意,总不能出手太寒酸了不是?

可最近的风向却有些不大妙。

但凡能够在苏州衙门里头当值的,大大小小的官员胥吏身后都站着一个甚至几个世家门阀,早就觉察到了有些人明里暗里散步着一些话风,似乎不欲将这些货殖产业痛痛快快的交付给房俊,这其中更有些匪夷所思的话语,言及朝中如今如火如荼的储位之争……

久处江南,大家早就习惯了天高皇帝远的日子,似储位之争这等只能在史书上看到过的情节发生在眼下,甚至有可能被席卷其中,不安的心绪在整个江南渐渐蔓延开来。

尤其是代表太子势力的房俊,这个活土匪如今赫赫威名倒是有一小半是在江南创下的,江南士族有一个算一个,谁没有吃过他的亏?

那种不讲规矩、不讲道理,你敢坑我我就敢杀人放火的暴脾气,令人深恶痛绝之余,更感犹有余悸。

一旦触怒这厮,天晓得这回又会在江南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将谁家给拐带进去遭了殃……

江边风大,细雨被风吹着斜斜翩落在衣袍上,头顶的油纸伞也不顶太大作用,江风裹着雨丝淋在身上,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感觉到彻骨的凉意。

可这些官员依旧站在栈桥上,翘首远望,没有一句抱怨。

终于,一排洁白的船帆自上游陡然跃入眼帘,浩浩荡荡的一支船队顺水而下,视若奔雷迅若快马,半柱香的功夫便已经到了眼前。

以苏州刺史穆元佐为首的官员们赶紧整理一下衣袍,按照官职大小排成队列,准备迎接魏王李泰与新晋越国公房俊。

孰料那船队并未靠岸,在江心处船帆饱满毫不停留,径自在众人面前向着下游驶去。

众官员愕然之间,只见最后有一艘快船脱离船队,向着岸边靠过来。

等到快船靠上码头,船上皇家水师兵卒跃上栈桥,大声道:“魏王殿下前往华亭镇视察军务,诸位便暂且请回吧。”

然后冲着穆元佐道:“殿下请穆刺史单独前往华亭镇一叙。”

穆元佐一愣,心中有忧有喜,忙道:“本官遵命,这就动身!”

水师兵卒命令传到,冲着穆元佐施行军礼,然后反身干脆利落的跳上快船,船身离开码头,顺着江水慢悠悠滑行,然后升起船帆,逐渐加速。

穆元佐抖了一下衣袍下摆湿漉漉的雨水,向着一众官员抱拳道:“魏王殿下有旨,本官这就赶往华亭镇拜会,诸位暂且回去,若魏王殿下有何吩咐,本官届时自会传达。”

一众官员连忙还礼,看着穆元佐登上系在码头旁的一艘官船解开缆绳启航,这才转身下了栈桥,三三两两各自走向自己的马车。

虽然一大早冒着小雨等在码头半天却未见到正主儿,最后唯有穆元佐一个人得到魏王殿下的命令前去相见,这令大家心里多少有些失望,但是再想想如今整个江南涌动着的暗流,又没有多少嫉妒之心了。

毕竟穆元佐此去固然能够接近魏王,近水楼台得到魏王的诸多支持,为以后升任中枢打下一个基础、扩展一个人脉,但是身为苏州刺史难免要为魏王与房俊这一次接收那些货殖产业身先士卒,即将要面对的困难更是不可估量,稍有不慎非但好印象没捞着,反而会使得魏王勃然大怒……

战船在长江水道上劈波斩浪,势若奔马。

房俊与李泰并肩立在甲板上,极目天地辽阔,迎面江风鼓荡,绵密的雨丝砸在脸上,微凉之中令人精神振奋。

航行一阵,前方河道豁然宽阔,奔腾的吴淞江浩浩荡荡自南向北奔流而来,汇入长江,使得水量愈发充沛,浩荡江水翻滚流淌,竞向东流。

数十艘船首尖翘、白帆鼓掌的战船早已迎候在吴淞江口,见到载有房俊的船队抵达,纷纷靠拢过来,船上的兵卒一个个挺胸抬头,一手摁着腰间横刀,一手抚在胸口,纷纷向房俊施注目礼。

房俊傲然立在船头,看着一艘一艘战船从自己面前驶过,然后绕一个弯紧随在船队最后。

等到进了吴淞江水道,细雨之中无数来往商船见到房俊的旗舰,赶紧纷纷避让,船队一路畅通无阻,直抵华亭镇码头。

李泰立在房俊身边,不顾雨水洒在身上,看着这一处早已经名震大唐的港口,心潮起伏,热血奔涌。

虽然曾经无数次在朝廷的邸报、来往的奏疏当中看过关于华亭镇的描述,但是那些个生冷的文字即便再是花团锦簇,也无法将面前所见之繁华描绘出十分之一。

濛濛细雨,江水奔流,无数商船汇聚在港湾里,舟楫如云连绵无尽,密密麻麻占据了小半个河道。而在码头上,更有无数脚夫、商贩、商贾奔走在细雨当中,一根根吊杆连续不断的或是将船上的货物吊上码头,由板车运输往后方一排排仓库,或是将码头上的货物吊装上船,如山一般的货物转眼之间由一地转移至另一地,呼唤嘶喊沸反盈天。

就是这样一个原本每年江水泛滥要淹没掉大半的盐碱地,短短几年时间便已经成为大唐最大、最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汇聚于此的财富满仓满谷,源源不断的运往长安,支撑着这个庞大帝国不断的发展,几乎所有的舟桥函路、教育设施都得益于此。

实在是太壮阔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奇思妙想、心胸魄力,才能够营建出这样一个举世无双的华亭镇?

心情激荡之下,不由得偏头去看身边的房俊,见到对方似乎也有些触景生情,便想起当初父皇曾经夸赞房俊的言语:宰辅之才!

曾几何时,李泰自诩才气纵横、博古通今,从未将天下英雄放在眼中,认为自己除去带兵打仗不如朝中那些成名宿将之外,论到治理天下,无人能出自己之右。

然而现在,李泰却不得不承认,即便父皇那一句“宰辅之才”也小觑了房俊,试问,当今朝中那些个宰辅除去守成尚可之外,有谁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这一无所有之地凭空营建一处繁华兴盛之所?

旷世之才啊!

房俊恰好这时候转过头来,询问道:“此地人多眼杂,多有不便,不若咱们先至军港上岸,再前往镇公署安置,殿下以为如何?”

李泰笑道:“客随主便,此地乃是你房二郎的地头,一切安置,本王悉听尊便。”

房俊抚掌大笑道:“果然上过战场便大有不同,殿下以往可没有这么爽利!”

李泰哼了一声,反驳道:“这与上不上过战场有何关系?是你以往对本王太过不敬!”

两人说的,自然便是当年相互看不过看,甚至差一点大打出手的往事,谁能想到当年势同水火一般的两人,也能有如今这种惺惺相惜、交情莫逆的时候?(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