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一章高阳护短】

【第五百五十一章高阳护短】

“呼啦!”

卧房里传出一声惊呼,外头歪在桌子上睡着的几个侍女猛然惊醒,相互望了一眼之后齐齐色变,瞌睡虫一瞬间便不翼而飞,纷纷跳起来冲进卧房。

房俊从床榻上跳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身后的房门便被打开,几个侍女擎着烛台冲进来。

烛光大盛,将卧房内照得一片通亮。

床榻上铺着锦被,这会儿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拥被而坐,秀丽的脸上满是惊容,紧紧抓着被子掩在身前,一双眸子惊恐的瞪着房俊。

居然是城阳公主……

在她身后,高阳公主揉着眼睛坐起,丝毫不知发生什么事,懵懂的看着床边站着的一圈儿人。

她定了定神儿,强撑着眼皮,慵懒问道:“发生了何事,为何都进来了?”

“噗通!”

几个侍女齐齐跪在地上,娇躯发颤,手中烛台晃动,烛火一阵飘摇,其中一个颤声道:“殿下恕罪,奴婢该死……”

高阳公主依旧未明状况,身边的城阳公主却忽然“呜”的一声,一头扎进自己怀里大哭起来。

“嘶……”

高阳公主吓了一跳,神智这会儿才算是归位彻底清醒,瞅了瞅怀里抽噎不止的城阳公主,又看了看只穿着中衣一脸尴尬站在床边手足无措的房俊,终于明白好像发生了什么……

她瞬间秀美竖起,先是拍了拍城阳公主的肩膀,又瞪着跪在地上的几个侍女,娇叱道:“好啊,本宫让你们几个守在门外,等着驸马回来的时候告诉他城阳公主今晚与我同睡,你们定是偷懒贪睡!眼下出了这等事,将你们千刀万剐都难赎其罪!”

“呜呜……殿下饶命!”

几个侍女吓得大哭,脸色苍白魂不附体,只知道“砰砰砰”的一个劲儿磕头,没几下就一个个额头流血,凄惨不已。

房俊无奈,喝了一声:“若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就都给老子闭嘴!”

侍女们吓得哽咽着不敢出声,连城阳公主也吓得娇躯一颤,伏在高阳公主怀里不敢出声。

高阳公主怒气冲天,瞪眼道:“你凶什么凶?还敢凶城阳,你可真是……”

房俊扶额,无奈道:“你小点声行不行?某也只是刚刚进屋,这才发现城阳殿下在此,什么都没做,黑灯瞎火也什么都没看到,你大惊小怪的作甚?若是闹大发了,没事儿也变成有事儿!”

高阳公主面色狐疑,瞅了瞅自家郎君,又看了看怀里抽抽噎噎的城阳公主,迟疑道:“当真什么也没发生?”

房俊断然道:“肯定没有!”

低头对几个侍女说道:“若是不想死的,这件事就给老子烂在肚子里,但凡吐出去一个字,就等着阖家遭殃吧!赶紧滚出去!”

“喏!”

几个侍女得蒙大赦,不敢多留,赶紧狼狈退出去,临走将烛台放在桌上。

这件事本就是她们的错,今日傍晚高阳公主沐雨过后,城阳公主寻了过来,姊妹两个在屋子里说着话儿,等到困意袭来,时辰已晚,高阳公主邀请城阳公主秉烛夜话,城阳公主也就同意下来,同榻而眠。

临睡只是高阳公主特意叮嘱几个侍女守在外间,等到房俊回来说明情况,让他另外找地方歇息,结果她们几个连日来舟车劳顿疲惫不堪,渐渐支撑不住,一不留神便睡了过去,结果根本没发现房俊回来,方才铸成大错。

按理来说,她们论罪当诛。

不过房俊不愿意如此草菅人命,到底都是平素伺候高阳公主的贴身侍女,再将原本高阳公主的几个侍女收入房中之后,便是这几个侍女一直伺候着,如同家人一般,岂能忍心害其性命?

这等事乃是极为忌讳之事,一旦传扬出去的后果想必她们也清楚得很,警告一番,谅她们也不敢乱说……

待到侍女出去,屋内气氛很是尴尬。

看着城阳公主伏在高阳公主怀里,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刀削也似的香肩上,瘦弱的脊背随着哽咽一下一下的轻轻抽搐,心中无奈,只得温言道:“城阳殿下恕罪,微臣鲁莽轻率,有所冒犯,实在非是不敬。”

高阳公主便瞪了自家郎君一眼,轻轻摆手,给个眼色,示意他出去,嘴里却说道:“你这人哩,一向毛手毛脚的,简直不知所谓!还杵在这里干嘛?难不成想要同床共枕不成?快快出去!”

房俊只得说道:“微臣遵命!”

顾不得穿衣服,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到了外间,几个侍女靠墙站了一溜,见到房俊出来,齐刷刷有都给跪下,眼泪噼哩叭啦。

房俊叹口气,无奈道:“这件事你们也知道轻重,但凡有一个字传扬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想必你们都心中有数,那个时候谁也饶不得你们,将嘴巴闭严实了,某也只能帮你们到这一步。”

几个侍女感激涕零,齐声道:“国公恩德,吾等无以为报,惟愿衔草接环,至死相随!”

都是皇族豪门的家仆,平素耳濡目染,知道事情轻重,今日也就是心善的房俊在这里,否则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只能是先将她们几个打杀了再说,谁会肯饶了她们?

因此感激之情发自肺腑,情真意切。

房俊摇了摇头,走到门口随手拎起一把雨伞,走到门外撑开,顶着小雨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一侧的厢房走去。

……

卧房内,红烛高燃,锦被翻浪。

高阳公主揽着城阳公主的肩膀,伸手拨开她垂散的发丝,瞧了瞧她哭得通红的眼眸,神情狐疑道:“先前我睡得死,一点声息都未听到,那个啥……他该不会干了什么吧?”

虽然对自家郎君的人品挺有信心,毕竟家中那么多美婢却从不乱来,可是瞧着城阳公主哭得这么凄凄惨惨戚戚,心里又有些没低。

若是什么也没做,何至于哭成这样?

想到这里,心里又突地一跳,自家郎君虽然素来对于美色这一块拿捏得稳稳的,从不乱来,可是却一直与长乐保持着暧昧的关系,若说他对长乐不动心,打死她都不信。

如此看来,自家郎君或许对旁的的女人没太大兴趣,可是对于大姨子小姨子什么的却显然心存不轨。

尤其是再想到那位与郎君长时期保持着亲密关系的武顺娘……

高阳公主不禁大为懊恼,纵然郎君对长乐公主心存觊觎,她亦不曾过多管束,毕竟长乐如今已经和离,尚未婚配,就算有些风流韵事也不伤大雅,顶了天就是外头多一些风言风语。

可城阳公主那可是杜荷的老婆,堂堂房陵杜氏杜如晦的儿媳妇,这万一做下什么丑事,父皇一旦得知,那还了得?

尤其是如今杜荷就在这出别苑之中,若是知道自己老婆被郎君给……那可不得拎着刀子拼命?

再怂的男人也受不了这个啊!

城阳公主却急忙摇头,疾声道:“没有没有,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瞧着城阳公主欲言又止扭扭捏捏的模样,高阳公主急道:“你倒是说呀,平素你可是自诩什么巾帼不让须眉,一向憧憬平阳昭公主的,这会儿却好似那些小家碧玉一般羞臊扭捏,都什么时候了?”

城阳公主觉得自己委屈,原本是想要与高阳公主多多亲近,拉近两家的关系,谁能想到最后居然将房俊拉到自己被窝里?

眼窝里顿时又泪水涟涟,气得高阳公主抓狂。

好半晌,城阳公主才抽抽噎噎说道:“就是……摸了一下……”

其实何止摸了一下呢?那厮大抵是当真不知摸到了谁,居然还想着将手从中衣底下伸进去……

高阳公主无语,埋怨道:“就只是摸一下,你便至于这般哭哭啼啼的?又不是故意的,还能掉块肉不成?我还以为他……他……你可真气死我了!”

城阳公主本就委屈得不行,听了这话,顿时又羞又恼,抹了把眼泪瞪着高阳公主,气道:“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都这时候了你还护短,合着横竖都是你家里占了便宜是吧?真真气死人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