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五章欲加之罪】

【第五百五十五章欲加之罪】

眼瞅着王景被人一拳打倒在地,沈综吓了一大跳,如今沈家与太原王氏已经达成联盟,其中有诸多合作之处,万一这王景在沈家的地头上遭遇不测,不仅联盟告吹,甚至有可能被太原王氏记恨在心。

原本吴兴沈氏因为沈法兴当年裹挟江南各家的缘故,在江南的人缘就已经岌岌可危,几十年来苦苦经营也未有太大好转,不能联结江南士族同进同退,如今再得罪一个强敌,后果不堪设想。

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扑上去护住王景,眼见王景被一拳正中面门,鼻口喷血,神智恍恍惚惚,只得大声呼唤,却不防被人从身后踩了一脚,顿时跌倒,与王景滚作一团。

起先沈家私兵还因为对方的背景而有所克制,可是眼见得自家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倒在地,骨子里的桀骜狠厉爆发出来。

吴兴沈氏自古以来便是一方豪强,与那些个诗书传家的门阀不同,他们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武力打出来的名望,平素欺压良善嚣张跋扈最是豪横,连带着家中私兵也根本不将别家放在眼内,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当即发起狠来,一个个怒目圆瞪血灌瞳仁,有一人趁着一个禁军不备,劈手夺下他手里的横刀,反手便是狠狠一刀鞘砸在这个禁军的脑袋上。

“砰”一声闷响,那个禁军应声而倒,脑袋被砸出一个大口子,血流不止。

倒地的沈综一看,顿时魂飞天外。

这特娘的可是北衙禁军啊,皇帝亲兵!

他顾不得身上疼痛,连滚带爬的想要站起,口中嘶声狂呼:“住手!统统住手!”

可禁军这边哪里听他的?

若是沈家的私兵平素跋扈,那也只是在江东这一亩三分地称王称霸,平时鱼肉乡里欺压良善,充其量就是个水匪山贼。

可这些兵卒当中有右屯卫的精锐,也有李泰的禁卫,还有水师的悍卒,哪一个不是趾高气扬眼珠子长在头顶上?可在长安横着走,平常打架斗殴的都是勋戚之后世家子弟,也可在海外灭人国、屠人城,横行霸道杀人盈野,如今到了苏州城,却被区区一个地方豪族的刁奴给打破头,一个两个脸上火辣辣的疼。

要翻天啦?!

习君买乃是水师偏将,更是房俊亲信,这会儿怒气上涌,大吼一声:“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杀无赦!”

抢上前去一脚将一个沈家私兵踹翻在地。

左右兵卒也发了狠,瞬间与身边战友袍泽组成冲锋阵势,彼此协同进退有据,如虎入狼群一般将一个个沈家私兵放翻在地。

到底是军中骁锐,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身强体壮战术严谨,右屯卫与水师兵卒更是历经多次大战,有着沙场鏖战的经历,怎能是区区门阀私兵可堪比拟的?几乎只是几个起落之间,沈家私兵便被放倒了一片,余者战战,不敢近前。

习君买向前一把薅住沈综的脖领子,将他硬生生给提溜起来,怒喝道:“冲撞皇子,恣意行凶,当真是好胆!既然不要命,老子今日就成全你!”

说着,另一手将腰间横刀“呛啷”一声抽了出来,雪亮的横刀锋刃雪寒,就要让沈综脖颈子上抹去。

“住手!”

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裴行俭迈着方步走过来,皱眉道:“冲撞皇子,意图不轨,这其中或许别有隐情,说不得亦有聚众谋反之嫌疑,汝怎可私自用刑?还是禀告魏王殿下与越国公,请他们二位升堂审查之后再做定夺。”

沈综原本已经被习君买手里的横刀吓破了胆,现在停了裴行俭这话,很想大喊一句:你特么还不如一刀剁了我!

聚众谋反,那是谁都能担得起的罪名吗?

那是要诛九族的!

他正欲辩解,地上的王景此刻悠悠醒转,清醒过来,哑着嗓子道:“裴行俭,你特娘的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只是脸上血迹斑斑一塌糊涂,身上衣衫更是肮脏不堪仪态全无,再不复翩翩如玉之气度。

裴行俭背着手,瞅了瞅王景,缓缓颔首道:“是血口喷人,还是证据确凿,某说了不算,你王景说了更不算。走吧,念在往昔一场故旧,某带你去殿下面前,有什么话,你去跟殿下说。”

都是世家子弟,虽然一个在太原,一个在河东,但彼此之间也算是熟识。只不过裴行俭年纪小,身份也只是闻喜裴氏的一个寻常子弟,当年对于王景这个太原王氏长子嫡孙只有仰望的份儿,人家王景数次同席,却看都不看他裴行俭。

王景用衣袖抹了一把脸,瞅了瞅满袖子的污秽,又揉了揉酸疼的鼻梁,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极力维持这自己的风度:“如此,多谢贤弟了。你我本是故人,相逢在这江东名城,愚兄却是这般狼狈又是仪态,实在是惭愧,改日关中重逢,愚兄定要好生招待贤弟,以偿今日之失礼。”

裴行俭眼睛眯了一下,皮笑肉不笑道:“岂敢岂敢,小弟萤虫之火,怎能比拟兄长皓月之辉?不过若兄长难忘今日之失礼,定要回到关中招待小弟一二,那小弟也只能倍感荣幸。”

在江东你被我才在脚下,回了关中你就能翻身上天?

都说这王景仗义疏财、心胸阔达有先贤之遗风,如今看来,却也不过是一个睚眦必报之徒罢了……

两人言语交锋一番,却也不过是王景试图挽回一些颜面,于事无补,更不可能翻手为云扭转局势。

习君买命麾下兵卒将一众被放翻在地的沈家私兵尽皆捆了,然后让人架着王景与沈综两人,进了店内。

外头围观的百姓看了一场大戏,一个个都兴奋得不行。吴兴沈氏素来以豪横著称,即便是王谢袁萧顾陆朱张那等江东豪族也深感忌惮,等闲不与其计较,可如今却碰上一个更豪横的。

可沈家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可以想见,眼下虽然折戟沉沙面子被人才在脚底,但转眼过后必定要报复回来,整个苏州城都得给搅合得翻天覆地不可。

……

店内,所有伙计都吓得远远躲开,店门前这一场混战他们都看在眼里,谁能想到一向以豪横著称的沈家会被人这般踩在脚下,颜面尽失?平素大家都说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这些沈家的家奴便都信以为真,欺男霸女好勇斗狠恨不得将整个江南都给反过来。

如今方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无知,之所以“强龙不压地头蛇”,仅仅是因为那条龙还不够强,如今当真来了一条龙,豪横的沈家居然连个浪花都没掀起来,就被狠狠的摁了下去……

习君买将沈综、王景连人带到店内,上前施礼道:“启禀魏王殿下、越国公,有凶徒纠集恶奴、聚众生事,意欲对殿下不利,末将率众将其擒拿,押解君前,听候发落。”

话音未落,沈综已经哀求道:“殿下明鉴!误会呀,真的只是误会呀!吴兴沈氏素来与邻为善、忠君爱国,岂敢对殿下不利?还请殿下明察秋毫,宽恕在下鲁莽之罪。”

他这话说出来,顿时把李泰给逗笑儿了:“哦?吴兴沈氏乃忠君爱国之家?呵呵,这个说法本王倒还是头一回听说。”

沈综一愣,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心底不仅懊恼。

西晋建武年间,永嘉之乱、衣冠南渡,晋元帝率中原汉族臣民从京师洛阳南渡,定都健康,吴兴沈氏便曾凭借地利豢养私兵,不听东晋朝廷调度,为祸乡里桀骜不驯,使得朝廷大为头痛。

前隋末年,沈法兴更是凭恃吴兴沈氏之班底,自立为帝割据江东,与杜伏威、李子通连番大战,使得江东膏腴之地尸横枕籍、流民无数,直至今日依旧有百姓咒骂不休。(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