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八章尽在掌握】

【第五百六十八章尽在掌握】

眼见得几位公主已经到了亭子前,李泰不再多说,只是叮嘱一句:“总之你自己小心为上,或许害你性命的确不敢,可暗中使个绊子让你难堪,那也说不准。”

房俊颔首。

几位公主头上撑着油纸伞,赤足蹬着木屐踩着染满了青苔的石阶来到亭子里,早有侍女拿了锦垫放在地席上,又取来食盒拿出七八样精致的糕点,再重新沏了一壶热茶,便都撑着伞站在亭外。

李泰看着几个妹妹,一脸宠溺的笑容:“微风斜雨,泛舟湖上,这江南的风物几位妹妹可觉得还好?”

未等几位公主回答,一旁的杜荷忍不住道:“这江南固然风景秀丽,非是关中可比,但阴雨绵绵多日不晴,身上好似都潮湿得长了毛一般难受,真不知江南人祖祖辈辈是如何熬得住的。”

江南潮湿,尤其是梅雨、深秋这两个时节,雨水绵绵无休无止,屋里的被子攥一把都能攥出水来,对于习惯了干燥的北方人来说的确难以忍受。

长乐、高阳、晋阳三人自然不会反驳杜荷,城阳公主却不惯着他,淡然道:“江南江北,风物不同,自然各有千秋。现在觉得江南潮湿,可再过几天关中已经寒风凛冽,这江南却依旧草木如茵,自然还是江南更好一些。”

一旁的房俊笑而不语。

南方人觉得北方人不怕冷,北方人觉得南方冬天根本不冷……这怕是世界上最大的误解。

杜荷被抢白一句,不敢反驳,只能讪讪的笑了笑,低头喝茶。

自尊心难免受到打击,愈发觉得自己应当好生做出一些惊天动地的功勋来,否则在外人面前受窘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女人都瞧自己不起,那可实在是太难受了……

晋阳公主不理会这些,夹了一块糕点放在面前碟子里,然后推到房俊面前,巧笑倩兮道:“姐夫尝尝这个枣泥麻饼,很是美味呢。”

房俊瞅着碟子里裹了一层芝麻的糕饼,与后世似乎没有多大差异,拈起来咬了一口,又硬又酥,里边裹着枣泥很是香甜,咬了两口,晋阳公主已经斟了一杯茶水递到手边……

“姐夫要不要尝尝这个?”

房俊一口茶水咽下去,碟子里又多了一个桂花糕……

其余几人就在旁边看这娇俏可人的晋阳公主坐在房俊边上斟茶递水,丝毫没有半分金枝玉叶的刁蛮骄纵,倒是更像一个无微不至的小侍女,长乐与城阳倒是没有在意,高阳公主却有些吃味,感触最深的自然是杜荷。

同样都是姐夫,都是驸马,差距何至于这么大呢?

谁都知道晋阳公主最是受到李二陛下以及一众皇子公主宠爱,所以人人都想与晋阳公主亲近一些,可这位小公主固然在所有人面前都知书达礼、端庄贤惠,但那份清冷之中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心境,任谁都感受的出来。

偏偏这小公主从小就对房俊分外亲近,李二陛下诸多女婿,唯有房俊能够让晋阳公主喊一声“姐夫”,余者要么以官职相称,要么干脆就称呼一声“某某驸马”,令人分外挫败……

杜荷闷头喝茶,觉得只要在房俊身边,自己就彻底被对方的光芒所笼罩,平素自己也算是前呼后拥名门子弟,如今却自信全无备受打击……

高阳公主扯扯晋阳公主的袖子,将她娇小的身子拉到自己身边,蹙着眉儿低声训斥道:“你干什么呢?好歹也是堂堂皇室公主,却像个小侍女似的斟茶递水,你也好意思?”

晋阳公主眼珠儿转转,笑嘻嘻道:“若是大姨子那倒是有些不妥,可小姨子给姐夫斟茶递水,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一句话,将长乐、城阳两位公主都闹了个大红脸。

城阳公主不满,喝叱道:“小小年纪胡说八道,若是在宫里,这会儿就得让教习嬷嬷长嘴了!”

长乐公主瞥了城阳公主一眼,毕竟自己一直以来与房俊之间绯闻不断,这会儿有些羞臊可以理解,没明白她为何这么大的反应?

难道是……

她心里已经,偷偷瞥了房俊一眼,旋即将心里升起的那个念头狠狠的压了下去。

李泰摆摆手,制止城阳公主,笑道:“兕子毕竟年纪小,且小时候便与二郎亲近,倒也不会有人对此说什么闲话,况且自家姊妹、兄弟之间,友爱有些有何不可?父皇一再教导我们要手足友爱、姊妹相亲,咱们也应当谨记父皇的教诲,彼此之间少一些隔阂,多一些亲近。”

城阳公主喏喏应了,只是头却低下去,一张脸红得不能再红。

可不是很亲近么?毕竟糊里糊涂的那儿都被摸了……

李泰只以为她脸皮薄,忙道:“城阳切勿误会,为兄并非是斥责于你,只是希望兄弟姊妹之间能够相亲相爱,即便稚奴如今想要争夺储位,但是私底下,兄弟姊妹之间的情谊也不能破坏。”

城阳公主垂着头,连耳朵尖都红透了,声如蚊蝇一般嗯了一声:“妹妹知道了……”

杜荷看着自家娘子那等娇羞无限的模样,心里感觉颇为新奇,这还是那个平素冷淡疏离、对任何事都不假辞色的妻子么?

好看倒是越发好看了,可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李泰便说道:“此次南下,事情办得并不顺利,所以大抵还要逗留一段时间,妹妹们不妨四处游玩,也算是难得的放松,毕竟这等机会可不会常有,下一次再想要来江南,还不知要等到何时。若是有什么地方不太习惯,可尽管说出来,亦可通知苏州刺史命其多加准备,那是自己人,毋须客气。”

几位公主都颔首称是。

萧锜一路快船逆流而上直奔金陵,下了船马不停蹄赶回家中,直奔父亲萧璟的书房。

书房当中尚有一人,乃是伯父萧珣的长子、自己的堂兄萧钜,亦是在北疆以“死间”而阵亡的萧嗣业的父亲……

萧璟没有避讳萧钜在旁,直言问道:“苏州那边情形如何?”

萧锜赶紧将苏州之事详细禀报。

闻听之后,萧璟一双雪白的眉毛紧紧蹙起,一言不发。

萧钜却怒声道:“简直岂有此理!乡野之间将房俊称作‘南霸天’,他难道还真以为自己在江南可以一手遮天了?咱们两家好歹也是姻亲,他这等做法,等同于将吾萧家推到所有江南士族的对立面,举世皆敌!叔父大可不必理会,难不成他还真敢将吾家的盐场收回,甚至断了吾家的海贸,不准船队出海?若他当真如此混账,吾就舍了这一身血肉,跑去太极宫外叩阙告御状,就不信皇帝陛下能够任由吾家子弟轰轰烈类的死于北疆,家中还要遭受欺辱霸凌!”

自从萧嗣业自为“死间”,为了唐军覆灭薛延陀而丢了性命,萧钜从此便以功臣自居,觉得有了这样一个儿子,实乃家族荣耀,腰杆子都硬挺了几分……

萧璟眼皮都未抬,只是摆了摆手,沉吟道:“不可鲁莽,房俊这小子手段狠厉,六亲不认,此番又是吾家先摆了他一道,说到底也是有失道义,怪不得他这般对待。”

萧锜道:“孩儿赶往苏州,途上便听闻诸多江南士族已经慑服在房俊淫威之下,先前口口声声要惩治房俊的那些人,如今已经携带着账目文书送到房俊面前,求着人家将那些货殖产业赶紧过户。那王景舌绽莲花合纵连横,但是在房俊面前却非是一合之敌,一个照面便败下阵来。如今江南各家都是人心惶惶,唯恐房俊秋后算账打击报复,所以迫不及待的上门示好。”

不得不说,王景这人的确有几分口才,更有名士之风,所以先前挨家挨户的游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然而令人颇为失望的是,房俊抵达江南之后两人甫一照面,王景便被打得口鼻喷血颜面尽失,随后的交锋当中也彻底败下阵来,使得先前认为可以有所作为的江南各家大为失望,悔之莫及。

萧锜亲眼见到房俊即便在魏王面前亦是极为霸道蛮横,堂堂亲王连插嘴都插不上,心里早已有了惧意,唯恐父亲依旧冥顽不灵心存侥幸。(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