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七十七章雨夜杀机】

【第五百七十七章雨夜杀机】

“嗯?”

房俊一皱眉,抬眼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小雨淅淅沥沥,这等时候、这等天气,长乐公主为何要派人前来?

想了想,道:“把人带进来。”

“喏!”

亲兵推出门外,须臾进来一个纤细瘦弱的侍女,将身上的斗篷帽子摘下,果然是长乐公主身边一个侍女。

“奴婢见过越国公。”

侍女敛裾施礼。

房俊嗯了一声,呷了口茶水,问道:“殿下让你前来,所为何事?”

侍女低眉垂眼,轻声道:“殿下命奴婢前来,有要事请越国公赶往庄园一叙。”

“现在?”

“喏。”

“到底是什么事?”

“奴婢不知……”

房俊眉头越蹙越紧,又问道:“高阳殿下、城阳殿下、晋阳殿下三位可还好?”

侍女答道:“奴婢只是吾家殿下房中的贴身侍女,对外头的事情并不知晓多少,只是午间的时候到时几位殿下一起用的午膳。”

房俊点点头,沉吟不语。

几位公主住在一起,房俊自然不会去想那些个风花雪月的事情,况且长乐公主矜持端庄,哪怕看得出来对自己颇有情意,却始终不曾逾距半分,又岂能派自己的侍女前来邀请自己雨夜幽会?

既然不是这等事,那或许便是安危出了问题。

这江南看似平静,实则暗地里早已经风起云涌,房俊早就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大对劲,毕竟这帮子江南士族逍遥天南几百年了,即便是当年大隋朝一统山河御极八荒,江南士族都不曾屈服,使得隋炀帝杨广为了得到江南士族的支持,不得不开通运河、建造江都,亲自驻留江南。

当真背地里搞些什么欺君犯上的阴谋诡计,实在是再也平常不过。

即便他想不通这些人有什么理由对长乐公主有所不利,却也不敢有丝毫大意,毕竟高阳、晋阳都与长乐住在一起,若是长乐公主发现了什么诡异之处,一旦遭遇危险,几位公主都有可能陷身危险之中。

房俊颔首,道:“去外头等着,某换件衣服。”

“喏。”

侍女退出门外,房俊沉思片刻,将卫鹰叫了进来,嘱咐道:“多带上些人,全副武装,哦对了,将某的火枪拿来。”

房俊换了一套衣衫,卫鹰已经将他的火枪取了过来,一只单筒的燧发火铳,精钢打制,很是精巧。

将火枪收好,带着卫鹰走出屋子,院子里已经聚集了五十余精锐部曲,尽皆穿着蓑衣戴着斗笠,这等天气不适用弓弩,弓弦被雨水淋湿会减少韧性,所以都配着横刀。

房俊与那侍女登上马车,出了镇公署,直奔码头,换乘战船顺水直下进了长江水道,再逆流而上不久,自海虞镇附近拐进望虞河,直抵苏州城外金鸡湖。

此时天色早已全黑,天上满是乌云不见星月,小雨依旧未歇。

弃船登陆,亲兵部曲燃起风灯,一大队人马策骑抹黑赶往徐家庄园。

庄园的守卫有三部分,最外围是水师派遣的兵卒把守,严防任何闲杂人等进入,里边是穆元佐派驻的苏州郡兵,由苏州司马沈纬率领,最内则是皇家禁军。

水师兵卒自然让开道路让房俊进去,但是到了苏州郡兵把守的关卡,却遭遇了阻拦。

苏州司马沈纬很是尽职尽责,下雨天也坚持守在此处,在房俊马前苦笑着说道:“非是末将敢阻拦越国公,实在是穆刺史有严令,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入庄园之内,以免冲撞了几位公主殿下。末将听命行事,哪里敢有半分玩忽职守?还望越国公海涵。”

房俊坐在马上,抬眼往庄园里头看了看,雨天暗夜阴沉,庄园之内半点光亮业务,阴沉沉好似龙潭虎穴,给人心里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总觉得氛围很是不正常。

沉吟片刻,房俊回头对卫鹰等亲兵道:“尔等速速退出去,某一人入内,若是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返回华亭镇,让裴行俭率军前来。”

“喏!”

卫鹰应了一声,带着亲兵部曲们缓缓后退,回到水师兵卒驻防的地方暂时休整。

沈纬赔笑道:“越国公说笑了,此处庄园里三层外三层,安全确保无虞,哪里会有半点风险?末将只是军令在身,不敢擅专罢了,若有得罪之处,改日末将设宴,向越国公赔罪。”

房俊淡淡一笑,道:“沈将军尽职尽责,某只有欣赏,哪里会有半点不满?闲话少叙,走吧。”

“喏!但是……请越国公下马,免得惊扰了几位殿下。”

沈纬一脸笑容,却不卑不亢。

房俊深深看了他一会儿,这才甩镫离鞍跃下马背,将缰绳一甩,一言不发,大步向庄园内走去。

沈纬命人看顾好马匹,带着几个亲信紧随其后,陪着笑说着话,房俊却理都不理他。

这段路进入庄园的道路很是平坦,铺着青砖,只不过许是年久,路面难免凹凸不平,雨水积蓄下来来不及渗下去,又流不走,便形成大大小小的水洼,一脚踩下去便湿了鞋子,溅得衣摆尽湿。

脚上的鞋子被雨水尽湿,又潮又凉,反而使得房俊精神愈发清明集中。

他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可是担忧高阳以及长乐的安危,只能一条道往里走,精神却始终紧绷着,不回头,却至始至终都留意着沈纬的动静,一只手下意识的放在身上佩戴的火枪附近,只要稍有不对劲,便立刻拔枪反击,同时加速向庄园之内奔跑。

庄园里头都是皇家禁卫,当可确保安全无虞……

黑洞洞的庄园大门到了二十步之外,身后的沈纬除去赔笑说话之外,不见半点异常,房俊已经见到黑暗之中伫立在庄园门口值夜的禁卫,心里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或许只是自己杞人忧天,庄园内并未发生什么异常,长乐公主也或许当真只是要寻自己半夜私会……

值夜的禁卫听到动静,开口喝问:“什么人?”

沈纬立即道:“越国公担忧几位殿下安危,前来检视,还不速速开门?”

脚步声响,一队禁卫从门后走出,待到房俊到了门前,相互验证,禁卫首领连忙施行军礼,道:“原来是越国公,请随末将入内!”

一切都未见任何异常,房俊终于松了口气,开口问道:“几位殿下可曾安好?”

话音未落,异变陡生!

就在他一路紧绷的精神在见到禁卫的时候放松下来的瞬间,身后忽然生起一股劲风,与此同时面前这个禁卫首领面容狰狞,手已经按在腰间横刀的刀鞘上,就待拔出横刀。

房俊一瞬间毛骨悚然,身上的汗毛都倒竖起来,千钧一发之际猛地一蹬地,强悍的爆发力使得身子猛然向旁窜出去一步,与此同时拔出衣衫之下的火枪,照着禁卫首领的脸上便开了一枪。

“砰!”

火亮在黑暗的雨夜之中一闪即逝,那禁卫首领猝不及防,脸上溅起一蓬血水,一声未吭仰天跌倒。

房俊刚刚迈出一步,左肋下先是一片冰凉,继而一股剧痛传来,他想也不想,落地的脚当做指点,身体一瞬间扭转面向原本在身后的沈纬,手里的火枪劈手便投掷出去。

这么一大坨铁的分量很是可观,被他蓄力之下正中沈纬的面门,沈纬发出一声惨呼,一手拎着一柄匕首,另一手捂着脸蹲在地上,鲜血顺着指缝汩汩而出,大叫道:“不能让他跑了,弄死他!”

身后的郡兵,面前的禁卫,几乎都在同一时间纷纷抽出横刀,如狼似虎的向着房俊扑去!

数柄雪亮的横刀在马灯光芒照耀之下闪烁着寒光,十余名彪形大汉悍不畏死冲向房俊,横刀在雨幕之中划过,纷纷砍向房俊的各处要害。

雨水纷飞,先前还是静谧一片的徐家庄园,陡然之间便杀机显现!(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