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七十八章亡命奔逃】

【第五百七十八章亡命奔逃】

雪亮的横刀划过雨幕,刀身映射着马灯的幽幽光亮,居然有几分璀璨迷离的美……

房俊来不及思忖为何脑子里会显现这样的感觉,运足全身力气,在刀锋及身的瞬间猛地一用力,整个人跳起来向着左侧跃起,堪堪避过刀锋,人却因为失去重心跌落在地。

十几双军靴踩着泥泞的地面,溅起细碎的雨水泥浆,迅速向着倒地的房俊追击而至。

房俊根本来不及起身,更没有机会抽出腰间的横刀予以反击,只能顺势在地上一滚……再滚……一连滚出去十几个滚,滚得头晕目眩不辨东西,耳畔唯有钢刀劈在地面叮叮当当的响声。

面对猝不及防的暗杀,房俊非但没有太多的慌乱,头脑反而前所未有的冷静清晰。

没时间去揣摩幕后主使到底是谁,他只知道若是不能逃出生天,明年今时便是他的祭日!

顾不得肋下的疼痛,这一连串的懒驴打滚避过了一顿乱刀,房俊脚蹬着地一使劲儿便站了起来,顾不得辨别方向,朝着这些禁卫相反的方向撒腿便跑。

身后传来沈纬压抑着的吼叫:“抓住他,杀了他,不能让他跑了!”

十余个禁卫、郡兵提着刀疯狂追击过来。

房俊拼命往前奔跑,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要跑得更快一点,怎奈淅淅沥沥的小雨使得地上积水颇多,此处更是逃离了道路范围,地上满是泥泞,脚下猛地一滑,打了个趔趄,差一点就摔个滚地葫芦。

紧慢调整好重心,只是这一耽搁,身后的追兵已经追了上来。

任他再是勇冠三军,可不过是血肉之躯,十余个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围攻之下绝无幸至。

心中刚刚升起绝望,前方便忽然隐隐传来一阵潺潺的流水声。

绝处逢生,房俊顿时大喜,奋起余力往前跑了十几步,便见到一条黑洞洞的河流,不再多想,调整好脚步奋力向前,到了河边猛地纵身一跃,身体尚在半空中的时候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下一刻“噗通”一声跃入冰凉的河水之中。

甫一入水,房俊便一个猛子扎进河底,手摸到河底的细沙,顺着河底选择了一个方向便奋力游过去。

追兵追到近前,也纷纷纵深跃入河水之中,有的在水面上四下搜寻,有的潜入水底摸索,等到沈纬捂着脸赶到河边,见到一个兵卒从水中露出头换气,急忙问道:“抓到没有?”

那兵卒摇摇头,沈纬大怒道:“搜!给老子一寸一寸的搜,他身上有伤,逃不远的!”

看着兵卒们再一次潜水的潜水搜寻的搜寻,沈纬捂着剧痛欲裂的眼睛,湿透的衣衫难掩一股寒气,浑身恐惧的打起颤。

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长安那边捉拿了长乐公主贴身侍女的家眷,逼迫她不得不背叛长乐公主引诱房俊夜入庄园,又利用防卫的借口使得房俊只身进入,尽管这样他还是不放心,毕竟对方可能南征北战号称勇冠三军的猛将,万一失手后果不堪设想。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有道理的,房俊虽然只身进入庄园,但从神情、步伐之中可以看出,始终存有戒备,只要自己敢动手,很难毫无声息的将其制服甚至杀死。

所以他设计了一个严密的圈套,在房俊进入庄园的一瞬间动手。

你能防备着我,总不能防备着素来忠诚悍勇的北衙禁军吧?

果不其然,在进入禁卫把守的庄园的一刹那,房俊卸去了戒备,沈纬当机立断,立即出手。

只是他依旧没想到在那等情况之下,房俊居然依旧堪堪避过了自己捅向其后腰的一刀,刀锋只是刺伤了他的肋下,未能将他留在这里。

不仅用火枪击杀了里应外合的禁卫首领,还反手掷出火枪重伤自己的面部。

反应太快了!

现在房俊遁入河中,完全搜寻不到踪迹,更不可能调集兵马大张旗鼓的搜索,沈纬几乎不敢去想象一旦房俊逃脱生天,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

莱州吴家,江东顾家,关中元家……一例一例血淋淋的教训都摆在那里,一旦房俊发起疯来,皇家水师攻破吴兴沈氏几乎毋须耗费吹灰之力。

他终于感到后怕,一阵浓浓的悔意袭上心头,任凭天上的雨势越来越大,却也无法浇灭心里的恐惧。

自己怎地就昏了头,答允了那些人的条件,出手暗杀房俊?

且不说此刻失败之后犹如天崩地裂,就算暗杀成功将房俊置于死地,自己难道就能有一个好的下场?

天下人谁都知道房俊在皇帝陛下面前是如何受宠,更别说太子将其倚为臂膀,几位皇子皆与其交情莫逆,朝中大臣与其亲善者比比皆是,尤其是水师上下尽皆将其视为统帅……

这样一位军方、政坛皆有着无与伦比影响力的大佬死在自己手里,自己焉能有一个好结果?

真真是猪油蒙了心!

只是眼下已经顾及不得那些,左右自己的下场都将无比凄惨,若是能够将房俊杀死,或许关中那些人能够保留几分信誉,念及自己的功劳,保住自己的宗族家人……

“搜!就算将整条河给老子翻过来,也得将他给找出来!”

沈纬眼珠子通红,站在河边疯狂叫嚣,以此抵御着无边无际的恐惧。

河水冰冷。

初冬的江南或许不如北方那般寒冷彻骨,但是却绝非感觉上那么暖和,一入水中,便能够体会到江南冬天的阴冷。

房俊憋着一口气,沿着河底奋力的向着一个方向游动,一口气游了有一炷香时间,肺叶里的空气已经无法支撑正常的身体需求,眼前一阵阵发黑,连续喝了好几口河水,却也不敢浮出水面换气。

他知道敌人一定会站在搜索,却不知道敌人到底能够投入多少兵力,一旦兵力过多,足以将河道两岸几百步之内的地方都给覆盖一遍,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所遗漏,自己只要被发现就绝对再没有逃跑的机会。

全凭着坚韧的毅力支撑,又游了有小半炷香时间,终于坚持不住,在河底摸索着往河岸游去,到了岸边也不敢贸然露头,仰着头一点一点的贴近水面,然后将手顺着河岸边的细沙摸上去,碰到了一蓬野草,这才将头慢慢浮出水面,尽量不产生一丝一毫的水纹涟漪。

幸运得是他选的这出地方正好生长着一片茂盛的野草,不知名的野草有着宽大的叶子,茂盛的笼罩着河岸边的土地,他正巧紧贴着野草冒出头,若不是在近处仔细查看,几乎难以察觉。

将肺叶里的浊气排出,吸进新鲜的空气,房俊大口大口的呼吸,同时集中精力观察着附近的地势。

自己水性极好,但是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游出太远,况且刚才又是逆流而上,大抵距离庄园正门也不过是百十丈左右距离,不会超过一里地。

也就是说,此刻岸上便是徐家庄园……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唿哨聒噪之声,想必追兵已经离自己不远,房俊略微思考一会儿,觉得继续沿着河流往前游,逃脱的几率并不大。因为若但只是一个沈纬也就罢了,吴兴沈氏再是强悍,也不敢调集太多人手围剿自己,可刚才那几个皇家禁卫亦曾参与刺杀自己,这就麻烦了。

所有的皇家禁卫尽皆倒戈是不现实的,但是其中谁知道被关陇贵族收买了多少?万一其中有个百十人与关陇贵族暗中通气,誓要置自己于死地,那么自己绝对逃不远。

沉吟片刻,房俊当机立断,从河水中站起,爬上岸边,忍着肋下的剧痛辨别了方向,猫着腰向着不远处黑乎乎的一排建筑跑了过去。

他只是担心不知禁卫当中被收买了多少,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自己一旦被发现又碰巧遇上被收买的禁卫,那可就小命休矣……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相信沈纬等人绝对想不到自己偏偏要不按常理而行,非但没有趁着雨夜逃跑,反而潜回徐家庄园。

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8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