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零八章我警告你】

【第六百零八章我警告你】

江南烟雨缠绵不休,飘摇的雨丝丝丝缕缕的从天而降,如烟似雾一般笼罩着青山秀水,美则美矣,可那种浸润了每一分每一寸空间的潮湿阴冷,却令来自北方的人们大感受不了。

屋子里燃了火盆,却依旧令人觉得连被褥都好似能够拧出水来,房俊蹙着眉,趴在床榻上紧了紧身下的厚被。

在他身后,高阳公主跪在一侧,俯下身去,聚精会神的替他清洗了一下肋下的伤口,敷上生肌愈骨的金疮药,然后仔仔细细的包扎起来。

一切完毕,高阳公主才直起腰,一只纤手握成粉拳锤了锤酸软的腰背,另一手则撩了一下额前算乱的发丝,吁出一口气香气道:“郎君身强体健,体质异于常人,这伤口愈合得极快,再换上几次药就愈合得差不多了。”

房俊笑道:“还是娘子的手法好,那些个所谓的神医,在娘子面前也得自叹弗如。”

要说穿越之后最令他满意之事,便是继承了这样一幅躯体。

房遗爱那小子脑筋虽然不大好使,可筋骨强壮体质非凡,不仅天生神力,而且本钱雄厚,远胜他前世整日里枯坐办公室被烟酒侵蚀得快要掏空的身体……

高阳公主为之失笑,轻轻拍了房俊健硕的肩膀一下,微嗔道:“这天底下能够当得起神医之称谓,也就只有孙思邈道长了。若是孙道长在此,听闻郎君口不择言,必定与你没完。”

房俊翻身坐起,见到自家妻子腰肢窈窕、眉目如画,浅嗔薄怒之间眼眸流转,自然心生怜爱,伸出手臂揽住堪堪一握的纤细腰肢,将娇小玲珑的身子揽入怀中,嗅着清新的香气,调笑道:“那老道也是个妙人,岂能不知此乃吾夫妻之间的戏言,怎会较真儿?说不定还会以为为夫人是由于体力不济导致夫纲不振,不得不依托唇舌取悦娘子,故而大发善心赠给为父一些牛鞭鹿茸什么以壮声色……”

高阳公主被他揽在怀里,抵不住这般耳鬓厮磨,什么“以唇舌取悦娘子”更是令她娇羞难抑,俏脸红润气喘吁吁,待听得后半句,却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美眸横了郎君一眼,咬着嘴唇嗔道:“郎君本就龙精虎猛,家里的几个女人哪堪鞑伐?每次都被你折腾得死去活来。就是这般却还惦记着什么鞭啊茸啊的,快给本宫速速招来,是否心里头惦记着别家娘子,唯恐力有不逮,被人家给小觑了,遭来嘲笑?”

房俊顿时面容一整,义正辞严道:“娘子说的哪里话?为夫一身正气可鉴日月,岂能有那等龌蹉之念头?该罚!”

说着,大手在柔软挺翘的臀儿上轻轻拍了一记。

高阳公主咬着嘴唇,娇哼一声,美眸流转问道:“那你老实招来,那夜你潜入庄园之内,为何不来本宫的房内,却偏偏要跑去长乐姐姐的闺房?到底是你心存不轨,亦或是你们之间早有私情?”

说起这件事,房俊也忍不住老脸一红,辩解道:“娘子误会了,就算信不得为夫,难道还信不过长乐殿下的人品?”

“哼!长乐姐姐固然端庄贤惠,可到底也是一个久旷之妇,所谓烈女怕缠郎,你这厮又贯会玩弄那些个对付女人的手段,说不定哪一天一时疏忽心神失守,便被你这棒槌得了手去。”

房俊不满:“嘿!怎么说话呢?凭什么有事也是吾房某人的错,就不能是她主动勾引你家男人?”

“啪!”

高阳公主打掉那只不知不觉间攀上自己胸脯的大手,在他怀里扭转身,仰起一张清纯秀丽的小脸儿,一双美眸忽闪忽闪光芒流转,正色道:“我非是善妒之妇,不管你那些个床底之事,碰上喜欢的,养在外头也好,娶回府里也罢,都随着你高兴。长乐姐姐固然与我乃是姊妹,可说到底也是和离之妇,纵然你与她情投意合做下些什么苟且之事,我也懒得问,更懒得管。男人嘛,三妻四妾逢场作戏,本就是天性,就算是管怕是也管不住。但是我必须警告你,绝对别去碰城阳!”

房俊眨眨眼,奇道:“这话从哪儿说起?”

他素来明白高阳公主的态度,只要自己宠着她、惯着她,那么无论再有多少女人,她都不屑一顾。

身为大唐公主,就是这么大度而且有底气。

可警告自己别碰城阳公主……这就莫名其妙了。

不过就是摸了一下而已,算不算“碰”?

高阳公主撇撇嘴,对于房俊的“不坦白”表示相当之不爽,清声道:“这些时日以来,城阳每次见你都面红耳赤,眼神当中柔情蜜意的,你以为我看不出?可城阳乃是有妇之夫,更是杜家的媳妇,一旦你与她有染,不仅坏了她的名声,父皇更饶不了你!”

大唐风气开放,尤其是以李唐皇族为首的有着鲜卑血统的关陇贵族们,男女之事甚为随便,这就导致了大唐公主的名声一贯不怎么好。

可若是换了别的公主与房俊有染,李二陛下纵然不满,却也不会太过干涉,但城阳公主的身份却绝对不同,谁都知道杜如晦在李二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当年杜如晦临死的时候,李二陛下可是亲口答应要照拂杜家,决不让杜如晦的子孙受到一丁点的欺辱。

这等背景之下,就算李二陛下对房俊再是纵容,一旦他敢染指城阳公主,也绝对施以严惩!

房俊无奈,竖起手掌指天立誓道:“苍天在上,除去那天晚上的误会之外,为夫连一根手指都未曾碰过城阳公主,若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

“哎呀!你这人还真是个棒槌,说说而已,干嘛指天立誓?呸呸呸,赶紧吐两口唾沫,童言无忌。”

房俊不过是以示清白,高阳公主却花容失色,拉着他的手一叠声的让他认错。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的一言一行都有神仙看着呢,既然发下这等毒誓那就得遵守才行,一旦违反了誓言,报应马上就来。

她不过是出言警告一番,就算是当真将城阳睡了也不过是难逃父皇的一顿责罚,总不会将他砍了脑袋,可是誓言被神明听在耳中便不得违背,万一以后当真一时冲动做下错事,那是当真会天打雷劈的……

嬉闹一阵,夫妻两个相拥着坐在床榻上,高阳公主娇小的身躯依偎在郎君壮阔的胸膛上,看着窗外迷蒙的烟雨,听着雨水滴落屋檐发出的声响。

房俊婆娑着妻子平坦的小腹,在她耳畔轻声道:“知道吗?那日为夫深陷险地,娘子仗剑而行毫无畏惧,那等睥睨天下英姿飒飒的模样,当真是美人如玉剑如虹,太帅了!爱煞为夫也!”

“当真?”

高阳公主仰起小脸儿,便见到了郎君眼眸当中流露出来的无限爱怜。

“当真!”

房俊俯下头去,在红唇上轻轻一吻。

“嘻嘻!”高阳公主秀丽的脸蛋儿散发着夺人心魄的光晕,眉宇之间有着毫不掩饰的得意,娇声道:“别以为只有你能上阵杀敌,咱们李家的女儿,各个都有着平阳昭公主的遗风,哪怕平素看似弱不禁风,可到了紧要关头,照样骑得了战马、舞得动横刀,刚烈无双,巾帼不让须眉!”

似乎每一个李唐皇族的女儿,都将平阳昭公主视为平生偶像,固然不可能人人都如平阳昭公主那般能够驱策万千二郎奋死争杀,可只要有那么一丝一毫的机会,都要展示血脉当中的飒飒英姿。

房俊将头伏在高阳公主修长洁白的脖颈之间,喘着粗气,一双大手便要登山涉水。

高阳公主也大为情动,却死死的按着那一双作怪的大手,眼眸流淌,喘着气道:“别闹,你身上还有伤呢。”

美人在怀,却不能剑及履及,房俊懊恼的仰天长叹。

高阳公主在他怀里转过身,四目相对,挑了挑眉梢,眼波如水,舔了舔红唇,做出暗示。

房俊顿时咽了口唾沫,大喜道:“幸苦娘子了!”

窗外风雨如晦。

一墙之隔的窗户下边,一位清丽无匹的美人儿正凭窗远眺,柔肠百结……(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