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一章乘胜追击】

【第六百一十一章乘胜追击】

李泰这么一说,穆元佐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大体上便是以顾全大局为重,决不能使得江南产生动荡,但该敲的竹杠还是得敲,一则是为了敛财,再则便是通过这种相对温和的方式对于江南士族予以惩戒与警告。

别以为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之后你们还能够安然无事,不割点肉、流点血,怎么能记得这一次的教训呢?

最紧要是要保持要一个度,既要让那些个江南士族肉痛,又不至于产生抵触,铤而走险。

不过这对于穆元佐这等小门小户出身,一步一步走上高位的官员来说,不要太简单……

“微臣明白殿下的意思,回头就让人将沈纬在此提审一遍,令其写下一份供状,然后拿着供状挨家挨户的上门告诫,谁家诚心实意悔改,那么便既往不咎、一笔勾销,谁若是顽固抵赖、心存侥幸,那便公事公办,先将其拘押到苏州府衙再说。”

李泰抚掌暗叹:“正该如此!穆刺史处事机变,深得吾心!”

穆元佐得了称赞,自然心中欢喜,笑道:“殿下过誉了,微臣鲁钝,若非殿下尽心执教点拨,怕是一味的宽容放纵,不能给予惩戒与震慑,怕是往后未能吸取教训心存敬畏,有负职责。”

两人相互吹捧一番,穆元佐告辞出去,着手开始审讯沈纬。

其实早就没什么好审的,水师牢狱可不是良善之地,沈纬刺杀房俊而入狱,肯定要遭受一番剥皮拆骨的折磨,该说的不该说的已经没什么可说了,不过按照李泰的意思,那是肯定还要再从其口中交待几个共犯或者胁从的,就此深挖一番,将疑犯的面积扩大,尽可能的多多牵连几家。

这么做不仅可以继续敛财,更会使得江南士族人人自危,口供笔录可都是实打实的,往后谁家若是继续如以往那般阳奉阴违甚至直接支持晋王,这份口供笔录拿出来,就能将谁家置于死地。

换句话说,只要自己将这件事情办妥,然后将这份口供笔录交到房俊甚至是太子的手中,那便是大功一件。

等同于给所有江南士族的头顶选了一柄利刃,乖巧懂事自然一切无虞,可若是存了贰心,这柄利刃掉下来就是人头落地、阖家遭祸……

算是江南江南士族的命脉捏在了手里。

且不说这对于朝廷治理江南有着多么积极的意义,单说只要这份功勋在手,自己就算是彻彻底底成为太子麾下的重要一员,等到太子他日登基御极,论功行赏,怎么能少得了自己?

退一步讲,哪怕现在跑去陛下面前献上这份口供笔录,自己从一届苏州刺史任满之后直入中枢亦是指日可待。

可谓是一箭数雕。

当然,最倒霉便要数一众江南士族,可话说回来,这股怨气纵然无法消散,那也是冤有头债有主,自去寻吴兴沈氏的麻烦便是……

穆元佐回到苏州府衙,直接便将羁押在牢狱之中的沈纬给提上正堂。

之前被关押在水师大牢,历经几次审讯,起初沈纬骨子颇硬,梗着脖子说着大不了就是一死,给我个痛快的。可水师兵卒最是爱戴房俊,如今刺杀房俊的凶手就在眼前,怎么肯给他一个痛快的?

各种大刑轮番上阵,每几个回合,沈纬便崩溃了。沈家素来行事豪横,沈纬更是横行乡里,手里头沾得人命没有十条也有八条,杀个人就跟杀只鸡差不多,一刀下去完事儿了。

可自家的命岂能与别人的命相比?

杀别人的时候痛快,轮到自己要死了,却有些抵不住。尤其是当他轮番受了几样大刑,才算是明白“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并不是死亡”这句话的真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那种绝望才更让人崩溃。

到了后来,基本就是水师的兵卒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如今被转送至苏州府衙,穆元佐命人将沈纬带上正堂,打算大刑侍候一遍,然后再循循善诱使其供述出几家往来亲密的人家,所以也没有避讳府衙中的官吏,很多人就在堂上旁观。

结果人一带上来,穆元佐就有些傻眼。

看着几乎已经不成人形的沈纬,穆元佐心底一阵阵的冒着寒气,这得是经受了何等酷刑才能将一个昂藏七尺的汉子给折磨至这种程度?手脚筋络早已经挑断了,整个人软塌塌的伏在堂中,身上没有一件衣物,所有皮肤几乎就没有一块完整的,令人就算想要再次上刑都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堂上两侧站着的其余官吏也都面面相觑,两股战战。

穆元佐指使衙役上前询问,沈纬已经处于一种失神状态,意志完全崩溃,问什么说什么,甚至也不管到底有没有那些事情,只要你问,他就点头,潜意识里完全没有抵抗的想法,只求速死。

衙役揪着沈纬的眼皮不让他昏过去,问道:“还有谁与你一起谋划刺杀越国公之事?”

沈纬不说话。

衙役又问:“是不是人太多了,你一时说不清?”

“是……”

“那好,我来问你,想清楚再回答,有没有张家?”

“有。”

“有没有朱家?”

“有。”

“有没有王家?”

“有。”

“有没有长孙家?”

“有。”

……

别管怎么问,沈纬都只是一个字:“有。”

他的意志早就已经崩溃了,问什么就承认什么,只求能够赶紧结束这无穷无尽的刑罚折磨,给他来一刀痛快的,所以根本就不考虑是否会牵扯无辜,是否会出卖盟友。

可是这让堂上一众官吏停在耳朵了,却是各个相顾骇然,心惊胆颤。

但凡能够进入苏州府衙任职的,基本上都是江南士族出身的门阀子弟,此刻听了沈纬胡说八道攀咬一通,再看看坐在上首老神在在的穆元佐,哪里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当真较真儿,这种审讯方式其实是不合法的,毕竟谁都看得出沈纬已经处于意志崩溃、神志恍惚的状态,说的话根本做不得准。可问题是如果穆元佐不管不顾,直接将这份口供笔录封存之后快马送入长安,呈递于李二陛下的案头,谁知道那个时候李二陛下会否在意过程当中的某一些不合法度的细节?

当真按照口供笔录上的人家一股脑的都给杀了自然不可能,但万一李二陛下想要杀鸡儆猴怎么办?

杀一只鸡,一群猴子肯定就都给吓唬住了。

可问题在于……谁会成为那只被杀掉的鸡?

没人想当那只鸡!

但是只要自家的名字在这份口供笔录之中,理论上谁家都有可能成为那只将会被宰掉的鸡……

穆元佐命人抬起沈纬的手,蘸着他自己身上的血渍在那份口供笔录上摁下手印,然后自己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用一个厚厚的信封装了,放入怀中,环视众人道:“将沈纬带下去吧,这份口供笔录本官会将其送往魏王处,请魏王殿下检视之后,便快马送往长安,呈递至陛下案头,恳请陛下予以决断。诸位也莫要掉以轻心,绝对不容许再次发生刺杀之死间,否则到时候非但本官头上的乌纱难保,诸位也必将广受牵连。”

一众官吏战战兢兢,其声称是。

待到穆元佐退堂走出府衙,在兵卒衙役护卫之下登上马车前往魏王住处,这些个官吏顿时将公务丢在一边,纷纷跟自己的主官告了假,然后鱼贯走出苏州府衙,快马奔往各自家中。

这等信息务必在第一时间送给家中,让家中家主、族老们赶紧商议对策,好在这份口供笔录会先送抵魏王那边,检视之后才能送往长安,这就留下了足够操作的空间……

……

苏州城南一处优美奢华的庄园之内,一大群年长者聚集一处,其中有耄耋老者鹤发童颜,亦有壮年文士宽袍博带,但年纪最小的也在四旬左右,一个个气度沉稳、举止有度。

皆是江南士族的当家人物。(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