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一十八章名正言顺】

【第六百一十八章名正言顺】

谁不知道晋王入主兵部之目的,就是为了掘断太子在军中的根基,由此在争储的斗争中占据先手之利?如今若是自己能够破坏晋王运输军械的计划,就等于给了晋王迎头痛击,坏了晋王好事的同时,更是为太子殿下争取到了有利的地位。

大功一件啊!

李泰蹙起眉头,有些不悦的看了穆元佐一眼,不过却未开口,而是等着看房俊要如何处置。

这穆元佐为人圆滑,办事能力极强,可是这胸襟气度却着实有限。

好在房俊并未令他失望,听了穆元佐的建议,微微摇头道:“不可,这批军械乃是辽东大军的装备,务必在今年冬天装备到各部军中,否则必然影响明年春天的备战。朝中之争斗,应当有一个底线,那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影响到大局稳定,更不能影响到东征大计。否则吾等又与不择手段的长孙无忌之辈何异?太子殿下期待胜利,但必须是光明正大的胜利,稍有一点瑕疵,日后太子登基之后便会成为不可洗刷之污点,岂非吾等臣子之大罪?”

穆元佐顿时吃了一惊,赶紧起身离席,一揖及地,痛悔道:“多谢越国公教诲,下官目光短浅,险些玷污了太子殿下之威望,惭愧之至!”

的确是自己太过狭隘了,太子殿下的志向乃是登基大宝、问鼎天下,自然就需要一步一步光明正大的继承江山社稷,否则若是运用计谋达成目的,日后难免被人诟病,成为不可磨灭之缺憾。

当今陛下便是最好的例子,登基以来夙兴夜寐励精图治,将前隋留下的残破江山治理得花团锦簇、盛世将兴,可就是因为当年“玄武门”下杀兄弑弟,时至今日依旧被那些自诩正统的儒门学者所诋毁。

杀兄弑弟这个罪名的确不好听,可问题在于难不成李二陛下当年还能束手就擒?

若是那时便引颈就戮,固然没有什么杀兄弑弟的恶名,却也仅是太子建成登基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到那个时候,李承建便是起兵评判,名正言顺……

这就是名分大义的重要性。

无论如何,君王之名誉志高重要,不仅代表着是否能够有足够的权威统治天下,更意味着能否成为王朝正朔。

晋王处在下风,若想逆而夺取储君之位,就必须要施展非常手段,迫不得已也得如陛下当年那般不惜背负恶名兄弟阋于墙。可太子如今却是名正言顺的储君,占据了名分大义,行事就毋须行险,也不能行险。

自己若当真自作聪明半途使手段破坏了这一次的军械运输,晋王固然要遭受失职之责罚,太子却要为此背负一个“不顾大局,罔顾军机”的罪名,说不得就能记载于史书之上,成为永远也无法洗脱之污点。

到那个时候,自己不仅半点功劳也没有,反而会被太子殿下恨不得剥皮煎骨挫骨扬灰……

穆元佐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暗暗庆幸,幸亏有房俊提点,否则自己已经铸下大错,说不得从此就得要断绝仕途之路矣!

不过想想又觉得有些不甘心,试探着问道:“可吾等就这般坐视不管,任凭晋王与赵国公顺顺当当将军械运抵辽东,立下一桩大功?”

房俊哼了一声,冷笑道:“哪里那般容易?军械是肯定要运抵辽东的,无论私底下怎么斗,都不能有损帝国利益,这是底线,若不能坚守底线,吾等又与那些祸国殃民之国贼有何区别?但是任凭他们将军械运抵辽东,却不代表此行便能够顺顺当当。”

穆元佐不敢去揣摩房俊的心思,以免又说错话,干脆闭口不言。

反正我就乖乖的听话,老老实实守着江南这一亩三分地,你让干啥就干啥,这样就不会犯错了……

李泰看了看房俊的神情,提醒道:“注意分寸,适可而止。”

房俊正色道:“殿下放心,微臣之底线绝对不会逾越,无论如何,东征都是头等大事,绝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东征之举措。”

李泰松了口气,笑道:“你办事,本王自然是放心的。行啦,速速去收拾一番,与高阳告个别,交待一下,明早便尽快返回关中吧,莫让太子哥哥等的心急。”

不知不觉之间,素来保持中立,不掺和储位争夺的李泰也渐渐对太子有所偏向。

这其实倒也正常,晋王虽然亦是自己的兄弟,可出面争储这件事本身就是晋王不对,再加上长孙无忌恣无忌惮的刺杀房俊,使得李泰大为反感,连带着对晋王李治也多有不满。

他之所以甘愿退出争储,就是因为深刻认识到这场斗争的最后结局绝不会任由自己控制,太子胜,自然要剪除挑战者以维护自己的权威,挑战者胜,更是要诛杀太子以绝后患。

本事一母同胞,又非是父皇当年非生即死根本没得选,又何必沾染着兄弟的鲜血去觊觎所谓的至尊权力?

纵然是胜了,下半辈子亦会内心不安,遭受天下人唾骂……

他只希望在晋王陷入未深之际,能够知难而退,或许可保全兄弟之情谊。

长安。

兵部值房内,李治扒拉着算盘,将面前一本账簿一张一张的翻阅,上面记录的数字一笔一笔叠加,好半晌方才长长的吁出口气。

放下账簿,拿起桌案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冲着门口喊道:“柳主事可否在衙门?让他过来一趟。”

“喏!”

门外书吏领命,迅即远去。

没一会儿的功夫,柳奭敲门而入,到了桌案前施礼道:“殿下有何吩咐?”

李治身子向后靠在椅背上,指了指桌案上的账簿,道:“此乃长孙家铁厂近些时日以来运抵铸造局之铁料、铜料,价格与之前房家铁厂一般无二,数量也已经达到所需之三成,其余部分将会陆续送抵铸造局,想必能够满足铸造局锻造火器只需,你且查看一番,然后签字画押用印,记录归档。”

说这话的时候,李治难免有些洋洋得意。

他自然知道无论柳奭亦或是崔敦礼,所提出来的这几项事务都是在刻意刁难,意在打击他的威信,阻止他控制兵部的野心。

可最终不还是给自己彻底解决了?

虽然跟长孙无忌讨要这些铁料有些无赖,使得长孙家铁厂不得不以远低于成本的价格供应铸造局所需,估计每日里往铸造局运输铁料的时候长孙家上上下下都在心里淌血,可那关他晋王李治何事?

他是晋王,注定要问鼎大宝、继承大统的天子骄子,他所需要考虑的只是能否达成自己的目的,至于过程当中耗费了多少代价,根本不在需要考虑的范畴之内。

反正有人为此付账……

柳奭有些惊奇:“这么快?”

见到李治不说话,便拿起账簿翻了翻,然后噼里啪啦扒拉着算盘,好一通运算,然后蹙着眉阖上账簿,迟疑道:“这个……殿下怕是算错了吧?”

李治一愣:“哪里错了?本王的算数虽然比不得越国公,可也是受到太史令袁天罡亲自教导的,这么一些数字岂有算错之理?”

说着便翻开账簿。

柳奭忙道:“殿下误会了,微臣非是说殿下数字计算有误,而是长孙家铁厂送抵铸造局的铁料当中,有一部分是劣等铁料,难以用来铸造火器,按照惯例,这些铁料都是要予以退还的。如今这部分铁料都堆在铸造局的库房当中,总数大抵有三万余斤,所以殿下计算的时候,应当将这些劣等铁料扣除,如此一来,缺口便扩大了,尚需总数的八成左右。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铁料的开采冶炼也是需要时间的,若不能及时供应,恐怕要影响铸造局的进程,继而导致东征开始之后耗费的火器、军械供应。殿下,这可是大事,您还是应当敦促长孙家铁厂赶紧供应铁料才是。”

李治挠挠头,他觉得柳奭实在故意刁难自己,可是又找不出什么破绽。

铁料冶炼他虽然不懂,可是也知道每一炉炼制出来的铁水质量都不同,其中肯定是有一些质量低劣不堪使用的。

但是一下子挑出来三万余斤废料,这也太多了一点。

本来长孙家就对供应铸造局怨声载道,若是再让其将这一部分补足,怕是愈发怨气满满……

可若是不能及时补足,就会影响铸造局的计划,这个责任他可背负不起。(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