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六章第一场雪】

【第六百三十六章第一场雪】

武媚娘一手捂脸,啐了一口,佯怒道:“怎地去了江南没几天,学得这般纨绔下流?老实交代,是否在江南与那位魏王殿下纵横欢场眠花宿柳,在小娘的肚皮上学坏了?”

房俊便笑道:“事实胜于雄辩,到底是否上了江南小娘的肚皮,稍后让为夫身体力行给你证实一下就行了。”

“哎呦,还能行?”

武媚娘玉手执壶,给酒杯里斟满酒水,眼神却上下扫视了房俊一番,唇角微翘,很是鄙视的模样。

房俊“嘿”了一声,傲然道:“跟你说了为夫不是那等银样镴枪头,这些时日以来休养生息固本培元,可谓无坚不摧无望而不利,刚刚不过是上半场罢了,中场休息一下,下半场照样龙精虎猛!”

拈起酒杯一饮而尽。

武媚娘又给他斟酒,然后自己也斟了一杯,与郎君碰了一下杯子,四目相对眼波流转,慢慢喝了一口酒。

夫妻之间小别重逢,说一些见不得人的体己话儿,别有一番滋味。

房俊放下酒杯,温言道:“这阵子长安风起云涌,局势变幻莫测,家里这些个产业却毫无损失,多亏了娘子呕心沥血,为夫这心里既是感激,又是惭愧。”

如今房家成为太子的坚定支持者,“太子党”的中坚力量,必然会被支持晋王的势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固然对房家的攻击并未摆上明面,但私下里的鬼蜮伎俩却必定不少,武媚娘独力支撑着房家庞大的家业,这份幸苦不足为外人道也。

即便是冠绝春秋的“千古一帝”,但眼下毕竟经历有所不同,未能成为“女皇完全体”,能力所有折扣,处置起这些个事务来难免力有未逮。

武媚娘嫣然一笑,雪白的素手覆上郎君的手掌,轻轻婆娑着,眼眸之中爱意流淌:“这算得了什么呢?放眼大唐,何曾有人家能够将家中产业尽数交予一个小妾搭理?妾身得到郎君这份真心,自当尽心竭力为郎君看顾好家业,也让父亲母亲姐姐妹妹们能够悠游快活的过日子。更何况,妾身也不是那些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很是享受这种颐指气使的气派呢。若是有朝一日当真整日里无所事事,怕是当真会闷出病来。”

好吧,房俊虽然对于将一大摊子事儿丢给武媚娘一人管辖有些愧疚,不过他也相信武媚娘这番话乃是诚心实意。

若是没有这样一份事业心,没有对于权力的贪婪,又如何能够古往今来唯一的女皇呢?

经历可以改变,能力或有高低,但是这份手握大权风风光光的心性,却是与生俱来不能改变的……

窗外寒风呼啸,屋内红烛高燃,夫妻两个喝着小酒,低声谈笑。

房俊又将如今朝中局势一一说明,就太子一派以及自家的情况如何发展,以及关陇贵族悍然撕破底线公然刺杀朝廷重臣所产生的影响,向武媚娘询问意见。

天赋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有些时候的确很是让人懊恼。

某些人鼓吹什么众生平等,但怎么可能平等呢?且不说未曾降生便已经注定的身份、家世,单单这一个与生俱来的天赋,就足以说明世间从无平等。

努力的确很重要,但是更多时候当你夜以继日的努力,却往往抵不过天才一瞬间的领悟,许多你需要呕心沥血精疲力竭去取得的成就,一些人只是随随便便玩闹着就唾手可得。

一个拥有卓绝运动天赋的运动员通过后天的努力、系统的训练,打破世界纪录提升人体极限,可若是一个寻常之辈,就算是练废了、练残了,也绝无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对于武媚娘在政治之上的天赋,房俊心悦诚服。

夫妻两个低声私语,交流着对于朝局的看法和揣测,直至府中更夫敲响了三更鼓,这才散去这场宵夜。

房俊本想与武媚娘同榻而眠,却被武媚娘红着脸推到了萧淑儿的住处。

萧淑儿已经睡下,被折腾醒过来,却又咬着嘴唇将他赶到俏儿的房间……

府上皆知道俏儿乃是房俊的贴身侍女,从小便伺候房俊到大,感情很是不一般,虽然尚未正式纳入房中成为妾室,但缺乏这一道程序却并不影响俏儿事实上成为地位仅次于高阳公主、武媚娘、萧淑儿、金胜曼的存在。

夜漏更深,俏儿红着脸将房俊让到自己房中,温柔的替他脱去身上的棉袍,又俯身给他脱去鞋袜。

房俊坐在炕沿上,看着面前女子柔软纤细的身段儿,不由得浮想起当初自己穿越至此,一时间无法接受从而半夜跑到屋顶上撒酒疯,闹得阖府上下鸡飞狗跳的一幕……

脱去鞋袜,俏儿起身待要打水给他洗脚,却被他揽住腰肢,“嘤咛”一声便被拥着钻进了温暖的被窝……

五更未至,天上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大雪。

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悄然来到,并未伴随着咆哮的北风,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姿态将关中平原装点得一片银白,银装素裹。

若是搁在以往,这样的大雪降下必然导致房屋坍塌、百姓流离失所,冻毙者不计其数,塞满道路,长安内外哭号一片。

但是自从设置京兆府以来,房俊与马周这两任京兆尹关心民生、勤于政务,时常派遣衙中官吏下去各个辖区,检查百姓房舍,遇有险房危房,或是召集当地官府协助修葺,或是由京兆府拨款予以翻盖,使得雨灾、雪灾降临之时,百姓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得住安身之所。

另外由各个衙门联合成立的“救灾应急衙门”,便会在天灾降临之后第一时间发动,各种救灾物资很快运输到灾区,下发到百姓手中,使得百姓有米下锅、有药可医、有柴可烧,尽可能的减少灾难带来的损害。

最起码在关中范围之内,天灾所带来的危害较之以往大大降低,使得民间对于皇帝、对于帝国的归属感愈发浓厚。

所以如今关中每次降下大雪,除去需要救灾的官员们忙得晕头转向之外,大部分人都能够心平气和的予以看待,甚至兴之所致,携上家眷若干、三五好友,在府内或是干脆出城寻一处地方,饮酒赏梅、笑谈风月。

放在以往,晋王殿下亦是如此随性豁达,与一群宗室子聚在王府之内,吃吃火锅喝喝酒,很是潇洒惬意的一件事。

然而今日一大早,闻听到外头扫雪声音的李治便从被窝里一跃而起,飞快的穿上衣服推门而出,看着王府内满地积雪和屋脊上的一片银白,整个人的精神都焦虑起来。

一夜之间嘴上浮起的一串燎泡,有了愈发晶莹剔透的趋势……

晋王妃王氏急忙穿上衣服,拿起一件皮裘披在李治身上,并且掩好门,将李治拉回殿内,微嗔着埋怨道:“殿下也真是的,外头这么冷,又要站在门口,万一染了风寒可怎么办?再说这时辰还早着呢,今日没有早朝,殿下睡一会儿再去兵部点卯也不迟。”

李治却是对她的关心体贴充耳不闻,回到屋内将身上的皮裘丢在一旁,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

宫女端来了一盅参茶,晋王妃接过来,将宫女打发出去,自己捧到了李治面前放在茶几上,好奇问道:“殿下怎地这般精神萎靡?可是昨夜没有睡好,受了凉?”

李治瞅了一眼自己的王妃,又叹息一声,这才说道:“丢失了两包军械,目前全无踪迹,这就够心烦的了,结果今年的大雪比往年又来得早了一些,这运输军械的船只还在黄河上呢,万一耽搁了时节,到了辽东已经大雪封山可怎么办?”

御史台的那帮子御史闲着没事干咬死了自己,因为丢了两包军械导致这些人一封奏疏一封奏疏的往宫里递,每一封都是弹劾自己的,这就足够他焦头烂额的了,如今天降大雪,更是让他心焦如焚。(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