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三十八章学生武装】

【第六百三十八章学生武装】

书院值房内燃着地龙,脱鞋穿着袜子踩上去暖融融的,阳光透过明亮的玻璃窗照射进来,可见浮尘飘飞,温暖如春。

待客区的地板上放着一张茶几,几把椅子放在四周,随后闻讯赶至的李靖、孔颖达与许敬宗、褚遂良分别落座,众星拱月一般将房俊簇拥在当中,房俊倒是想要请李靖或者孔颖达上座,但这二位执意不肯。

在书院,房俊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尊崇无比,更何况现如今的房俊早已非是昔日的吴下阿蒙,功勋赫赫位高爵显,早已经超脱往昔前后辈的范畴,即便如李靖、孔颖达这等身份地位的老臣亦要给予肯定与尊敬。

房俊只好勉为其难的坐了,许敬宗在一旁麻利的烧了开水,取出多日未用的茶具清洗,沏了一壶香茶。

待到许敬宗沏好茶水,各人随意饮用,李靖才看着房俊问道:“身子可是大好了?”

房俊江南遇刺一事早已在长安传得沸沸扬扬,谁都知道他遇刺负伤险死还生。

一旁的褚遂良低头饮茶,心里忍不住腹诽,一个两个的都装什么关心的样子?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

房俊笑道:“皮肉之伤,无足挂齿,没个几天就结痂愈合了,多谢卫公挂念。”

孔颖达捋着胡须道:“你这小子不在长安,老夫这日子当真无趣得紧,想找几个打麻将的都找不到。”

李靖奇道:“偌大的关中,难道还找不到几个喜好打麻将的?”

房俊笑道:“仲远公牌术精湛,赌场全无敌手,旁人与他对战简直就是白送钱,唯有晚辈屡战屡败,却又屡败屡战,这几年输给他的钱怕是够您纳一方如花似玉的小妾了,似晚辈这等对手,当真是提着灯笼都找不到,又怎能不每晚辗转反侧,思之如狂呢?”

“噗!”

许敬宗将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嗽。

李靖也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堂堂孔圣门徒、文坛盟主,放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德高望重、年高德劭的宗师级别人物,旁人当着孔颖达的面连喘口粗气都不敢,何曾有人如此编排?

孔颖达气得老脸乌黑,骂道:“房玄龄一世军资,温润如玉,怎地生出你这么一个败类?真真不当人子!”

许敬宗顺过气,笑着说道:“您这可是错怪二郎了,二郎的本意这可是赞誉您老当益壮、宝刀不老呢!试问这世间如您这般年纪的,还有几个能够扬眉吐气的纳上一房小妾?”

李靖差点笑岔气,指着许敬宗道:“马屁精!”

就连孔颖达也不禁莞尔。

褚遂良在一旁闷闷的插不上话,一个劲儿的喝茶水。若非身负向皇帝与长孙无忌通风报讯的双重任务,他怕是绝对不愿意在这等场合坐下去的,人家这些人根本就是一派的,唯独将自己排除在外。

太尴尬了……

笑了一阵,房俊略作沉吟,对李靖说道:“卫国公戎马半生,功勋无数,想不想再度重温一下当年麾下猛将如雨,刀锋所指所向无敌的光荣岁月?”

李靖顿时一愣,有些恍神。

这话什么意思?

是陛下意欲重新启用我?可就算是如此,我也不敢再度带兵啊!当年就是陛下对我的猜忌,所以我才卸去所有军职,隐居府邸闭门不出,这才安稳了这么多年,否则怕是老早就交待了……

褚遂良两只耳朵都竖了起来,心底砰砰跳,心想这房俊当真是个棒槌,就算你想要帮助李靖复起,那也得是私底下秘密运作才行,当着我的面边毫无掩饰的说出来,真以为我是个吃干饭的?

孔颖达自打来到书院之后,与李靖颇为投契,温言蹙眉道:“二郎鲁莽了,卫国公卸甲归田已经多年,排兵布阵那些个东西早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陡然披挂上阵,稍有闪失便是无可挽回之大错,不可不慎。”

李靖也回过神来,感慨道:“仲远公所言不差,多谢二郎好意了,这一把老骨头能够颐养天年,临老还能教教学生,于愿已足,不可奢求。”

房俊却道:“二位误会了,某所说并非是重新带兵上阵。书院初始之目的,便是培养有益于帝国的全方位人才,不拘于四书五经这一样,算数、格物、甚至测绘、天文等等学科,都要予以跟进。开学之时有过一段短暂的时间对学生们进行了军训,某认为效果很好,诸多平素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世家子弟都因此锻炼了体魄,各个体质增强,精神昂扬。某便想着,为何不干脆将书院引入准军事化的管理,每月固定有一些时间对学生进行全面系统的军事教育,似军中那些个队列、阵型、拉练等等项目都引入进来,使得书院的学子增强体魄的同时,亦能感受到军伍之教育,方可成为吾大唐之铮铮男儿!否则就算学业再是优秀,将来体质虚弱一阵风便能吹倒,于国何益?”

孔颖达捋着胡须,瞅瞅李靖,又瞅瞅房俊,不言语。

李靖拈起茶杯呷了一口,想了想,问道:“不知二郎意图让学院的学生接受正规的军事教育,标准是什么?”

房俊正色道:“招之能战,战之能胜!”

开玩笑,数百学子都是最精锐的精壮青年,经过系统正规的军事训练,再配发武器那就是一支精锐劲旅,若只是装装样子,要他何用?

李靖蹙眉道:“老夫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学生们既要学习,又要训练,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形成真正的战斗力。”

“卫公以为,多长时间可以?”

“最少亦要一年时间方可。”

“那就这么定了!”

房俊一拍大腿,斩钉截铁道:“某平素看着长安城内那些个插花敷粉娘里娘气的家伙便气不打一处来,堂堂男儿毫无半分阳刚之气,矫揉做作倒是个娘儿们一般,这股风气必须刹住。否则长此以往,孩子们都有样学样,以‘娘炮’为荣,吾华夏之精神如何传承,吾大唐之疆域何人固守?”

说起这个,孔颖达深有同感。

颔首道:“二郎此言有理,如今各家少年皆以柔弱为美,涂脂抹粉之习俗从前朝便传下来,使得男儿阳刚之气愈发缺失,瞧瞧那一个个鸡崽一般的漂亮小子,老夫便气不打一处来,前两日还曾收拾了家中几个子弟。国之欲强,自当有尚武之风,有阳刚之气,尽是一些个娇滴滴扭捏作态的二刈子,是想要亡国灭种么?”

其实这也怨不得谁,古往今来,每逢盛世百姓安居乐业衣食无忧,便会出现这等奇葩之习俗流行开来。

若是未能及时予以纠正,一旦根深蒂固,便会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价值观。

李靖心说就算如此,随便练一练也就行了,那也用不着“招之能战,战之能胜”啊……

他摸不透房俊的心思,但有褚遂良在场,也没有追问,便说道:“老夫也对此深为忧虑,若是能够从书院的学生开始,锻炼其尚武之风,强健其体魄,坚定其意志,由此给天下人做个榜样,或可扭转这么一股歪风邪气。”

房俊抚掌笑道:“既然如此,那改日某去向陛下说明,然后制定方略,年后便在书院当中施行。”

李靖欣然道:“老夫闲人一个,绝无问题。话说这么多年未能带兵,天下人怕是也早已忘了老夫当年的风采,正好借着书院的学子们操练一番,让旁人也都看看老夫的练兵能力!”

将军哪里有不喜欢带兵的?

只不过自己功高震主,使得李二陛下深为忌惮,所幸李二陛下还是有几分胸襟气度的,换了旁的皇帝要么一杯毒酒要么三尺白绫,哪里还会给你激流勇退、退居隐忍的机会?

如今即便是带一带学生兵,那也能追忆一番往昔的峥嵘岁月,聊以。

不过以他对房俊的了解,这厮的目的肯定不是什么“娘炮横行”这么浅显……(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