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二章兄弟齐心】

【第六百四十二章兄弟齐心】

房俊便瞅了屈突诠一眼,笑问道:“怎么,某这么说话,兄弟觉得尴尬?”

尴尬的确是有些,不过屈突诠却摇摇头,道:“没人比我更知道关陇贵族们的德行,纵然听上去有些不舒服,却句句事实。更何况我们屈突家早已经与那些人划清界限,井水不犯河水。”

房俊颔首。

屈突家的确是鲜卑老姓,但人丁单薄、实力不强,在以部落为根基的关陇贵族当中,实在是不起眼。只不过由于屈突通能力太强,这才异军突起,成为关陇贵族当中的一号。

然而毕竟根基浅薄,即便拥有评定王世充之功,后来更在“玄武门之变”后坐镇洛阳,替李二陛下震慑河东群雄,给予稳固关中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这才使得李二陛下坐稳了皇帝之位,但是当屈突通年迈之后,已经在关陇贵族当中无足轻重,死后更是整个屈突家都被排除在关陇之外。

屈突诠的大哥屈突寿袭爵蒋国公,屈突诠身为屈突通的少子却连一个一官半职都没有,直至李二陛下多年以后巡幸洛阳,方才想起当年屈突通的赫赫功勋,给予屈突诠一个“果毅校尉”的封赏……

所以屈突诠对于关陇并未有什么认可之心,即便与之作对也绝无心理负担。

之所以有些尴尬,乃是因为父亲当年以命相搏而来的赫赫功勋尽被关陇贵族们所攫取,自己的子孙却并未因此受到太多荫萌,导致屈突家很是收到满朝文武的耻笑……

房俊继续说道:“如今唯有保护太子之安危,方才是完全之策,只要稳扎稳打,太子的储君之位便稳若泰山,即便晋王有陛下的默许,却也仅只是默许而已,陛下绝对不会公开宣称易储。最近几日,莫将会将太子殿下谏言,改组东宫六率,增加太子亲信,使之成为整个护卫整个东宫的力量,诸位若是有心,某可以向太子举荐。”

在江南遇刺之后,房俊便开始谋划这件事。

关陇贵族愈来愈恣无忌惮,难保有朝一日不会狗急跳墙,万一太子被其谋害,则一切介休。

尤其是李二陛下御驾亲征高句丽的这一段时间之内,战事若是顺畅也就罢了,若是战事不顺,谁也不能保证关陇贵族会不会做出一些无法无天的举措。

而历史上,李二陛下这次东征可谓虎头蛇尾,没有达成覆亡高句丽的目的不说,甚至染了疾病,不得不班师回朝,没过几年便郁郁而终。

如今唐军虽然有火器加成,可历史的惯性却无人可以小觑,万一战事的发展依旧如历史上那般不顺呢?

当李二陛下的身体出现衰颓,威信下降,关陇贵族们再发动一次“玄武门事变”的几率将会大大增加……

没有什么是这班人不敢干的。

所以首要之务,是务必要加强太子李承乾的护卫力量,东宫六率是太子的直属武装力量,必须予以增强,只要保住太子,就保留了最终胜利的果实,若是太子被人给灭了,纵然再大的优势也将一朝丧尽。

将这一班小伙伴安插进东宫六率,不仅知根知底可以完全信任,还可以使得他们身后的家族无论倾向如何都得为此分心,而且这几位纨绔的时候固然被称为长安害虫,可到底家学渊源、将门虎子,能力都不弱。

只要能够扶保李承乾顺利登基,那可就是从龙之臣,最危难的时候护卫在李承乾身边,这得有多大的功勋和宠信?

几辈子的前程妥妥的。

不过话说回来,房俊扶保李承乾争储,已经算是逆天改命,到底他能否抵挡历史的巨大惯性,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可能强求这些小伙伴跟随他,而是要大家自己做出选择。

可是出于对他的信任,以及各家各自的情况,明显达成了一致。

至于尉迟敬德家的尉迟宝琳,段志玄家的段瓒、段瓘,殷开山家的殷元等人,这些小伙伴由于各家的立场问题,却是无法拉拢过来。

当然,朝堂之上的政治立场与私人感情无关,无论最终谁胜谁负,彼此之间那份友情却是不可磨灭的,相互还能有一些照应,不至于落败的那一方下场太过凄惨……

……

几个人围坐在桌旁,喝着小酒吃着菜,聊得很是热乎。

李思文呷了口酒,愤愤然说道:“听闻你在江南遇刺,老子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去江南!长孙老贼也太过毒辣了,你如今可是越国公、兵部尚书啊,妥妥的朝堂大佬,他居然还用这种恶毒的方式排除异己,陛下实在是太过纵容了!”

一旁的张大象颔首道:“当初蒋国公因病暴卒,便有传言说是长孙老贼嫉贤妒能、暗下杀手,虽然一直并无实证,可无风不起浪,观其人察其行,这的确像是他的风格。”

屈突诠愤声道:“当年家父受隋炀帝之命留守长安、扶保代王杨侑,后来高祖皇帝起兵进逼关中,家父不敌,力战而降,自那以后深受高祖皇帝与当今陛下之信任,履任兵部尚书、刑部尚书。玄武门之变,家父更是在陛下身边拼死力战,因而得到陛下之宠信,派家父驰赴洛阳,以检校行台仆射之职镇守洛阳,抵挡河东方面李建成之势力反扑长安。正因如此,陛下方能够从容攻略关中,将忠于李建成的势力连根铲除,奠定江山基业。一桩桩一件件,父亲的功劳自然都在陛下眼中,从此愈发对陛下重新有加,却也遮掩了长孙老贼的光芒,结果贞观二年,家父便在巡检洛阳之时忽染病疾,吾等儿孙尚未能够从长安赶往洛阳,便传来家父暴卒之消息……其中必有长孙老贼之手尾!”

当时的确有不少风言风语,直指长孙无忌乃是幕后凶手,这倒也并非无风起浪,因为屈突通死后,隶属与他的军权尽皆被长孙无忌所攫取,这也成为长孙无忌能够晋位“太尉”的主要根基。

无论屈突诠的死到底是不是长孙无忌所为,“受益最大,嫌疑最大”乃是世间至理……

房俊颔首道:“所以,某才担忧太子的安危,关陇那帮人根本毫无道德底线,更无视帝国利益,只要是有利于他们自身的利益,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不能做的。”

李思文摩拳擦掌:“咱们若是都能够进入东宫六率,那就成为太子的亲卫,只要日后太子能够顺利登基,咱们那也是从龙之臣呐!不知道咱是否也能弄一个国公的爵位,来一出‘一门双国公’?你们不知道,家父每一次看到有关于二郎的消息,都忍不住长吁短叹,那种羡慕简直无可遮掩,每当那个时候,兄弟我都得夹着尾巴溜着墙根走,不然被逮住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什么‘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为何人家的孩子那么优秀,咱家这个就只知道混吃等死’……”

众人哄堂大笑。

何止是李思文呢?但凡与房俊走得近的,在家中难免被长辈们唠叨几句类似的话语,各种羡慕嫉妒,连带着大家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始作俑者房二也!

“若非你这厮太出风头,吾等何至于犹若丧家之犬一般?来来来,罚酒三杯!”李思文提议。

房俊不忿道:“尔等自己没出息,还能怨的着老子?”

张大象起哄道:“废话休说,你这厮只顾着自己出风头,何曾替我们这些兄弟想过?负心薄幸、卖友求荣,必须罚酒!”

房俊心说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过喝酒这种事他从来不惧,便举起酒杯道:“既然你们几个没良心,那今日就莫怪老子不讲情面了,谁敢放下酒杯不喝了,老子就将他从窗户扔出去……”

话音未落,只听得“砰”的一声震响,将几人吓了一大跳,齐齐扭头去看,只见北边的窗户已经完全破碎,一把椅子将窗户砸碎之后落在地上,已然残破不堪。

只听得外头有人叫嚣道:“张大象,你给老子滚出来!敢做就得敢当,整日里缩头乌龟一般不敢见人,也不怕丢尽了郯国公府的颜面?娘咧!老子今日非得打断你的腿!”

几人坐在漏风的厅堂之内面面相觑,然后一起看向一脸憨厚的张大象。

这厮浓眉大眼的,居然也能惹事儿?

房俊更是心里疯狂吐槽,难不成小爷这“青楼诅咒”当真是天赋技能,无可回避?(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