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三章出警太快】

【第六百四十三章出警太快】

房俊被人称作“棒槌”,实际上若论脾气直暴躁,一众小伙伴当中无人能出李思文之右。

这位英国公的二公子生性好动、桀骜难驯,打架斗殴犹如吃饭喝水一般,与其稳重敦厚的大兄李震既然不同,反倒是李震的长子李敬业性情火爆,颇有李思文之风范……

此刻李思文见到窗子被人砸碎,又有人在窗外谩骂挑衅,顿时火冒三丈,站起身来怒目四顾,见到桌旁炭炉上有一个盛放热水用来温酒的铜釜,便双手握着两个釜耳将之提起,三两步来到窗前,从窗户破洞当中弹出脑袋向外张望了一下,然后将手持釜奋力投掷出去。

紧接着,楼下先是传来一声惨叫,继而便是惊呼谩骂。

“少郎君!少郎君可有大碍?”

“杀人啦!杀人啦!”

“速速去叫郎中……”

“娘咧!何人行凶,老子捏爆你的卵蛋!”

……

听着楼下吵吵嚷嚷,甚至还有人意欲冲进楼内,却被亲兵挡住正在理论喝骂,房俊看着李思文,问道:“楼下何人?”

李思文回来拍拍手入座,摇头道:“不知道,没看清。”

房俊:……

你特么没看清就敢将铜釜丢下去?

你就不怕将皇子驸马给砸死一个?

只好看向张大象,这位则一脸尴尬,挠了挠脸颊,说道:“邢国公的长子,刘玄意。”

房俊愕然。

邢国公刘政会虽然死了十几年,可是待遇却比蒋国公屈突通好多了,毕竟是“太原元从、西府旧臣”之一,乃是“元谋功臣”,李唐皇室的铁杆班底,其长子刘玄意在其死后便袭爵渝国公,圣眷优隆。

甚至于若是按照历史轨迹,用不了多久,驸马王敬直因为与李承乾过从甚密,被流放岭南,其妻南平公主被改嫁给刘玄意……

房俊不由奇道:“刘玄意这人平素很是低调,如何与你结仇?”

张大象长叹一声,苦着脸道:“此事说来话长……”

李思文打断道:“既然话长,那就暂且不说,老子下去会会他们。”

房俊看着李思文问道:“你知道?”

李思文一愣,说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什么也不知道,就先用铜釜砸人,然后不问青红皂白抡拳头动武?”

“我管他什么原因,张大象是我兄弟,那刘玄意不是,我自然要帮着大象,谁管他什么原因?”

房俊无语,得咧,这位是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不过这番话也没错,就算是张大象有错,还能偏帮着刘玄意不成?

只不过他这心里郁闷呐,没想到咱这“青楼诅咒”的天赋居然强悍至极,但凡跟自己沾边儿的,只要身在青楼,那就必须得打一架、干一仗。

叹口气道:“一起下去吧,去会会他们,不过你小子稳重一些,先看看他们如何理论再说。”

毕竟是对方将一把椅子砸碎了这边的窗户,属于挑衅在先。

几个人顺着楼梯下来。

房俊提醒李思文道:“你别冲动,某先与他们理论。”

李思文从善如流:“行吧,老子以你马首是瞻,你说打就打,你说不打,我就一旁看着。”

房俊安抚好了李思文,唯恐这个暴躁男二话不说见面就打,结果下了楼,便见到一大队身穿黑红两色号服的京兆府衙役、万年县快班捕快正飞快的从前楼跑过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将楼前围得水泄不通,更将双方隔绝开来。

楼前刚刚先跳脚叫嚣的一伙人都被吓了一跳,瞅着如同神兵天降的衙役,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曾几何时,官府衙役的行动居然这般快速了?

你们不是永远晚到一步吗?

房俊也有些懵,难道这些衙役早就埋伏在左近,然后等着“摔釜为号”便一起杀将出来?

太快了……

“诸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为首一人穿着一身青色官袍,显然还是个有品阶的,站出来陪着笑脸说道:“下官京兆府司法参军裴贞亨,见过越国公,见过渝国公,见过邹国公,呃,见过李二郎,屈突二郎……”

团团作揖,面上赔笑,心里却骂娘。

“三生不幸,县令附郭;三生作恶,附邻省城”,头顶上一圈儿大佛,掌管一县之地的小官儿连个小媳妇儿都不如,更何况是这长安城内、天子脚下?

更别说,自己不过是京兆府一个司法参军,还不如一个县令呢……

一个都惹不起。

也不知是那个王八蛋跑去衙门举报,府尹立马安排自己前来处置,还得通知万年县。

这一群小爷,谁压得住、治得了?

他们愿意打架斗殴就随得他们去好了嘛,只好不出人命就行了呗……

可府尹的命令不敢不听,这会儿已经到了现场,若是任由冲突继续下去,那就妥妥是自己的责任了。这可都是勋贵之后啊,有的甚至已经袭爵,妥妥的权贵,若是再出现伤残……丢官罢职都是轻的,搞不好就得流放三千里。

摊了这么个差事,如何能够不战战兢兢?

当然,最该死就是那个通风报讯的家伙……

腆着脸,陪着笑,这位司法参军一个罗圈揖,然后小心翼翼说道:“大家都是当朝权贵,陛下臣子,别为了一些小事伤了和气。若是彼此之间有什么误会,不妨掰开了好生沟通一番,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可若是气盛之下大打出手,一旦传到陛下耳中,恐怕难免一顿责罚,诸位说是也不是?”

这厮口才不错,能软能硬,谄媚当中吐露着警告,使得现场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降了下来。

毕竟除非杀父夺妻之仇,否则谁愿意闹到陛下面前去?

陛下可不惯着什么勋贵子弟,往往勿论对错,有理没理先是一顿鞭子抽完再说……

那刘玄意这才从地上爬起,捂着头,吊着肩膀,鲜血从手指缝间不断渗出,龇牙咧嘴先是恨恨的瞪着张大象好一会儿,然后指着李思文道:“李老二,此事本与你无关,可你既然强出头,那咱们之间的梁子就算是结下了!”

李思文哼了一声,扬起下巴,撸了撸袖子:“大象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也不管你们有理没理,冲着我来就好了。”

自从房俊这个棒槌官运亨通“改邪归正”之后,长安内外最纨绔的子弟便是李二郎,拳头底下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纨绔子弟,再加上如今英国公位居宰辅之首,权倾朝野,李二郎更是无人敢惹。

岂会害怕弱鸡一般的刘玄意?

刘玄意恨声道:“娘咧!若非仗着你老爹,腿都不知道被人打折了多少回,在爷爷面前装什么好汉?”

邢国公生前与关陇贵族交情深厚、来往密切,但是他死之后,关陇那帮子勋贵却并不拿刘玄意为重,若非惦念着好歹也有个国公的爵位,怕是老早就给丢掉一边儿去了……

李思文抱着手,一脸轻蔑:“你还别不服,就算你老子活着又能如何?小爷照样揍得你满地找牙!”

原本已经平息下去的情绪,三言两语之间又拱起了火。

刘玄意气得哇哇大叫,任凭额头的鲜血直流,张牙舞爪就要上去抓挠李思文,却被身边的朋友死死拉住。

刚才那一釜算是将这些人都给镇住了,若非刘玄意反应快,在铜釜砸在脑袋上的瞬间躲了一下,只是擦碰了额头然后砸在肩膀上,怕是都要给爆头了。这李思文下手太狠,细胳膊细腿儿的刘玄意哪里是他的对手?怕是一个照面儿就得给放翻在地。

到时候大家伙上还是不上?

不上,那就眼瞅着让人家看笑话,好歹也是一同来挑衅找茬的,由着刘玄意一个人被搓圆了捏扁了,大家往后如何见人?

上,那么搞不好将事情闹大,就得被叫到李二陛下面前去,一顿责罚怕是跑不了。

更有甚者,那房二棒槌一直站在李思文身后呢,一脸的阴晴不定,指不定什么时候狂性大发,大家可就倒了血霉。

若是早知房俊在此,借给他们俩胆子也不敢来找事儿……

他们哪里知道房俊之所以神情变幻,是在心里感慨命运之无常,嗟叹自己的“青楼运”如此多舛?这对于一个胸腹之中有着无数锦绣诗词,希望能够效仿柳三变那等纵横青楼之传奇,令“红袖夜添香、清倌荐枕席”的“有志青年”来说,简直就是无以伦比的噩耗……(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