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四章各有前程】

【第六百四十四章各有前程】

刘玄意也没料到房俊会在这里,这会儿心里有点虚,可这么多人在场,硬生生将他给架起来了,哪里容得他退缩?若是眼下缩了,从今往后在这长安城也就别想抬头做人。

所以也豁了出去,即便被好友死死拦住,却依旧破口大骂。

“张大象,你娘咧不仅阴损缺德,还特么胆小如鼠,既然有胆子做下龌蹉事,那就得有胆子认!是个带把儿的就跟老子生死一决,仗着人多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张大象被房俊拦在身后,却是面红耳赤,一言不发,眼神游移。

这明显是心虚啊……

房俊拉着张大象,凑过去小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要弄他?”

虽然并未知道两人的矛盾是什么,可瞧着张大象这幅摸样大抵是有错在先的,所以他问了这一句。若张大象执意闹下去,他自然奉陪,正如李思文那样,好兄弟不就是拿来顶缸的么?

帮里不帮亲才是好兄弟……

张大象尴尬的摇摇头,低声道:“算了吧,闹下去太丢人了。”

房俊就明白了,这厮瞧着浓眉大眼儿的,果然干了缺德事,被人家给追上门来都还觉得理亏,那还闹腾个什么劲儿?

至于到底什么事,此刻也不是细问的场合,好兄弟只管扛起来往前冲,哪里去管到底什么事?

便上前揽住李思文的肩膀,让他稍安勿躁,看着刘玄意道:“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若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卖给某一个面子,事后奉上一份赔礼,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对面的刘玄意也闭上嘴,神情犹豫。

如今的房俊早已不是当年可以恣意玩闹打趣的对象,人家这个国公可是自己凭借军功挣来的,与自己这个荫萌承袭的全完不同,更别说在朝中的人脉以及李二陛下的看重了。

尤其是这厮脾气可不好,这会儿出面说话,自己若是不给面子,还不知道事后如何报复自己呢……

身边好友也劝阻:“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闹下去你脸上也不好看。”

刘玄意捂着鲜血涔涔而下的脑袋,愤恨的瞪了一眼张大象,对房俊等人说道:“此事定然不会干休!”

一下子挣脱开好友同伴的搂抱,转身愤愤然离去。

不走还待如何?

好歹也是堂堂渝国公,难不成还等着要医药费……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

那京兆府的司法参军长长的吁出口气,一颗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冲着房俊拱手道:“越国公深明大义,下官佩服之至。不过还请李二郎做好准备,若是回头渝国公去向衙门里报案,下官还得要依律行事,传唤李二陛下到堂,最起码汤药费还是要付一点的。”

按照大唐律例,事主当场走掉,没有任何交待,就等同于放弃了向对方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不过毕竟受了伤,事后有可能诊治之后发现伤势过于严重,也可以通过官府判定,讨要医治费用。

很是人性化……

李思文颔首道:“无妨,参军只需依律行事即可,某绝无推诿。”

李二郎就是硬气,既然打了人,想要多少赔偿随你开,皱一皱眉头不算好汉!

一大群衙役旋即撤得干干净净,文华楼的老鸨陪着笑凑到近前,强笑道:“让几位贵人受惊了,实在是咱们的不是。这样,奴家给您们换一间干净的屋子,略备一些薄酒小菜,权当给诸位贵人赔礼,万望赏脸。”

虽然这件事只是双方的私人冲突,可到底是发生在文华楼,万一这几位不依不饶,文华楼又能奈何?

无论是房二郎,亦或是李二郎,这可都不是讲理的主儿。

即便将东家找来,怕是也压不住这两个纨绔……

几个人兴致全失,哪里还有心思寻欢作乐?房俊一摆手,道:“不必,吾等这就告辞。”

老鸨心说只要你们不闹事,早走早好……

……

几人会完账,从大门出来,房俊拱手道:“某这便前去东宫,向太子殿下谏言改编东宫六率,诸位不妨先行回家,仔细商议一下是否要前往东宫六率任职。兹事体大,牵扯深远,不可一时意气行事,纵然有所避讳,亦不妨碍吾等兄弟之情,万望三思而行。”

几人便齐齐颔首。

彻底靠向太子这一边,即便是李思文这样的庶子,也不可能对家族完全没有影响,总得要与家中商议之后,才能无后顾之忧。

一伙人当即分道扬镳,房俊策骑在亲兵部曲护卫之下,出了平康坊,直抵东宫门前,通禀之后,入内求见李承乾。

李承乾正在左春坊内,于志宁手捧着书卷跪坐在竹席上,摇头晃脑的解说书卷中的内容,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李承乾则听得津津有味儿。

“经筵”制度自汉时而起,原本只是为帝王讲经论史而特设的御前讲席,后来出阁的太子也有这等待遇,一众帝师隔三差五的为太子讲授诗书文史,教导其为君之道,只不过时增时撤,直至到了唐朝才成为一项固定的流程,但“经筵”之日期也不固定,全看帝王或者太子的心情。

李承乾曾经一度因为前途叵测而心生焦虑,那一段时间很是放浪形骸不求上进,行事率诞不顾后果,将“经筵”给废除了,气得李二陛下干脆撒手不管。这两年储位逐渐稳固,虽然有晋王异军突起这个严重威胁,却也比当年好得多,起码看得见希望,凭借努力可以保住自己的储位,所以又将“经筵”捡了起来……

见到房俊入内,于志宁便听了讲课,将书卷放在面前的案几上,笑呵呵道:“一个坏学生不打紧,最难的是还有人时常过来勾引,破坏气氛,使得坏学生心绪不宁、无心向学,实在是罪大恶极。”

李承乾一脸微笑,冲着房俊招招手。

房俊来到李承乾身边跪坐在地席上,笑着对于志宁道:“孔夫子说‘有教无类’,再是顽劣之辈,只要教授得当,也能成为人才。于夫子虽然自己满腹诗书,教授学生的方式却有待商榷,结果不仅不能反省自己,反而归咎于他人,应当自省。”

李承乾便佯怒道:“诶,岂可这般诋毁于师?”

于志宁却不以为杵,反而哈哈大笑,捋着胡须道:“二郎直言固然不堪入耳,却也有几分道理。往年老夫亦是这般教授诗书经史,太子殿下却在下面如坐针毡,神游物外,与老夫之言辞左耳进、右耳出,只想着如何去玩耍嬉戏,没有半分心思放在学业之上。”

内侍送来一壶新茶,李承乾面红耳赤,赶紧接过茶壶起身来到于志宁身前,规规矩矩的斟茶,羞赧道:“孤年少之时不懂事,狂悖无知,惹得于师愤懑灰心,实在是不当人子。不过如今痛定思痛,诚心悔改,还望于师不计前嫌,悉心教导,则孤感恩不尽。”

双手将茶盏奉上。

就算是帝王至尊,那也得尊师重道,所以于志宁坦然结果茶盏,微微呷了一口,欣然道:“所以房二郎说老夫不懂教授学生,并非无的放矢。自打房二郎进了这东宫,担任了太子少保,太子便一扫往昔之顽劣,沉下心来努力学习,所以教学生这方面,他还真有资格评断老夫几句。”

到底是成名已久的大儒,且不说学问如何,起码这份宽广坦荡之胸怀还是有的,更何况太子殿下之所以能够静下心来学习,将往昔那些个不良嗜好统统抛却,其中之原因谁不是心知肚明?

李承乾依旧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笑了笑,却并未反驳。

以往自己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被兄弟们干掉,将储君之位抢去,哪里还能够沉得下心学习?只顾着及时行乐,破罐子破摔了。

仓廪足而知礼仪,无拂乱之心,方能尽心学业。

与教学方式却是毫无关系……(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