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四十六章出乎预料】

【第六百四十六章出乎预料】

李承乾踟躇半晌,终于在房俊与于志宁的劝说之下,下定了决心。

一贯以来,他都是以一种平和的态度去面对储位之争,即便心焦如焚几近崩溃,也是乖宝宝一般唯唯诺诺,任凭父皇处置。

可是事到如今他也明白,一味的恭顺懦弱,非但不能使得父皇心底多升起几分怜悯之心,反倒让父皇觉得自己没主见、不强势,更加减轻了自己在父皇心目当中的分量。

该争的时候就得争。

然而道理虽然明白,但是自小养成的对于父皇的敬畏,却使得李承乾心里直打鼓……

房俊与于志宁又予以一番鼓励,这才告退离去。

李承乾一个人沐浴更衣,坐在堂中坐了半晌,深呼吸数次,攥了攥拳头给自己打气,这才鼓足勇气,起身走出丽正殿,前往太极宫。

这个时候依然接近傍晚,浓重的乌云黑压压的聚集在头顶,将天空遮挡得阴暗一片,愈发增添了心底的压抑。

一阵风吹过,雪花有一次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

李承乾走在太极宫的小路上,感受着雪花落在脸上的沁凉,心里不由自主的替那些赶赴辽东的船队担忧起来。

诚然,兵部运输军械的行动晚了一些,导致北方冰封在即,尤其是辽东苦寒的气候一旦降雪,军械的运送便会搁置,只能等待来年春天。如此一来,所有的责任就需要晋王去背负,如此巨大的失误,对于晋王声望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

但李承乾却不愿意用这种方式去稳固自己的储位,因为这就意味着辽东大军的备战出现了纰漏,势必会影响到来年春天的东征。

东征高句丽,父皇将会御驾亲征,这是一场国战。

前隋之所以覆亡,除去隋炀帝横征暴敛、动摇国本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发举国之兵、倾全国之力征伐高句丽,却折戟沉沙、铩羽而归,不仅将国力耗尽,更使得皇帝的威信尽丧。

如今大唐东征若是失败,纵然不至于如同前隋那般顷刻间分崩离析、灰飞烟灭,但是建国以来无数朝臣与天下百姓积攒下来的国力将会虚耗一空,想要再恢复至如今的模样,不知需要多长时间,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甚至于,到底能不能恢复至如今的国势都很成问题……

储位固然重要,关系到自己的身家性命,可若是用国运来换,李承乾不愿为也。

心思沉重之下,举步迈入神龙殿。

地下燃起了火龙,地板上铺了花纹瑰丽的西域地毯,踩上去软绵绵温暖厚重,很是舒服。

李二陛下正坐在窗前的书案前执笔批阅奏章,玻璃窗外庭院幽致、雪粉纷飞,墙边的青铜烛台上燃了十余根蜡烛,将御书房内照得一片明亮。

“太子来了啊。”

李二陛下抬头瞅了儿子一眼,又低头在奏章上写了几个字,然后合上奏章,放下毛笔,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酸胀的腰身,笑道:“正巧东海那边送来了一些螃蟹,太子有口福了,稍后陪为父一起享用。”

“喏。”

李承乾应了,见到李二陛下跪坐到了另一侧窗前的案几前,赶忙上前跪坐在案几旁,执壶斟茶。

想了想,也给自己斟了一杯。

李二陛下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太子一眼,唇角略微挑起,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茶水。

放下茶杯,见到太子也喝了一口,便看着窗外的飘飘落雪,轻叹一声道:“这才入冬没有多久,尚未至三九天,便已经连降大雪,关中今年冬天怕是不好过啊。”

李承乾道:“父皇不必烦忧,瑞雪兆丰年,明年必定春和景明、风调雨顺,百姓能够有个好收成,国家的赋税更上一层楼,父皇御驾亲征也定然所向披靡。至于今冬,有京兆府与各县协同,更有救灾应急衙门协调各部,足以确保百姓安然过冬。”

“是啊,如今到底年景不同了。放在以往,冬天雪灾,夏天时旱时涝,每一样灾祸都足以动摇国本,是的百姓民不聊生,然而如今朝廷上下不仅府库丰盈,更能众志成城,怕是唯有三皇五帝之治世能够这般景象。说起来,这个救灾应急衙门实在是神来之笔,房俊居功至伟。”

李二陛下感慨道。

夸赞房俊,李承乾自然是不遗余力,便笑道:“越国公天纵奇才,总是有无数匪夷所思的方式方法去应对任何艰难局面,初识之时看上去或许不知所谓,但每每总能够成绩斐然,赞一句国士无双,亦不为过。”

李二陛下颔首便是认同,又抬头看了一眼太子,觉得这个儿子今日与以往相比有一点不大一样,但具体何处不同,一时间却又摸不准。

想了想,便直接问道:“太子前来,可是有事?”

李承乾心里顿时一紧,那种面对山岳深渊一般的压力顿时袭来,不过事到临头,再是敬畏也不可能退缩。

深吸口气,道:“正是。”

李二陛下呷着茶水,随意道:“说来听听。”

李承乾鼓足勇气,正襟危坐,道:“父皇明鉴,自武德九年父皇御极,册封儿臣为皇太子,时至今日,已然十七载矣。在此期间,儿臣虽曾一心相学,努力做好一个储君应做的任何事,却也曾有狂悖不孝之时,致使父皇恼怒失望。如今儿臣幡然醒悟,一心学习治国之道,只为能够帮助父皇处置朝政,为父皇分忧。然而天道有常,世间有矩,方能五行运转,纲常有序。故,恳请父皇准予儿臣改组东宫六率,以为帝国之根基,护卫社稷之有序。”

言罢,跪伏在地,心里打鼓一般跳个不停。

李二陛下一双虎目微微眯起,拈着茶杯的手也顿住。

御书房内寂然无声,似乎连窗外的乌云都涌进屋内,黑压压的压在人的心头……

跪伏在地的李承乾口干舌燥,勉力抑制着不使身子颤抖颤栗。

从小到大,素来都是父皇给什么他就要什么,父皇拿走什么他也不敢吭声,有生以来,首次主动提出要求便是加强东宫力量,变相的逼迫父皇承认自己的储君地位。

对于乾纲独断的父皇来说,这不啻于老虎嘴上拔毛……

时间无声无息的溜走,李承乾低着头,额头已经隐隐见汗,心底的敬畏恐惧无以复加,只觉得一辈子所受的惊吓都莫过于此时的等待。

良久,耳畔方才听到一声沉稳厚重的答复:“准!”

李承乾简直如聆仙乐,心底的欢喜差点要暴裂开来,使劲儿压抑着激荡的心情,语气却抑制不住的略微颤抖:“多谢父皇恩典!”

李二陛下跪坐在案几之后,背脊笔直,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伏在自己面前的嫡长子,眼中情绪变换,最终却化作莞尔一笑。

“起来说话,此间唯有你我父子儿子,何须用这些君臣之礼?”

“喏。”

李承乾这才缓缓起身。

李二陛下看着太子脸上难以掩饰的涨红,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懊悔,这也是朕的亲儿子啊,结果被自己给逼成了这幅样子……

捋着胡子,道:“斟茶。”

“唉。”

李承乾赶紧执壶斟茶,然后将茶壶放在一边,提起一旁小火炉上的水壶,又往茶壶里续满水。

得了这一番缓解,激荡的心情才缓缓平复下来。

李二陛下一手捋着胡子,一手拈起茶杯,凑到唇边轻轻的呷了一口,微微阖上双目感受一番茶水的回甘,忽然开口问道:“这是你自己的主意,还是房俊的主意?”

李承乾刚刚舒缓的心境,瞬间绷紧。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身为太子,举止皆受臣下之支配,这是很失分的,父皇一直对自己软弱的性格不满,正因于此。可若是说这主意是自己的,怕是父皇又不肯信。

撒谎肯定是不能撒谎的,自己这么一点道行在父皇眼里根本不够看,轻易便能洞穿自己的遮掩伪装,可若是实话实说,父皇不仅有可能对自己失望,更可能会迁怒于房俊。

怂恿太子与皇帝争权,这可是大逆不道……

怎么办?

李承乾急出了一头大汗。(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