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二章给你纳妾】

【第六百五十二章给你纳妾】

房俊无语,这还是个痴情种子……

不过还算是明白事理,知道与范阳卢氏的婚事那是万万不可能取消的,少年慕艾,遇上钟情的姑娘不可自拔,最终却不得不泪眼相望一别两宽,在这个年代实在是稀松平常。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任何时候婚姻大事都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更何况是房家这样的世家子弟?

一桩婚姻往往代表着两个家族的利益融合,岂能因为一个人的好恶而扭转?

两情相悦却不能执手偕老,这种事实在是太多了。

房遗直抿了一口酒,筷子点了点房遗则,说教道:“你就是太过骄纵了,明知自己已有婚约,又岂能再去招惹别的女子?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颜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既然身有所属,那么看一眼、碰一下旁的女子都是错的,不可原谅。回头让你二兄带着你上门好生赔礼道歉,任打任骂,不可心生怨愤,知不知道?”

房遗则耷拉着脑袋,又闷了一口酒。

房俊拿起酒壶给兄弟斟满,拈起酒杯想了想,叹气道:“太难了。”

房遗直奇道:“赔礼道歉而已,有什么难的?老三已经有了婚约,没几天就要成婚了,他张家就算再是不满,难不成还能要老三以命相抵?那可不成,咱们家虽然有错在先,却也罪不至此!”

房俊喝了一口酒,道:“大兄误会了,某说太难不是指这个,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老三固然有错,他家闺女难道就没有责任?某能够带着老三上门赔礼道歉,已经算是给足了面子,若是他家还不依不饶,那可就是不知好歹了。别说打生打死了,就算动老三一下,某都跟他们没完!”

房遗则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这才是亲哥啊!整整一天被家中父母、兄嫂轮着番的教训,唯有二兄一回来就给他做主。

举起酒杯,眼泪汪汪道:“没说的,二兄,弟弟敬你一杯!”

房遗直气道:“嘿!攸关一个女子的名节,你们居然这般不当回事儿?简直道德败坏!”

房俊不以为意,笑呵呵的跟老三干了一杯,放下杯子道:“大兄说得有道理,攸关女子名节,咱们若只是陪个礼、道个歉,便听之任之,的确有些不讲究。不过那张敦乃是太常少卿,其家族更是江东张氏,底蕴深厚,簪缨世家,想要娶了他们家的闺女做妾,不容易,所以某说太难了。”

房遗直瞠目结舌:“你你你,你非但不让他赔礼道歉,反而助纣为虐,让人家张敦的闺女来给他做妾?”

房遗则也懵了,期期艾艾道:“这这这,二兄,这能行么?”

房俊吃了口才,喝了口酒,瞅着两兄弟的神情,不以为然道:“有什么不行?据我所知,张敦只有一个嫡女,且早已经嫁人了,你看中的这个大抵只是个庶女吧?”

房遗则两眼通亮,搓手道:“的确如此,是小妾生的闺女。”

房俊一拍桌子:“那难度就小多了,一个庶女而已,还上不得台面,张家乃是江东豪族,想必也不会太过在意这么一个庶女,左右不过是利益,只要有足够的利益,想来张敦也不大会拒绝。就算他拒绝,江东张氏也不能拒绝。”

“二兄!”

房遗则叫了一声,简直喜翻了心儿,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他本以为既然眼瞅着要与范阳卢氏成亲了,自己这么一桩一见钟情的爱情就只能胎死腹中,以悲剧收场,从今而后远远的凝望着,一辈子将这份美好和痛楚隐藏在心底。

却不料二兄居然说可以娶回来做妾……

世间最大之惊喜,莫过于此。

房遗直气得瞪眼睛,训斥道:“简直胡闹!老三坏人名节已是不妥,你非但不让他吸取教训,反而还助纣为虐,岂是身为兄长之本分!”

房俊便给房遗直添酒,解释道:“大兄勿恼,这也是迫不得已。您认为只是单纯的登门道歉,张家就肯善罢甘休么?”

房遗直吹胡子瞪眼:“咱们既然做错事,那就要将诚意展现出来,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张家迟早会原谅咱们的。”

房俊简直无语。

这位大哥读书读傻了吧……

“范阳卢氏乃累世豪族,更是母亲的娘家,所以这门婚事是万万不能退掉的,可是大兄,老三与吾等皆为手足,如今岂能眼看着他为情所困,余生遗憾抱怨?既然尚有一丝机会,身为兄长,自当竭尽全力为其谋划。”

话虽这么说,可他心里所想的当然并非如此……

房遗直张张嘴,看着身边老三那一副重新焕发了神采的眼眸,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声叹息。

他又何尝愿意见到三弟一辈子怏怏不乐呢?

“为兄知道你本事大,办法多,可这件事只可顺其自然,万勿仗势欺人。”

这算是答允了。

房俊忙道:“大兄放心便是,何况人家江东张氏乃是累世豪族,也不是想欺负就能欺负的。”

房遗则看着两位兄长居然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要去将张家的闺女娶回来做妾,感动得无以复加。

自然乖巧的给两位兄长添酒,好听的话儿不好钱的往外掏,一时间兄弟和睦、手足情深。

一日清晨,天尚未亮,房俊便起床穿戴整齐,简单的用了早膳,便乘坐马车前往太极宫参加朝会。

腊月初一,贞观十七年的最后一个朝会。

坐在马车里,房俊挑起窗帘看着外头黑蒙蒙的夜色下沿街房屋坊墙上覆盖的积雪反射着火光,不由得恍如隔世。

是真的隔世啊……

当初也是这样一个冬日的大雪天,他灵魂穿越初来乍到,不过几年的功夫,已经由一个懵懂无知的“棒槌少年”,扶摇直上成为大唐帝国屈指可数的重臣之一,功勋赫赫,声望颇著。

更有甚者,能够将前世所学尽情发挥,以这江山作画,试图谱写出一幅从未曾在历史上出现过的锦绣画卷。

历史这条奔腾不休的滚滚长河,能否在自己手里改道呢?

想想就有些激动啊……

马车到了承天门外,已经有数十禁卫、内侍拿着工具在清扫积雪,一夜的落雪已经清扫赶紧,可是大雪依旧纷纷扬扬,没一会儿的功夫又将门前广场铺满,便又得反过头来扫一遍。

灯笼挂在高高的城头,光芒照耀得承天门下一片昏黄。

上朝的大臣都坐着马车,无论文臣武将都没人在这等天气骑马,密密麻麻的马车挤在天街上。

到了卯时初刻,宫门大开,大臣们这才纷纷下了马车,在漫天大雪当中排成队列,由承天门进宫。

等到进了光明堂皇的太极殿,一股暖流瞬间将身体包裹,寒气尽去。

太极殿是没有铺设地龙的,毕竟如此之大规模的建筑一旦将地下掏空铺设地龙,极易使得地基下陷。但是在大殿之上靠外的两侧,隔着丈余远近便放着一个炭盆,炭火正旺,暖意融融。

一般情况下,由于整体建筑都是木料,最是怕火,所以无论秋冬是绝对不能够见明火的,今天太冷,显然是李二陛下担忧大臣们,尤其是一些个老臣子身子骨挺不住,特此恩典。

没过一会儿,李二陛下便一身明黄色的龙袍,冠冕堂皇的坐到御座之上,朝会开始。

因是今年最后一次朝会,所以需要处理的杂务众多,三省六部九寺各有官员出班,林林种种各类政务,繁琐冗杂,直至外头天光大亮,这才告一段落。

李二陛下坐在御座上,瞅着殿上衮衮诸公,开口道:“诸位爱卿可还有事务?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这时候,有御史出班,大声道:“微臣弹劾晋王,玩忽职守、延误军机,致使社稷不安、帝都动荡!”(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