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五十三章弹劾晋王】

【第六百五十三章弹劾晋王】

今日朝会,太子李承乾、晋王李治尽皆位列殿上,居于文臣之首,即便是尚书左仆射李绩也位于李治之后,以示恭敬。

自上殿开始,李治心里便突突直跳,他知道今日定会有人弹劾,却没想到这股风潮居然这么猛。

头一个御史言语铿锵义正辞严,说完站在那里,尚未等到李二陛下有所表示,又有一人站了出来。

“陛下,臣弹劾晋王殿下,纵容军械失窃流散民间,且事后未能及时追缉,导致如今长安城内人心惶惶,社稷不稳,国祚震动。”

“臣弹劾晋王殿下,私藏军械,意图不轨!”

……

尽管谁都知道从军械失窃一事一定会延伸至某一部分不可言之攻讦,可是如今亲耳听闻御史们在大殿之上当着皇帝的面弹劾,还是心底一震。

李治早已预料到今日势必要焦头烂额,但真正事到临头,却依旧不可免心内惊惶,赶紧出班站在殿中,跪伏于地,叩首道:“父皇明鉴,儿臣固然有错,却断不敢有丝毫大逆不道之心!”

失职是肯定难免的,但绝对不能任人攀扯到大逆不道上头去,否则很难脱身。

李二陛下端坐在御座之上,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长孙无忌这会儿不能指望那些依附于自己的虾兵蟹将,亲自出班站在李治身边,启禀道:“陛下,晋王初历兵部任事,权责不清、人员不明,有所纰漏在所难免,可怎能将此过错无限放大,甚至引申至社稷安危、帝国根基之上呢?说好听的,御史之言辞未免矫枉过正,有失偏颇,可若是说不好听的,未必这背后没有人夸大其词、借机生事,故意栽赃陷害晋王殿下,其用意歹毒至极!老臣恳请陛下,派‘百骑司’参与此案,细挖严查,若当真有人指使御史言官无中生有、恶意构陷,请治其欺君罔上、妄图颠覆社稷之重罪!”

他这一发言,众臣纷纷侧目。

这可是关陇贵族的大佬,曾经朝堂之上一手遮天的人物,如今居然面对御史的弹劾,连指使几个喽啰冲锋陷阵都不用了,干脆赤膊上阵么?

几个发言的御史顿时有些慌。

晋王殿下失职是肯定有的,但是其余的罪名却只不过是发散而出,并无实证。可御史言官的职责便是“风闻奏事”,何时又需要确凿之证据了?这长孙无忌当真阴狠,一上来就试图给大家扣一个欺君罔上的帽子,这谁能顶得住……

李绩、萧瑀等人却只是抬头瞥了一眼,便低下头去,心中感慨。

曾几何时,这些御史言官也曾依附于关陇贵族们,为其拼力鼓吹、冲锋陷阵,一旦长孙无忌盯住哪个大臣意欲掀翻,这些人便会一拥而上疯狂撕咬,却不想今日反戈一击,而长孙无忌却只能赤膊上阵。

因着长孙无忌的功勋地位,固然会给那些御史言官造成极大的压力,可也从另一个层面说明,如今的关陇贵族的确是日薄西山、每况愈下。

一军之主将不得不冲锋在前,这可是说明了太多的问题。

大家的目光又转向晋王李治,如今关陇贵族遭遇到危急形势,一方面要抵抗李二陛下的打压,一方面又要面对江南士族之崛起,更被说还有底蕴十足的山东世家虎视眈眈,随时等着接受他们退败之后空余出来的位置,说一句岌岌可危亦不为过。

稍有不慎,便是彻底崩溃的局面。

如今,他们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晋王身上,唯有扶持晋王夺嫡成功,才能缓解目前面临之绝境。

只是在大家看来,这种希望并不光明。

毕竟就算李二陛下更为宠爱晋王,但太子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储君,在未有重大缺失足以影响到社稷稳固之时,即便是皇帝也很难将其废黜。

否则,便是动摇国本之危局。

更何况,太子也不是孤军奋战……

放他们的目光看向房俊之时,便见到这位正整理一番衣冠,出班站到殿中。

“启禀陛下,微臣有本启奏。”

相比于长孙无忌直接站出来为晋王辩驳,房俊则守规守矩。

然而李二陛下心情却并不美好,因为房俊站出来就意味着将会对晋王穷追猛打,一旦使得晋王的威信遭受重创,对于以后争储将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困难,不过这太极殿上,总得让大家畅所欲言吧?

只好颔首道:“准。”

“喏!”

房俊站直身体,瞥了一眼长孙无忌,朗声道:“赵国公之言论,下官不敢苟同。兵部衙门之内,自有一套完全成熟的运转体系,每一项事务都会提前做出预案,由兵部尚书牵头,各司主事、郎中协同,事半功倍,效率极高。而今次导致军械失窃之主要原因,是由于兵部骤然更换主管,使得上下协同出现问题。军械失窃看似一个偶然,实则却是必然,正因为如今兵部之主管未能及时处置事务,这才导致军械之运输仓促起行,未能周密安排,更雇佣江南之船只,组织混乱、管理不善,又怎么可能不出现纰漏呢?”

有理有据,长孙无忌不能驳斥,便转移主要问题:“越国公之言,老夫是否可以理解为,正是因为朝廷将你这个兵部尚书停职,故而才会造成如今之局面?”

此乃太极殿,再是厚脸皮的人,也得懂得几分矜持吧?

孰料房俊却丝毫没有这个觉悟,欣然颔首道:“正是如此。”

这厚脸皮……

殿上群臣忍不住露出笑容,就喜欢看房俊这么胡搅蛮缠的怼上长孙无忌,素来行事霸道的长孙无忌还偏偏就没法子的模样。

就连御座上的李二陛下也忍不住以手抚额,这个棒槌……

长孙无忌也气笑了,指了指房俊,哼了一声道:“若论厚颜无耻,满殿群臣,无人能出越国公之右。”

房俊不以为意,丝毫没有剑拔弩张之气氛,笑道:“怎么,赵国公不承认下官之能力?”

长孙无忌摇头道:“你固然有几分能力,却也不见得就比晋王殿下在兵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做得更好。”

房俊便道:“赵国公说下官厚颜无耻,其实最不要脸的是你才对。不信您问问晋王殿下,是否觉得能够比下官更好的领导兵部?”

李治哼哧哼哧,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却说不出话。

这让他怎么说?

说自己不如房俊,那明显就坐实了长孙无忌“不要脸”的事实;若说自己比房俊强……他毕竟年轻,阅历浅薄,还未能修炼到房俊这般自吹自擂舍我其谁的厚颜无耻。

长孙无忌当然知道李治不可能说出自己比房俊更强的话语来,赶紧说道:“越国公这就强人所难了,就算你做得更好,可你犯错在先,是陛下宽宏大量才只是将你停职,否则应该是免职才对。一个犯错之人,纵然能力再高,对社稷无益,对朝廷有害,又有什么用处?”

房俊摇头道:“赵国公有些主次不分了,咱们眼下讨论的乃是晋王殿下的失职问题,而非是下官能力高低的问题。您这般纠缠不清,顾左右而言他,到底想要隐藏什么事实?”

娘咧!

长孙无忌恨不得冲上去给这个混蛋一巴掌,这是老夫将话题扯开的么?

不过太极殿上不是跟这厮扯皮的时候,木然道:“那就说说晋王失职的问题。”

毕竟军械失窃乃是不争之事实,再是掩饰也不能消弭晋王之失职,但是与那几个御史所弹劾之“别有居心”“心怀叵测”相比,失职其实也算不了什么。

毕竟若是当真给晋王扣上一个“私藏军械”的罪名,哪怕陛下再是维护,也得责令三法司加上宗正寺联合调查。

这世上没有谁是真正清清白白的,万一查出晋王一些别的事情,对于声望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所以必须将范围缩小在“失职”这一件事上,绝对不能任由攀扯扩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