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六十章预留退路】

【第六百六十章预留退路】

人民富裕就安于乡居而爱惜家园,安乡爱家就恭敬君上而畏惧刑罪,敬上畏罪就容易治理。反之,人民贫穷就不安于乡居而轻视家园,不安于乡居而轻家就敢于对抗君上而违犯禁令,抗上犯禁屡禁不止,自然难以治理。

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然而因为一旦“民富”就会影响到统治阶层的利益,更何况古代素来认为天下的财富是恒定的,百姓们富裕了,自然便是统治阶层的财富流入了百姓的口袋,这如何能忍?

所以知易行难。

唯有管仲以大魄力打破壁垒,真正将“民富”放在最首要的位置,结果也显而易见。

然而这种看似浅显的道理,却很难被其余国家和朝代所复制,掣肘太多了……

喝了口茶水,房玄龄问道:“吾儿可是有事?”

房俊便放下茶杯,正襟危坐,将自己在书院施行军事化管理,并且谏言太子接受东宫六率加强东宫之武备的事情说了。

房玄龄手指婆娑着茶杯,沉思良久,方才轻叹一声,道:“时局既然崩坏如此么?”

房俊沉声道:“或许未至,或许犹有过之,但是从关陇那边越来越恣无忌惮的行事来看,还是应当早作准备,否则一旦长安有变,事起仓促,后果不堪设想。”

书房内陷入一阵沉默,房玄龄似乎对于自己一手治理的稳固政局匆匆几年之间便崩坏如此,感到有些伤感遗憾,好半晌,方才颔首说道:“你的考虑是有道理的,未虑胜而先虑败,提前布局应对危机,才能够在危机来临之时从容应对。只不过要注意分寸,切勿让陛下感觉到太子的羽翼太过丰满,此乃人君之大忌。”

说一千道一万,皇帝其实才是世上危机感最强的职业。

虽然太子乃是他指定的接班人,可是这世上等不及按部就班的太子数之不尽,更何况是李承乾这种前途叵测忧心忡忡的太子,一旦羽翼丰满、根基稳固,将当年禁锢高祖皇帝于大兴宫的一幕重演一遍,也未尝没有可能。

李二陛下雄才武略,岂能任由自己重蹈当年高祖皇帝的覆辙?

怕是只要李承乾敢露出一丝半点苗头,便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碾压……

所以加强东宫之武装力量势在必行,但是这期间的界线一定要慎之又慎,绝不可逾距。

房俊瞅了父亲一眼,给茶杯续上茶水,说道:“另外,刚才儿子去了张家一趟。”

房玄龄拈起茶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奇道:“哪个张家?”

房俊道:“太常少卿张敦,张家。”

“胡闹!”

房玄龄将茶杯重重放在茶几上,瞪着自家儿子,训斥道:“汝乃堂堂越国公,朝廷一等一的重臣,再非是以往劣迹斑斑恣意妄为的纨绔子弟,要懂得城府,更要懂得隐忍大气,岂能再如往常那般意气用事呢?这不是御史弹劾不弹劾的问题,而已境界问题。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若是心胸境界达不到,骤然高位对你来说不啻于虎狼之药,遗祸无穷!”

他下意识的以为房俊是跑去张家予以警告,甚至宣示武力。

毕竟之前张敦气势汹汹的跑到府上来一通抱怨,没给他这位致仕的前宰辅多大面子,儿子必然是心中恼怒,你区区一个太常少卿也敢跑到房家来甩脸子,真以为房家无人了?

区区一个张敦,恐吓也好,警告也罢,甚至于就算房俊当真付诸于行动,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房玄龄对于这个儿子的期望太高,绝不愿意看到他骤登高位便虚荣浮躁,自以为无人可以钳制便率性而为。

人是有境界的,每达到一定的层次,就会对应的提升自己的境界,与之相配匹,这才能够稳扎稳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相反,若是沾沾自喜虚荣浮躁,境界与层次不相匹配,则很可能招来灾祸。

试想,一个朝堂重臣整日里蝇营狗苟,贪图蝇头小利不说,还沉迷于装比打脸,能有什么出息?

随着官职爵位不断攀升,功勋也越来越多,近些年房俊已经很难看到房玄龄这般严父一般的训斥,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温暖,难不成自己就是个不挨训不舒服斯基的贱皮子?

赶紧解释道:“父亲息怒,非是如父亲想的那般,儿子前去张家,邀请了宋国公与儿子同往。”

房玄龄一愣:“为何要与宋国公同行?”

兰陵萧氏乃是江南豪族,萧瑀更是朝中的清流领袖,难不成是想要抬出萧瑀用以压制张敦?

这可就有些异想天开了,江东张家虽然也是江南士族的一份子,但是家中子弟这几代已经放弃了以往的武功、商贾之事,沉下心苦读诗书,涌现出不少出类拔萃的子弟,使得其家族在江南的地位日益增高,再加上以往遗存下来的底蕴,实际上不必卖给萧家多少面子。

再者说来,房家与张家的矛盾也不过是一对小儿女之间的事情,上不得台面,也没什么大不了,张家闺女多多少少有些名声上的损失,若是如此还要再去人家敲打威胁一通,不是房家的处世之道。

房俊忙道:“萧家与张家素有姻亲,所以儿子恳请宋国公一同前往,乃是给三郎保媒。”

房玄龄一双眼珠子瞬间瞪圆,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怒道:“混账!三郎举止轻薄,分明已经与范阳卢氏定亲却还要去招惹别家的闺女,已经是品德有亏,打断腿都不为过。你身为兄长非但不予以劝诫,反而助纣为虐恣意纵容,你是要毁了咱们房家世世代代积攒下来的清正风门么?”

本是自家理亏在先,还要仗势欺人,这与恶霸有何区别?房玄龄一辈子温润如玉、与人为善,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家。

房俊连忙将茶杯放在父亲手中,苦笑道:“父亲这性情还真是……老而弥坚啊。儿子再是跋扈,又岂能做出那等欺男霸女之事?只不过三郎用情至深,与那张家闺女两情相悦,若是能够结成连理,岂不是美事一桩?”

房玄龄略微消气,喝了一口茶水,哼了一声,等着房俊解释。

房俊便继续说道:“张家地处会稽,实则家中子弟盘踞江东,苏州、钱塘、华亭一带,实力雄厚,根深蒂固。而且其家族速来名誉不错,近些年诗礼传家越来越有一方豪族的气概,儿子想着若是两家能够联姻,便可充分将各自的优势合为一处,合则两利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但是房玄龄何等样人?岂能被他这番简单的言辞所糊弄,冷着脸道:“既然张家门风清正,又岂能同意将自家的闺女嫁于别家做妾?你想要用什么条件,来换取张家的妥协?”

房俊瞅了门口一眼,房门紧闭,外头寒风呼啸,所有仆人都在外头,这才低声说道:“儿子已经给张家宗族去信,愿意两家联合起来去倭国租赁一处港口,待到三郎成亲之后,便去往倭国主持大局。”

房玄龄盯着自己这个出类拔萃的儿子,目光灼灼。

书房内一时间寂静得可怕,唯有北风在窗外呼啸刮过,窗棱微有声响。

良久,房玄龄才轻轻吐出口气,沉吟道:“你这是……打算预留退路?”

房俊倒是很轻松,斟酌着说道:“古往今来,任何世家都不曾将所有的赌注押在一个地方,孤注一掷的结果固然有可能得到最大的回报,却也意味着要承受最大的风险,实无必要。储位之争愈演愈烈,虽然儿子有信心能够帮助太子取得最后之胜利,可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谁又能无所疏漏呢?让老三去往倭国,若是朝中无事,只当做为家中多开辟一个财源,若是有所变故,儿子也能再无后顾之忧,奋力一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