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六百七十三章假道伐虢】

【第六百七十三章假道伐虢】

李二陛下一张方脸阴沉似水,一双剑眉飞扬而起,盯着面前跪伏于地的魏王李泰,一字字问道:“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谁的意思?”

李泰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心里砰砰乱跳打鼓一般,抑制着恐惧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小声说道:“父皇明鉴,今日前来乃是儿臣自己的主意,与旁人绝无干系。只不过,儿臣斗胆,伏乞父皇准予一众成年之兄弟一起就藩,为父皇镇守江山,佑我大唐千秋万代!”

这等话语明显违背了父皇的意志,他自己早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御书房内陷入一阵寂静。

李二陛下坐在椅子上面色阴沉,虎目之中光芒闪现,太阳穴一鼓一鼓,显然正在压制着怒火。

李泰留着冷汗,两股战战等着来自于九天之上的雷霆震怒。

门口的内侍总管王德更是心里哀嚎,魏王殿下您这是想要作死不成?

良久,李二陛下方才开口道:“出去吧。”

没有准许,也没有驳回,甚至连一个“再议”的说法都没有。

李泰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恭声道:“喏!”

从地上爬起身,低着头不敢看面前的李二陛下,后退了散步,这才转身走出御书房。

外头的冷风袭来,李泰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这才发觉中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瞧瞧吁出口气,不敢多做停留,快步出宫而去。

……

御书房内,李二陛下静坐椅上,一动不动。

良久,猛地劈手抓起一旁茶几上的茶壶,奋力投掷于地。

“砰!”

晶莹剔透的邢窑白瓷茶壶掉在坚硬的金砖上,顿时四分五裂,碎成一地碎片,四处飞溅。

门口的王德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喊过来一个门外的内侍取了扫帚,进了御书房将碎片收拾干净。

王德这才躬着身子来到李二陛下面前,小心翼翼问道:“陛下何故发怒?”

“何故发怒?”

李二陛下反问一句,铁青着脸怒道:“难道你没看见,朕的儿子居然敢当着朕的面,公然驳斥诋毁朕的意志吗?”

王德面上疑惑,说道:“魏王殿下的确有些不敬,当年那一道世袭刺史、封建天下的诏命乃是陛下亲口销毁,如今又岂能出尔反尔,再次设立呢?不过陛下也不必恼怒,大抵是魏王殿下这两年在长安也烦闷坏了,虽然极力筹建天下社学,可毕竟关系到海量的钱帛,难免有些时候无以为继,想着干脆跑去地方上逍遥快活,眼不见心不烦。”

“放屁!”

李二陛下怒火熊熊,骂道:“他那里是想要封建一方、割地称王?‘所有成年皇子尽皆离京就藩’,你听听这话什么意思?还不就是想要稚奴也出京就藩,再也不能回到长安,远离储位之争!娘咧!这江山市老子的,老子想要传给谁就传给谁,哪里轮得到他这个孽障指指点点?”

越说越气,一抬脚,将茶几“砰”的一声踹飞出去,几只茶杯也滚落地上摔得粉碎。

好好一套邢窑白瓷茶具寿终正寝……

这个逆子,居然以这种方式来谏言,让老子打消传位给稚奴的念头,更结束朝中的储位之争,长能耐了啊!

这小子不是一贯立场坚定,不掺和进储位争斗当中么,怎地今日却一反常态,敢奓着胆子在老子面前谏言?

李二陛下怒气冲天,想了想,问道:“你说,会不会是房俊那厮背地里撺掇魏王?”

嘴上说什么请求就藩,理由一套一套的听上去似乎真是那么回事儿,实则是在委婉的劝谏自己熄了易储之心,免得将来有可能兄弟相残,分明就是假道伐虢之计策。

在他看来,李泰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大唐的教育事业,早已经放弃了争储之心,更不愿掺和进太子与晋王的竞争之中,这会儿毫无征兆的提及世袭刺史、分封天下之旧事,进而断绝晋王的争储之资格,甚至干脆前往封地就藩,极有可能是有人在他的背后撺掇蛊惑。

按照“得利最大嫌疑最大”的原则,太子一系的嫌隙难以洗脱。

可太子绝不可能有这份阴险的心思,于志宁等人学问足够,但略显迂腐,更是很难想得出这等迂回曲折的策略,只有房俊那厮嫌疑最大。

王德哪儿敢说是或不是?

赶紧岔开话题道:“之前魏王殿下并无这等心思,是不是昨日房府酒宴之上发生了什么?而且以老奴看来,目前重要之事并非魏王殿下这番心思从何而来,而是其余诸位皇子是否有着同等心思?”

他跟随李二陛下多年,深得信任,却也不敢贸然牵涉进这等事情之中。

李二陛下先是一愣,旋即眉头深锁。

这份提醒来得的确有道理,如果这是李泰一个人的举措,可以说是他见不得太子与稚奴这般继续争斗下去,有可能会危及到皇族的和睦,可如果自己所有的儿子都有了这份想法,那就表示所有人都对稚奴夺嫡成功之后的前景并不看好,稚奴做下的所有保证,在他们看来都不可信任。

如真是那般,那么稚奴到底能否在登基之后善待兄弟、履行诺言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一旦自己的这些个儿子们心中对未来存疑,认为稚奴登基之后会将他们一一剪除,以确保皇位之稳固,那么他们很有可能在稚奴登基之前的某一个时刻,纷纷造反。

知子莫若父,对于自己这些个儿子的脾性,李二陛下再也清楚不过。

或许他们都是重情重义爱护手足的,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哪怕最没出息的越王李贞、蜀王李愔,也绝对不会在厄运降临之时束手待毙,即便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定会奋力一击!

你还不能怪罪这些儿子们杞人忧天,毕竟皇权座下尸骸如山,稚奴将来以幼子之身份登基,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为了巩固自己的皇权统治对所有有资格角逐皇位的兄弟们下手,实在是合理不过。

你不能仅凭一句承诺,便让所有人都消除担忧。

为了让自己最看好的儿子登上皇位继承大统,却害得一众子嗣纷纷丢命,甚至手足相残,划得来么?

自己以往最为看重儿子们能否相互有爱兄友弟恭,可为何到了最终却亦有可能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亲手将自己的儿子们送往自相残杀的绝路之上?

更令他犹豫的是,他想要易储的理由是觉得太子妇人之仁、性格懦弱,未必能够坚持自贞观初年便制定下来的国家战略,进而导致贞观一朝所有的心血成果付诸东流。

可现在太子的表现已经越来越好,甚至在最受诟病的性格之上也渐渐有些强势起来,数次在自己面前不卑不亢据理力争,这样的太子已经慢慢的趋于正轨,成为帝国合格的接班人,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易储?

就算强硬易储推稚奴上位,朝中大臣、天下百姓会怎么想、怎么做?

李二陛下再一次陷入纠结当中,一贯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觉得自己进退维谷、取舍两难,再不复当年的杀伐决断、英明果敢,要知道当年虎牢关外亲率玄甲铁骑以三千对十万决死冲阵之时,亦未有这等彷徨不决。

不久之后,刚刚回到玄武门外“百骑司”驻地的李君羡,再一次被李二陛下召回到宫中。

“自今日起,严密监视诸位皇子的言行举止,但凡有抱怨储位之争者,亦或是言及分封天下之事者,都要掌握其具体之言论,并且及时回报,绝对不得延误。”

“喏!”

李君羡莫名其妙,不过却也不敢多问,照做就是了。

李二陛下面色阴沉,道:“还有,监视赵国公以及一众关陇权贵,若是有什么触犯刑律之处,立即通知大理寺与刑部予以缉拿……”

说到此处,想了想,又摇头道:“算了,只去监视诸位皇子就好,关陇权贵们先由着他们吧。”

关陇贵族们行事恣无忌惮,根本不将大唐律例放在眼中,作奸犯科之事数之不尽,想要证据确凿很是简单,可那又能如何呢?一旦大动干戈,必然导致朝局动荡,可若是不疼不痒,他们又不会在意。

忍一忍吧,再忍一忍。

如今大雪飘飞天寒地冻,距离春天也就不远了,眼下,所有的一切都首要保证东征之顺利,待到东征之后,朕再与你们这帮混账一一清算!

(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69678/